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求生记 > 明末求生记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政争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政争

“殿下,臣请殿下治镇南将军之罪。”钱谦益说道:“江南新定,当以安抚为重,臣授命巡视江南,检举各地人才,三百余人,都在南京城之中,等殿下开新科,此事一出,诸生哗然,皆以为张将军无罪而杀人,大失天下之望。殿下欲得天下,当以仁义为本,何以设刑以敛财,与阉党何意?明之失天下,就是因为阉党无信于天下,殿下不可重蹈覆辙。”

钱谦益此刻也没有办法了,他其实知道张轩是罗汝才的爱婿,他即便说了话,也未必能有什么效果。

但是他不得不说。

他这一段时间,的确有一些作用,很多士绅与钱谦益一拍即合,既然短期来看,曹营占据江南是不既定事实了。

他们也只能认命了,而有钱谦益在吴王朝廷之中,也能与之通风报信。

所以他们给了钱谦益很多支持,比如各地的税收问题。

一般收税,都是夏秋两季。而很多地方看在钱谦益的面子上,都提前了上缴了本年的税收,极大的支援了曹营的财政。

当然这也与阮大铖的户部,步步紧逼有关系。

江南的卫所早就不能战了,而且各级卫所军官,附庸风雅,与文人交际,看上去是武官,但是实际上已经是士大夫了。

很多出身卫所的大臣也不少,最明显的就是马士英了,马士英家中世袭贵州指挥使。就可见一斑了。

对钱谦益来说,这些卫所军官,也是士大夫的一员。

今日张轩可以找一个由头,剥削掉卫所军官的财产,明天就能将注意打到别人身上。

钱谦益可是大户人家,他背后的支持着,都是有钱人。他们最怕的就这个,他们给钱谦益这么多的支持,钱谦益也不能不有所作为,否则以后怎么在政坛上混。

“不然。”张质说道:“这些卫所官员,都与前明暗通,才有今日之事,各个卷宗,我都看过了,都是罪有应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钱谦益冷笑一声说道。

罗汝才听得头昏脑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决断。

其实他本身对张轩所做的事情,并不是太在意的。

无他,罗汝才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罗汝才杀过的人从来不少,在他看来,张轩不过是在地面之上,杀几个前朝旧臣而已,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钱谦益反对,让他不得不费些思量了。

并不是罗汝才对钱谦益有什么忌惮,而

是钱谦益好用。

对。罗玉龙在江南的时候,江南各地叛乱不定,但是钱谦益巡视江南之后,很多地方都安定起来,在阮大铖的催促之下,各地的第一批税银,也上缴南京了。

仅仅是这一批,就有二百多万两。

就常州苏州松江,以及杭州湖州这一带精华部分,一年的税银在数百万两之上,有这一笔银子,才支撑得起,罗玉龙北上与路振飞大战,也支撑得起杨承祖与左良玉的对峙。

这样一来,钱谦益的权利自然大涨。连罗汝才也不得不给钱谦益一点尊重。

罗汝才沉吟一会儿说道:“阮大人觉得当如何是好?”

“这------”阮大铖目光扫过钱谦益说道:“张将军在宁波有便宜行事之权,宁波地面直对舟山,不稳也是情理之中,张将军非常之时,用权宜手段,虽然有些失误,但是决计无罪,否则今后,谁给殿下效力。”

张质心中暗道:“这话说的。”

阮大铖虽然在一个劲的说张轩没错,但又一个劲的说,只是权宜,便宜行事,也就是这事情本身是错的。

真正是左右逢源两不得罪。

罗汝才也能听得出来,微微皱眉。

罗汝才一路杀出来的,最讨厌模棱两可的话了。

阮大铖一见罗汝才有些不悦,立即说道:“当然了,此事可一不可二,宁波的事情就已经做下了,就不与追究,当安抚各地人心为上。”

阮大铖难得的与钱谦益说得一起去了,原因无他,他阮大铖的家产也是一等一的多。张轩的行为也让他分外看不过眼。

不过,他与宁波那边没有什么交情,事情已经做出来了,也不愿意为宁波一些人,而得罪了罗汝才的乘龙快婿。但也不想让这个政策蔓延开来。

罗汝才沉吟一会儿,如果仅仅是钱谦益的话,罗汝才还可以轻忽,但是阮大铖也这样说,罗汝才就不得不多想一点了。

谁不知道,钱谦益与阮大铖都是老对头了,而此刻他门却众口一词。其中的深意,让罗汝才不得不慎重。

“殿下,臣请独对。”张质说道。

张质此言一出,钱谦益与阮大铖脸色大变。只是罗汝才却没有多想,直接说道:“既然如此,今日就到这里了,张先生留下来与我说说话吧。”

罗汝才毕竟仅仅是一个土匪出身的人,对很多事情不大了解。他不知道独对之事,从来是人臣大忌。

为什么?

大臣请独对,最大的可能就

是攻击别的大臣,而且可以圈定就在被请出的大臣之一。

钱谦益与阮大铖一并出了皇宫,阮大铖追上钱谦益说道:“钱大人,阮某新近得了一坛好酒,不知道钱大人可否赏脸,共谋一醉。”

钱谦益沉吟一会儿,说道:“好。”

如果这个情况让外人看到了,定然大吃一惊,钱谦益与阮大铖的不对付,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可以说是多少年的积怨。

今日却看到两人居然约定一起喝酒。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原因无他,张质的独对给他们两人带来强烈的危机感。

大殿之中,张质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但是虽然不知道,但是他也有所揣测。但是今天的事情,张质也思量很久了。

张质毕竟是进士出身,虽然对高层政治-斗争,并不是太熟悉,但也不陌生,自从来到南京之后,张质从曹营长史,名义上的曹营文官的第一人。到现在已经沦落到内阁辅臣之一,在很多事情的话语权上,还不如钱谦益,阮大铖两人。

尝过权利滋味的人,决计是不想放弃的,张质时时刻刻的问自己该怎么破局。而今日之事,让张质找到了破局的良机。

他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他的定位就是营中老人。钱谦益与阮大铖平步青云,权利还在很多曹营老人之上,已经引起了曹营很多人的不满。

张质今日说话,不仅仅是为了张轩,而是与大批与张轩一样的将军。

如张应元,杨承祖,李汝桂等等。

曹营中枢权利的确认,自然会改变一些事情,对各地将领的权利范围也插进手去。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张质要做的是,让这些将来当他是自己人,他是武将势力在内阁之中的代表。

这样一来,自然有很多人支持他。

张质看得很明白,很长一段时间,钱谦益等人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张质更明白,对曹营来说,更不可或缺的,就是各地统领大军的武将。

将来钱谦益没有用出了,罗氏父子恐怕要将钱谦益等人拿出来平息众怒的,而到时候张质就是代替钱谦益的首辅人选。

反正张质比钱谦益小了二十多岁,他现在才刚刚三十,有的事情去等。

张质独自在罗汝才面前,正色说道:“江南人私心为重,绝不可信,张将军之策,乃是为江山万年之策,决计不可不用。还请殿下三思而后行之。”

罗汝才也正色说道:“愿闻其详。”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