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魏王侯 > 大魏王侯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结晶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十余天后的傍晚时,海风突然变大,在海面上吹拂起大片的浪花。

李仪骑着一匹温顺的杂马,孔和与傅谦并骑而来,两人都是神色严肃,傅谦略显紧张。

近来水力纺织机的厂房和机器建造,安装都是远远超出了预算,这令得傅谦压力大增,而孔和这一阵子几乎是吃住在工地和厂房里。

这令得傅谦更加胃疼了。

每个人都是满脸的疲惫,东藩大开发的早期,每个人都能不眠不休,现在他们的精力和体能都严重的透支了,他们充满疲惫,每天到了天黑几乎都是倒头就睡,但到了第二天黎明时,他们还是充满疲惫。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每个人都是在透支体力和精神。

对徐子先的召唤,众人当然不会抗拒,但到了这种地步,所有部下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情时,也算不得对徐子先的严重冒犯。

至于秦东阳和陈笃中等人,他们则是半信半疑,对徐子先的能力,他们完全相信,而对眼前的事,则他们太过怀疑。

这也不能怪他们,技术的传播在华夏向来很难,晒盐法被禁绝已经超过百年,不知端底的人太多了。

“随我近一些看。”徐子先笑道:“各位不要一叶障目了,近些看,方知端底。”  

到得海边,盐使张显德已经等在路口。

相较此前,张显德和灶夫们还是一脸黑色,但身形也是壮实了很多。

徐子先在此前想起来,岛上原本的一些官设机构,并没有在开发中获得红利,生活也未改变,居然是一个死角。

除了这里,还有几个常平仓,一些窑夫,仓夫,还有巡溪的浅夫一类,都是被归为官户,允许他们开田耕作,也可以继续手头的工作,继续领钱。

这对灶夫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煎盐法在岛上将会彻底结束,事实上现在的煎盐只是在对比实验,确实费效比,已经不会有新的材料进来,灶夫们将全部转为盐丁。

“不需多礼。”徐子先对张显德道:“你近来做事很上心,日后也当如此。”

张显德拱手道:“君侯但放心,现在盐夫们都能吃饱,隔三天有次肉吃,下吏也加上薪俸,敢不尽力?”

徐子先点头一笑,说道:“待出盐发售,会给你们奖励,我向来是说话算话的。”

盐夫们很辛苦,按团练例,月给两贯。

张显德则是十贯一个月,比他此前高了不少,也不用再克制盐夫们的伙食来赚那几个小钱。

另外徐子先有言在先,出盐发售后,这些人都有额外的奖励,南安侯的信誉极好,众人也是放心的很。

听到徐子先的话,连张显德在内,所有盐池中的人眼光都更热切了许多。

毕竟好处已经很近,甚至只在眼前了。

“君侯放心……”当着徐子先,张显德的脸上也满是笑意,看着徐子先,他道:“适才下吏去盐池巡视,发觉结晶池里已经开始结盐,所以叫人通知君侯立刻赶来……此刻恐怕越发结的厉害了。”

“甚好,咱们去看看去!”徐子先也是打心底开心,眼前的盐池费工费银不少,他也是投入了很多心血,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徐子先与李仪,孔和,傅谦,秦东阳等人,众人一并往着盐田而去,二十几个盐夫已经趴在结晶池里,走的稍近些,就能听到这些盐夫在池子里嚎啕大哭着。

“怎么了,怎么了?”

傅谦大急,喝道:“出什么错了么?”

他大步跑上前去,一攀就上了盐池的泥墩,往池里一看,立时也是呆了。

这人气势十足的跑过去,结果一去就是发呆,整个人站在池止边上一动也不动,好象一瞬间就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

“这是怎么了?”张显德是盐大使,这里也是归他负责,他为人很尽心敬业,对

徐子先虽然嘴上不肯怎么说,但也是实心佩服的,所以满心想着盐池能够成功,自己也能获得更多的好处。

徐子先用他,也是因为张显德此前就懂制盐,用此人继续掌盐池诸事,事半功倍。

这会子见一个个的情形都是不对,张显德是急了,顾不得自己身后不利落,也是吭赤吭赤的爬了上去。

张显德上去之后,却也是嘶声一喊,然后默不出声。

李仪等人,俱是惊疑不定,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人群之中,原本只有陈笃中最为笃定。

他是昌文侯府在岛上的主事者,也是利益的悍卫者。

这段时间来,南安侯府几乎使岛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将厢军也全部转为了警备士,陈笃中事事配合,但感觉岛上的事,全归了南安侯府主导,他自己也是无事可为,内心不可能一点感觉没有。

这一次到盐池来,陈笃中也是颇有一些看笑话的感觉。

南安侯到底是青年后生,有些异想天开了,眼前的盐池能晒出盐来,那不是老天给人赏的饭,这千年之下,硬是没有人懂得怎么去吃这碗饭?  

“这什么事,什么事啊?”陈笃中有些气急败坏,顾不得自己年事已高,腿脚不复当年之灵便,当下便是从人群中挤过去,也是攀爬上了盐池。

这一下去,往下一看,却也是呆若木鸡,用双手指着盐池,全身颤抖,脸色发白,张口结舌,口水流的满胸都是,竟然也不知道擦拭一下。

对昌文侯府这样的人家来说,陈笃中的表现,简直是有些丢脸。

但在此时此刻,却是无人笑陈笃中,因为各人的表现,真的是相差不多。  

“盐,全是盐!”

就在下头议论纷纷的时候,张显德突然狼嚎般的叫了起来。

一边叫,便是猛的一头跳了下去,似乎还是头朝下跳的,下面的人都是吓了一跳,吃了一惊,再看时,这张显德一头一脸的全是盐,白白的,头巾上,脸上,衣服上,全部是雪白雪白的精盐。

“盐啊,全是盐啊。”

秦东阳身体轻盈,向来是有大将之风,为人稳而持重,所以徐子先对他向来信任有加。

在团练军中,秦东阳也是最得众人信重,其管理和做战的风格都是一样,稳中有攻,在哪儿都如磐石一般,什么事都不会叫他动容。

但在此时,他也是一攀向上,然后就呆滞住了,整张脸象是石化了一般,半响没有动静。  

张显德就如同疯子一样,扑腾上来,又是一猛子扎下去,再起来,又是扎下去。

不仅是他如此,一开始傻呆在盐池里的人们也是有样学样,不少人就直接趴在盐池里,然后起来时都是一头一脸的盐,然后便是用双手捧着雪白的精盐,开始往天上抛洒。

更有甚者,有人大哭流泣,满脸的眼泪,抓住一捧盐,便是往嘴里直塞。

孔和向来是冷静从容的性子,甚至有些孤僻,开始看到盐田时,仍然木楞楞的表情,众人还欲夸他有定性,谁料他呆了一会,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大笑,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起来,一直笑到天昏地暗,似乎要把嗓子都笑哑了,最后才慢慢停住笑声,不过到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泪流满面,连前胸的衣服都湿透了。

“这他娘的吞盐的全给老子吐出来。”

徐子先这会子也是忍不住了。

看到有人在盐池里打滚倒是无所谓的事,反正脏不到哪去,这生生有人把大捧的盐往嘴里塞,这个他就感觉遭不住了。

当下一个箭步就窜上去,先是一脚把狂笑的张显德给踢了下去,然后跳下盐池,把那些吃盐的全拉了起来,然后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打,直到对方哇哇哇把盐吐出来为止。

“你们这是要作死啊!”

徐子先勃然大怒,骂道:“这盐能这么吃么,

想死么?”

众人被他劈头盖脸的骂着,却是没有一个人露出不高兴的神色,一个个的,仍然是在傻笑不止。

“君侯,这实在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滚在盐堆里的张显德已经全身一片雪白,起来的时候,盐纷纷的往下落,就跟下雪似的,他咧着嘴,对着徐子先笑道:“君侯,打从小到大,俺就知道要劈柴,用大锅煮,熬啊,熬啊,一直熬到人两眼发红,全身发黑,不停的咳,要费这么多功夫,受这么大的罪,这才能熬得那么一点盐出来。还粗糙的不成样子,颗粒大,味道也不是很好……君侯,我吃过井盐,那个青盐确实是细,还有用海盐熬出来的精盐,也是特别的精细,不过都是要费大功夫的啊。君侯,你的这个盐,这个盐……”

张显德说到这儿,又是呆住了。

他没说完的话,却是有别人说出来,李仪肃容道:“君侯的这个盐,精细,就跟熬过的精盐一样,不,比精盐更好,是山西和甘肃那边的井盐的样子,这,这实在是太叫人想不通了啊。

“咱们祖祖辈辈,怎么就没想起来要这样晒盐呢?”

“唉,白吃了多少辈的苦。”

“也不能说是白吃,他们没福遇着咱们君侯啊。”

“没错,全是君侯洪福齐天!”

说到最后,所有人居然都是归结到徐子先的福气大上。说来这些灶户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解释这盐池的变化了。

“君侯,愿你公侯万代,官家给你升公拜王,世袭罔替子子孙孙无穷尽啊!”

张显德大约念过两天书,当即跪下,砰砰嗑头,一边嗑头,一边就是祝福上了。

这个时候,也是越来越多的人涌进盐池,或是站在高处看。

方圆几里大的盐池,别的地方都没有太大变化,只有结晶池内,白花花的,全部都是盐!

这些盐,雪白精细,握在手中就象一捧细沙,手指一松,盐就簌簌直落下来。

柔软,细腻,白净。

很多人都是如痴如醉,跪在盐池里头,低着头把盐捧起来,松手放下来,再捧,再放下,就是这样一直循环着,再循环着。

徐子先看的也是摇头叹息,其实也怪不得这些人这么丢脸,他们是世代在海边的,虽然不是灶户,但煮海出盐也是祖辈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营生。

而抛开这些煮盐的灶夫们,李仪这些官吏除外,普通人想吃盐,哪能那么轻松?

一天的收入,也未必够买一斤盐,而全家大小,有时候不仅吃不饱肚皮,连盐也没有办法正常吃的上。

这是何等艰难困苦的事,淡而无味的野菜杂粥,这才是这个时代的主食。

靠海吃海的人,向来还吃不起盐,而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自己天天就蹲在宝山之前而不自知。

这种心理上的冲击,太强烈了。

海洋才是真正的资源富矿,打鱼那是肯定的,在徐子先穿越之前,这些福建百姓打的鱼可是舍不得自己吃,全部是挑到集镇上贩卖的,因为离海太近,打鱼的人多,海鱼卖不出好价钱,就算这样,这些人平时也舍不得吃,实在卖不掉了才会自家留着食用。

说起来是笑话,靠海的人,那些海货自己吃的却是极少,基本上一生一世,也就是很少的那么几回。

而眼前这么一个池子,只二三十人负责放卤水,排水,推晶,反复晾晒,结果就是出来这一大池的盐。这么看过来,这么大的盐池,少说就是几万斤的出产,最少也是两千到三千石。

铲出来,再引蒸发池里的卤水进结晶池,然后就又等着结晶出盐。

这样快捷,方便,省事的法子,试想一下,这盐池一年要出多少盐?多建十几二十个这样的盐池,这一年出来的盐是多少?

这么一想,众人都是神色各异,脸上的神情都是一变再变。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