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 > 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最新章节列表

第1619章 慕容先生与辰少的区别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翌日早上,俞暖暖醒来时,慕容辰已经起床了。

窗外在落小雨。

滴滴答答,清脆叮咚。

俞暖暖很喜欢听。

她闭着眼睛聆听雨声,脑海里出现了一片嫩绿的树叶,晶莹的露珠在叶面上打滚儿。

露珠滚呀滚,滚到了叶尖。

叶尖承受不住露珠的重量,叶柄甚至即将离开依附的枝子,这时,露珠嗖地不见了,连声招呼也不打。

叶尖弹呀弹,安静了下来。

这时,又来了一颗露珠在叶面上滚呀滚,滚到了叶尖……

俞暖暖的心动了一下,她就像那颗露珠一样嗖地坐了起来!

脸也没洗,牙也没刷,头发也没梳,俞暖暖趿拉着拖鞋,哒哒哒地跑出卧房,直奔她的画室。

俞暖暖坐在画架前,拿起铅笔,就开始勾勒草图。

为了展现脑海里的画面,俞暖暖将画纸分成四格。

第一格,她画露珠在叶面上惬意地打着滚儿。

第二格,她画露珠滚到叶尖,使得这片叶子承受着对它来说像巨人一样的重量,叶柄快要和枝子分开了,已经有了裂痕!

第三格,她将露珠画到地面上,叶尖的来回弹动,则以虚线的形式来表达这个动态。

第四格,一颗新的小小的露珠从叶柄滚呀滚呀,滚向叶尖。

画好之后,俞暖暖目不转睛地盯着草稿。

然后,她情不自禁地拿起笔,在第四格的右上方,画了一只光线强烈的太阳。

画好之后,俞暖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了第三格上,想了想,她在地上的露珠下面画了一条张着嘴的小虫子。

这就算是完成整幅漫画的创作了吧。

俞暖暖在心里想,“若这也算是漫画创作的话!”

“咕咕——咕咕——!”

俞暖暖揉揉不争气的肚子,目光还是落在画上。

她很饿,但是,此刻的她更饥渴的是——立马将这幅画上色完毕,拿给李玉姐看!向李玉姐请教,这是什么意思!

俞暖暖拿起画笔,蘸取水彩,全神贯注地开始给这四格漫上色。

沉静在创造的喜乐和满足之中,俞暖暖已经进入浑然忘我的状态。

慕容辰一早起床后,便去书房工作,以及安慰林心。

是的,昨天的袭击事件,还是传到了心岛。

林心想要离开心岛,来帝都看看大儿子。

慕容辰当然不会允许,因为慕容欧此时不在心岛。

尽管十几年过去了,林家的宿敌,帝都慕容家的仇怨,并没有因为时光匆匆而彼此选择化干戈为玉帛,一旦林心离开心岛,就可能遭到仇敌的暗算。

这些年来,林心每次出行,都是在丈夫慕容欧的亲自陪同之下,具体的行程安排更是如同最高军事机密。

这种贸贸然的离开心岛,慕容辰绝对不会同意。

是以,他好说歹说,甚至开了视频通话,才让林心相信自己的大儿子毫发无伤。

一般情况下,慕容辰并不喜欢视频联络。

“木木,你没事就好。凡事当心。对了,暖暖呢?既然你不让我去帝都,你总要抽个时间,带暖暖回心岛,商量商量你们的婚礼!你和白白也真是的,要么都不结婚,要么就凑到一起结婚!”

对此,慕容辰也只好先支吾着应下了。

安抚好母亲林心,慕容辰抬腕看表,已经快九点半了。

慕容辰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他还没吃早饭。

俞暖暖怎么还没来叫他去吃早饭?

慕容辰转身,望了眼窗帘的潺潺细雨,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好吧,下雨天是适合睡懒觉的日子。

“早上好,慕容先生。”

慕容辰看了眼向他恭敬问候的李玉,眯了下眼睛,“太太呢。”

放眼整个心苑,也就这位叫李玉的女佣,不称呼他为“辰少”,而是称呼他为“慕容先生”。

李玉垂眉顺眼,低声回答,“太太在画画。”

又在画画?

“太太可用过早餐?”

李玉有一说一地回答,“我已将早餐送去画室了。太太说,她画完就吃。”

慕容辰下意识地露出不悦的表情。

他转身上楼。

迈上两个台阶,慕容辰的心里一动。

他回转身,直接问站在台阶下的李玉,“慕容先生与辰少有何区别。”

李玉露出愕然的表情。

她眨了下眼睛,镇定地说,“因为我的救主耶稣是最伟大的夫子。”

慕容辰:“……”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答案。

“慕容先生您具有主耶稣的美好品格,谦逊,忍耐,宽容,还有火热的爱心。”

慕容辰:“……”不好意思哦,在很多人的眼里,慕容辰是慕容欧的大儿子,手段狠辣无情甚于他父亲掌权时,斤斤计较,不给别人后路,是个特别吝啬的混蛋!

说来,那些人交口称赞的反而是林家雨林的那位唯少——永远令人如沐春风的笑面虎。

宋歌也是这种类型。

所以,这几年来,和林家雨林那边的往来,他都交由宋歌去洽谈,笑面虎对笑面虎,也算是阖家团圆了。

慕容辰僵硬地点点头,“谢谢。”

李玉:“……”

慕容辰推开画室的门。

女孩正跪在地板上,画依附着大树的玫瑰花。

慕容辰双手抄着口袋,踱步到女孩身旁,看看画上的那好大一颗如同扑克牌上的“?”形状的大树,又看看俞暖暖正在小心翼翼勾勒的躲阴凉的小小玫瑰花,他勾了下唇。

他没有出声打扰俞暖暖,目光落到俞暖暖已经创作完成的四格漫画上。

看着看着,慕容辰不由地笑出声来。

如果信耶稣,能让俞暖暖一直葆有孩童般的甜美性情和对万物的爱意,那么,就信吧,就受洗吧。

因为……

慕容辰的眼神暗了暗。

他的世界充斥着杀戮、嫉妒、贪婪、邪荡,自私,列举不尽的人性丑恶。俞暖暖既已成为他的妻子,将来无可避免地要接触到这些如同永夜,不见天日的灵魂。唯有信靠耶稣,仰望圣洁美善的真神,能够帮助俞暖暖一直是俞暖暖,而不至于走着走着,就成了另一个慕容瑶瑶。

因为他始终相信,若不是慕容瑶瑶被白白先找到,不得不成为白白的手下,当初那个愿意救她的瑶瑶姐姐不会变成今天的慕容瑶瑶,心里只剩下了仇恨和对妹妹的嫉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