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夏老,醒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安贡医院,是临深最好的综合医院,在全国的排名,也是前十的行列。

夏侯启就在安贡医院的西区,特护病房。

白小升他们在安贡医院地下停车场停好了车,按林珂、冯璃发来的地址,一路找过去。

安贡医院的前身是公立三甲,但眼下,医院主体仅限于东区。

西区是资本介入之后,投建的高级特护病房区和疗养区,更像是一个环境清幽的别墅区。

那里绿荫掩映下,风光景致,优雅怡人,病房区更是一栋栋精致小楼组成。

绿茵路上,一位位身份不低、身着病号服的病人,在家属陪同下散步。

白小升他们无暇欣赏景色,一行三人,脚步匆匆,直奔夏侯启居住的那栋小楼。

行至楼下,白小升刚要拐进去,却被林薇薇扯了扯袖子。

白小升疑惑地看了眼林薇薇,林薇薇朝着另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白小升看过去,眼神顿时一凝。

那边,一个人也正奔这里而来,手里拎着东西,额头莹亮亮,尽是汗珠。

远远的,那个人也看到了白小升,顿时笑容满溢。

对方紧走几步,靠近一些,笑着跟白小升打招呼,“小升,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白小升眼神明亮,笑了,“王哥,好久不见啊!”

来人,正是夏侯启的助理,王牧北!

“嗯,真是好久了。”王牧北跟白小升三人打了个哈哈,“你们才下车吧,这就过来看夏老了,那一起吧。我还以为,你们要晚一些时候才过来呢。”

白小升笑吟吟,没有帮王牧北拎东西,而是跟他并排往小楼里走,边走边道,“哪能呢,我怎么能那么没心呢!”

林薇薇、雷迎默默跟在白小升后面。

这栋小楼外,来往很多病人。

进去之后,倒是颇有几分安静。

王牧北领着他们直奔电梯间。

半道,白小升轻轻拍了拍王牧北肩膀,笑着一指一个角落,“王哥,先别急上去,去那边,我跟你聊两句。”

王牧北愣了愣,欲言又止,却最终点点头,走了过去。

白小升摆摆手。

林薇薇、雷迎留在原地。

到了僻静的角落,王牧北笑着转身,“小升,你有话要跟我……”

王牧北的话没说完,腹部就挨了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又凶、又狠、又猛!

王牧北猝不及防之下,连退数步,手里的东西散落一地。

他的表情瞬间痛苦到了极点,以至于脸都扭曲变形。

“这一拳,是我替沈老打的!”

“王牧北,你个白眼狼!”

“枉沈老对你那般信任,你居然忘恩负义!禽畜不如!”

白小升眼神凶恶,齿缝里挤出这番话。

他走向王牧北,“你以为,我在外面就什么都不知道吗?嗯!还装作没事人一样,跟我有说有笑?!”

王牧北痛的吸气,一手按着腹部,直不起腰,另一只手扬起来,像是拒止白小升过来,让他暂停。

“看着我!”白小升喝令。

王牧北吸着气,艰难抬起头。

白小升的第二拳,直接砸在他脸上,把王牧北干翻在地。

“这一拳是替我自己打的!”

“枉我瞎了眼,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白小升怒道。

余盈给他透露情报,说王牧北背叛夏侯启,把夏侯启气到吐血之时,白小升这心里简直惊呆了,也气炸了。

他的眼力很强,强到可以看出人的心思、情绪。

却唯独看不穿人心!

人心,恐怕是世间最善变的东西!

不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你永远也无法知道,所谓的自己人,会不会在最后关头,为求自保,捅你一刀子!

白小升拳头越重,代表他内心的失望越大。

曾经,王牧北是他真心想结交的一个人,却没想到,他最终做出这种“仇者快,亲者痛”的事。

白小升两拳之后,既有发泄愤怒的畅快,也有浓浓的失落感。

那边,林薇薇、雷迎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地看过来,看着王牧北,他们一点也不怜悯这个背叛者!

白小升冷冷看着如同虾米一般,弓着身子,捂着腹部,以头点地的王牧北,一字一句,声音冷漠,不夹杂一丝情感地说着话,“两天之内,你自己主动离职吧!”

“不然的话,我不惜代价,也要先收拾你!”

白小升声音发狠,神情狰狞。

“呵呵!”

地上的王牧北,忽然发出一长串笑声,随后因同发出咳嗽笑容变声,却还是笑声不断。

“你这是在向我挑衅吗?”

白小升目光如冰,冷漠看着地上的人。

王牧北仰起头,脸颊已经肿起,嘴角淌着血,他的表情却是无比欣然,“夏老没有看错你!”

“可是他却看错了你!”

王牧北不提夏侯启还好,一提,白小升便怒不可遏,甚至抬起脚,要踹飞这个混蛋。

“住手!”

忽然,一声大喝传来。

白小升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过去。

这声音,很熟悉。

林薇薇、雷迎也转过身。

从他们身后急匆匆奔来一个女人,直接穿过林薇薇、雷迎的空隙,跑到白小升那边。

白小升眼神微眯,略有惊讶,“余盈!”

来人,正是大中华区总部那个“情报贩子”,余盈。

余盈急匆匆把王牧北扶起来,皱眉对白小升道,“你怎么在这儿打人,还下这么重的手!”

“这不关你的事!”白小升淡淡道,随后不乏讥讽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是跟沈培生那帮人在一起吗,怎么,是人家翻脸不认人了,还是你生存环境恶劣,一时良心发现,想来看看老领导!”

说完这番话,白小升忽然觉得有些不妥。

最初,他与余盈只是单纯的情报合作关系,但是夏老一出事,余盈第一时间告知他消息跟经过,还没有索要情报费,没有把那件事当成买卖。

白小升还是很感谢她的。

那,此时讽刺余盈是不妥的。

白小升叹口气,退后两步,“说来,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你觉得我不该在这里打他,那我就给你面子!在这里,我不再动他!”

听白小升如此说,余盈欲言又止,最后气哼哼冷笑道,“那我还得多谢你了!”

“不用。”白小升淡淡道。

余盈气笑了,“都是看夏老的,那我带王牧北去,你给不给这个面子?”

白小升沉默不语。

余盈不理他,去把王牧北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扶着他往外走。

王牧北已经鼻青脸肿,看白小升时,却还带着笑容。

白小升眼神一冷,想阻止余盈,却最终出了口浊气。

“算我欠这女人的!”白小升暗道,“等上去之后,林珂、冯璃也会阻止王牧北,我就当是卖余盈个面子吧。”

白小升不再阻拦。

他的默认,让那边林薇薇、雷迎也没采取异动,而是冷漠看着余盈、王牧北从俩人中间过去。

白小升他们远远跟在后面。

等到了电梯间,众人却又被迫上了一趟电梯。

只不过,在电梯里谁也不说话,气氛沉闷压抑。

余盈掏出纸巾给王牧北,甚至亲自给他擦拭。

白小升看得满眼疑惑。

什么时候,这俩人关系这么好!

便是白小升,也想不通。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电梯门一开,正有人等在外面。

居然是冯璃。

“白小升,你回来了!”冯璃见到白小升,顿时无比欣喜。

随后,她又看到了鼻青脸肿的王牧北,当即吓一跳,“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他打的!”余盈没好气地向白小升努了努嘴。

冯璃忍不住看向白小升。

“夏老怎么样了?!”白小升不理余盈的告状,直接问冯璃。

“情况还好。走吧,我带你们过去。”冯璃道。

如此一说,白小升这心里好受一些。

冯璃眼看余盈拿着东西,还要搀扶王牧北,便从她手中接过那些物品。

冯璃的性情温柔,哪怕王牧北背叛夏侯启,她都可以忍得住怒火。

这一点,比我强!白小升暗叹。

可人要是没有点血气,还叫人吗!白小升随后暗道。

冯璃在前,白小升在后,接着是林薇薇、雷迎。

余盈搀扶着王牧北,吊在队尾。

一行人一路走到一条长廊尽头,那里有一个房间。

“你们进去吧,我去电梯口那里守着,万一今天沈培生他们再过来,也好知应一声。”冯璃道。

知应什么?

怕影响夏老?

白小升没有深想,对冯璃道,“还有必要吗,沈培生现在在总部搞欢迎仪式呢,他哪有时间过来。”

“万一呢,万一他带那些刚回来的事务官,以探望夏老为名,来打搅夏老休息呢。况且带那些人看夏老现在的状态,他还可以无声威胁那些事务官。你觉得,他做不出来?”冯璃道。

这话在理。

白小升点点头,也就没有再劝阻。

“要说一个大事务官能把代总裁给支使得团团转,以前我是不信的,现在小女子都很佩服。”余盈在人群后,半阴不阳调侃白小升。

白小升没理她。

冯璃把手里的东西交给林薇薇,林薇薇本不愿意碰王牧北拿来的东西,但是看在冯璃面子上,也就捏着鼻子拿了。

冯璃离开之后,白小升轻轻推开那间屋子的门,带头走了进去。

那屋子是一个套间,进去是客厅,干净整洁。

若不是似有若无淡淡的消毒水味道,还真让人以为是高级宾馆。

这客厅墙角,有一张大沙发上,一个小萝莉正捧着手机在玩。

听到动静,她忍不住抬起头看过来,边抬头边说着话,“冯璃,这么快就回……”

随后,小萝莉一眼看到进来的白小升,先一愣,随后绽放一个惊喜笑容,“腾的”站起身,“小升!你回来啦!”

林珂。

白小升一笑,看向这个神情雀跃,精神不错的丫头。

他未开口,林珂那小嘴已经如同连珠炮一般发声。

“我听说你在南屿那边的所作所为了,厉害啊!让沈培生那方都束手无策!”

“其实,当初沈培生他们下达对那些事务官的处罚时,我是很担心的,觉得你应付不了呢。”

“我们甚至想着去求一个良策给你送过去,省的你一筹莫展,却没想到你居然还搞了一番招聘会,直接把人心给稳得死死的,你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你知道吗,搞清楚事情经过,我们下巴都要惊掉了呢。”

“哎,那些大公司里是不是都有你铁哥们,不然怎么可能你一招呼,他们就配合?”

“这方法固然解决了问题,但是也让咱们损失了大量人才,不过让沈培生广受非议,离心背德,也是值得。”

“还有,讲好了,以后总部这边要是还需要那些事务官,你那些朋友可得放人!”

“毕竟,都是咱大中华区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人才哩,都走了的话,我都觉得心疼!”

林珂“口无遮拦”,喋喋不休。

她能知道那边的事,不稀奇,虽然白小升没跟她说过,但是跟冯璃提过,因为冯璃更加靠谱。

只不过没想到靠谱的冯璃,居然把消息告诉给了不靠谱的林珂。

眼下,林珂居然一口气全抖出来。

白小升也是吓一跳,忍不住回看一眼。瞧瞧不该进来的人,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

让白小升很遗憾。

余盈、王牧北两个不可信之人,已经被放了进来,估计把林珂的话只字不差地听了去。

白小升心底无奈一叹。

林珂虽然跳脱,但也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啊,怎么眼下成了这副模样,是因为夏老出事,受到了刺激吗……

这眼看那俩人也进来了,还口无遮拦地说。

现在好了,余盈、王牧北也知道了。

又不能毒.哑他们……

白小升无奈之后,又觉得无所谓。

早晚沈培生会知道,自己会怕?

不过林钰这丫头,还是得说说她。

白小升无奈看着林珂,薄薄责备,“你怎么在外边完,不在里面看着夏老吗。万一老人家,要醒过来怎么办!”

林珂顿时做了个鬼脸。

白小升看着里间,面色沉重,“我一下车,就赶过来了!其实夏老病倒,我应该第一时间过来的!只不过,那时候如果我一动,局面会崩,夏老的苦心也会付诸东流!”

“所以,我非但没有动身回来,还劝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他们留下来!”

“在这件事上,全局考虑,理性考虑,我都没有错。”

“但是,我对夏老,依旧有愧!”白小升脸上有着浓浓的忧伤,“我愧对的,是夏老一人!”

屋里,众人沉默。

白小升这番感慨至深的话语,令人动容。

“夏老听到,一定会感动。而且,他不怪你的决定,你当时不那么做,你还叫什么白小升吗,岂不是真的让他失望。”林珂轻声道。

白小升神情落寞,摇头,“是我求胜心太重,是我太过年轻。我以为我真抓住了沈培生的要害,要打一场闪击战,谁知道沈培生是故意露出命门,然后直取我们的老帅。”

“如果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宁肯不要那个机会!只求夏老能健健康康!”

“这里的医疗很先进,但针对夏老的病情,还不是最好的!我这次来,想要帮夏老转院,尽最大可能来救助夏老,帮他恢复。不然,我这辈子良心难安。”白小升神情凝重,声音至诚。

林珂看着白小升,舒然一笑,竖起一个大拇指。

认识白小升,她觉得,真好!

“话说的这么严重吗,那为了你的良心能安,我也要尽快好起来。”

一个风趣的声音忽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白小升先是一愣,然后满脸不可思议。

他看过去。

从里间推出一张轮椅,夏侯启正坐在上面,笑眯眯看着他。

精神不错!

白小升傻眼了。

夏老,醒了?!

什么时候醒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