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原料解决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三通一平”,是个地产术语。

简而言之,就是项目正式施工前,现场要达到水通、电通、道路通和场地平整等几项条件。

白小升、李泥等人面前坐着的老韩,全名韩大北,任职于一个不大不小的工程公司,专门接受外包工程。这还是这块地上一个持有人,雇佣他们来,做“三通一平”的。

这块地在落入尊白致胜口袋之前,因为存在产权纷争,所以暂停了动工。

韩大北他们也就变成了看场地的存在。

尊白致胜拿了这块地,可没有自己的施工单位,所以就继续雇佣韩大北这批人,暂时维持现状。

当然,罗恩也正在派人积极沟通大的工程单位。

不过短期,还是韩大北这帮人在这里,小事说了算。

韩大北作为公司副总,实际的二把手,自然清楚做完“三通一平”之后,自己这帮人说不好就要撤场。

但眼前这个李泥,他们不知道啊。

那走之前,不如狮子大开口,狠狠赚它一笔!

韩大北就是这么打算的。

要说,也奇怪,那种小红泥矿料,还就这片土地里有,再往外一些,挖地三尺也寻不见。

虽说一般没人拿这泥巴当宝贝,项目正式开工之后,说不得还要拉进土铺垫,夯实地基,给它们深埋地下,但是眼前这个李泥“识货”啊,当宝一样,还肯出钱买!

那他韩大北不坐地起价,岂不是辜负了李泥这番“识货”!

韩大北也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当场来了个狮子大开口。他是人精,眼看李泥被吓了一跳,甚至神情惊骇,却还在看同伴,俨然是不想放弃。

韩大北就心安了,笑眯眯等着。

“韩总,你怎么能这么夸张呢,这都说好的价格!涨价三成我们还可以接受,你涨价三倍,也太过了吧!你卖金子,也不是这么个卖法吧!”李泥对韩大北急切道,“再说,我们这明明是已经谈好的啊!”

李泥很不善谈判,反复强调此前谈好的定价。

白小升在旁,都听得无语了。

果然,韩大北冷笑一声,问道,“谈好的啊,那咱俩签没签合同啊?”

李泥一呆。

笑话,这种事怎么可能签合同!

“总之,现在的价格就是涨三倍,也就是原来的四倍。要,你就要。不要,拉倒!”韩大北硬气十足,“卖方市场,这泥巴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说罢,韩大北笑容奸诈道,“不然,大呈这么大,你也不会一直往这儿跑,是不是。别处可没有的!”

韩大北算是拿捏住了李泥七寸。

李泥顿时有些愁眉苦脸。

这种很明显的表情变化,也是谈判场上的大忌。

可惜,李泥在这方面,简直弱智!

林薇薇、雷迎俩人看在眼里,也都无语了。

李泥这么实心眼的家伙,要是在职场里摸爬滚打,怕是要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咱们做人得讲规矩,讲诚信。韩总,你说是不是,你可不能这么随性啊。”

李泥已经词穷,更是求助一般看了白小升一眼,希望白小升开口帮腔。

“讲规矩啊,我现在不就是定规矩吗。有钱,泥巴你们就拉,没有钱啊,那我可帮不了你们。”韩大北呲着黄牙,分明一脸赖皮相。

林薇薇、雷迎相视一眼,止不住摇头。

早知道如此,一开始就不该让李泥谈判。

李泥,纯粹的猪队友。

“我来跟韩总聊聊吧。”白小升微笑间,制止了还要墨迹的李泥,自己直面韩大北。

李泥暗叹一口气。

他也知道,与人谈判,自己是真的不擅长。

或许,白小升行!

李泥对白小升很信任。

“加三倍的价格,实在是太离谱了,如果白小升能说服这个韩大北,往上加三成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李泥暗道,“或者,白小升那么厉害的家伙……可能,也许,会说服韩大北……别涨价!”

李泥也不太敢奢望,但心里还是抱着一丝期待。

他期待着白小升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创造奇迹,就如同那一日在雪莲万和。

但是看到韩大北那副强硬态度,李泥一阵心虚了,又不太敢奢望了。

“小伙子,你要跟我谈什么?少加点钱?那你就省省吧!”韩大北看着白小升,顿时笑了,“这事儿,没商量!”

韩大北看来,白小升看着比李泥还年轻。

在自己眼中,那更显得稚嫩!

就算你比李泥能说,说的口吐莲花,天花乱坠!

大爷我也是这个价格!

韩大北是铁了心要迫使李泥掏钱让步。

白小升看着韩大北,未开口,却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韩大北一愣。

“韩总,你们做这个工程,很赚钱吧?”白小升笑着问道,决口不提小红泥的事。

韩大北又一愣,摸不清白小升问这话什么意思,却还是回道,“嗯,还可以,不过赚的钱都是公司的。我这儿倒腾点泥巴,也就赚个三瓜两枣吧,实在不值一提。”

白小升笑了笑,继续道,“我听说韩总是副总,那这三瓜两枣,你们一把手,那位老板陈号河陈总,可知道?”

来的路上,李泥把对方一二把手的姓名关系,都细细讲给白小升听,白小升心里也有了谱。

韩大北眉头一皱,看着白小升,“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威胁我呢吧,小兄弟。你是想,去我们陈总那个打我的小报告?”

白小升笑而不语。

但韩大北看来,他就是这个意思!

韩大北脸色顿时一沉,明显不悦。

李泥听这话,顿时吓一跳,担心的看着白小升。

“小升不是跟人家砍价,该不会真的要威胁他吧……这个韩大北跟了陈号河十年!十年!怎么可能因为如此一些小问题收拾他!小升这么威胁,人家是不怕的。反而会激怒对方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懂,小升怎么就不明白!”

李泥惊悸之下,暗暗捅咕白小升,希望他能清楚。

白小升对李泥的暗示视若无睹,对韩大北的愠怒视而不见,继续笑道,“韩总,你在你们公司待了几年啊,你们老板对你怎么样?是不是视为至信之人?这个项目,在你们那个公司,不算是小项目吧。如果后续那家大公司,再给你们老板一些工程,哪怕只是简单工程,我相信那钱都够你们老板偷着乐的吧。”

白小升根本就是在偏离主题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你到底想说什么?!”韩大北声音发冷,眼神发厉。

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此前自己还瞧不上,但这一番话,却说得他都有些隐隐不安。

“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好老板跟好员工之间,究竟有多少宽仁容忍。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你偷摸赚那所谓的三瓜两枣。但要是因为你,而影响到一个赚钱大项目的话……”白小升笑了。

“他还容你吗!”

白小升最后一句,如刀似剑。

韩大北勃然变色。

“你!”韩大北指着白小升,面对那微笑中,神情间似乎隐藏着什么可怕东西的年轻人,居然有几分发怵感。

所以,后面的话,韩大北直接对李泥摔手喝道,“要这么谈,就不谈了!这买卖做不下去了!”

李泥顿时惊骇。

不谈怎么成!

林薇薇、雷迎却面无表情看着。

白小升从不放空炮,更不会凭嘴炮唬人。

他威胁,就是真的威胁,把刀架在对方脖子上,方才开口的那种。

“韩总,韩总。你,冷静点。”李泥有些慌了,看向白小升,“小升,你,你有点过了。大家都不要激动,要冷静,要理智!”

李泥真的怕了。

本就有一种矿料尚未寻到,这小红泥再断了供应,那他的心血就要付诸东流。

“我本来是想好好跟你们谈,结果这小伙子还他.妈.威胁我!”韩大北眼看李泥这态度,气焰顿时高涨,冷笑对李泥道,“我好怕呀,那这买卖索性就别做了!”

“别呀别呀,他这可不是威胁,我这兄弟不太会说话。”李泥急忙道,赶紧向白小升使眼色。

李泥的意思是让白小升给个台阶。

“我真不是威胁您,韩总。”白小升笑道。

“对对,真不是威胁。”李泥猛点头。

“我有朋友在这块地的新东家尊白致胜任职,我打个招呼,估计他会跟你们陈总处理这件事。到时候,韩总你觉得自己会何去何从?”白小升笑道。

“对对……”李泥声音一顿,表情一僵,惊愕看向白小升。

这不还是威胁吗,而且是更大的威胁!

不过……白小升有朋友,在临深那家大企业尊白致胜任职?

此前,没听说过啊!

李泥眨眨眼。

早知道还有这层关系,那就可以从长计议了嘛。

“你看,你看看!他这还叫没威胁我啊!”韩大北顿时恼了,瞪向白小升,“你那什么朋友?还直接跟我们陈总对接,牛啊!还有,他说话,我们陈总就听?你以为你朋友是那家大企业的一二把手?”

韩大北冷笑,“那我更害怕了,更不敢跟你们做这买卖了!”

李泥脸色一白。

情况怎么越来越糟!

“别,别!韩总,我就按你说的价格,多三倍就三倍!”李泥暗暗咬牙,准备大出血。

“晚了,现在得五倍!”韩大北冷笑。

李泥惊得无语。

坐地起价也没有这么夸张,这简直就是坐火箭在飙升。

原想着白小升介入,能帮着往下砍砍价,没想到越砍越高啊!

李泥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白小升把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笑呵呵道,“五倍怎么够,韩总可以多涨一点,来它个十倍!”

这家伙居然还拱火……

李泥真是说不出话了。

“我他.妈.也是疯了,跟你们打嘴.炮,纯粹浪费时间!”韩大北直接起身走到门口,一拉门,向外一指,“请吧,几位!有钱再来,买不起,滚蛋!”

话已至此,差不多也就撕破了脸。

不过李泥还是想求饶一番,但他看向韩大北时,眼眸却骤然一缩。

“韩大北,你让谁滚蛋呢!”一个低沉发冷的声音传来。

门口出现了一个矮胖身躯,五短身材,脸色阴沉可怕的家伙。

韩大北扭脸看过去,顿时吓一跳,满脸陪笑,“陈总,您回来啦!”

门外矮胖的陈号河根本不理韩大北,目光一扫,比对白小升跟李泥一番,继而面带笑容走向白小升。

在陈号河身后,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拎着黑皮公文包的中年男人。

韩大北看着那人眼生的很,似乎不是他们公司的人。

那个人进来之后,也是直奔白小升。

“敢问,您是不是姓白?”那个陈号河满面喷笑,言语无比客气。

白小升身边,李泥都看傻了。

这个人他见过!

当时,是韩大北点头哈腰陪在他身边,记得那会他腰杆子可是直的都向后靠,肚皮很挺,而且对待下面的人很威严。

怎么此刻,面对白小升这么客气!

这反差,让李泥吃惊。

什么情况……

“白先生,您的朋友托我找到陈总……一切,交代清楚了!”眼镜男对白小升微笑道。

白小升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身,主动跟对方握手,“那真是辛苦你了。”

“应该的!”眼镜男微笑道。

“也辛苦陈总了。”白小升伸手过去,陈号河急忙去握手,笑容殷切。

“应该的,应该的,其实您有这方面需求,只要跟我打声招呼就是了。”陈号河热情无比。

旁边,韩大北、李泥都傻傻看着。

此时此刻,两个立场迥异的人,心里想的居然出奇的一致:

什么情况,这个白小升难道还真在那家大企业,有什么厉害朋友?!

“陈总,我跟他们,我这……”韩大北忍不住想插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有时候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

但要拿到明面上讲,当老板的就会言称自己完全被蒙蔽。

但其实,如果做老板这么好被糊弄,他们也就成不了气候了。

“老韩啊。”陈号河侧脸对他说话时,态度一下子转变,声音也变得又冷又硬,“我让你在这儿看顾场地,你怎么能私自做起买卖来了,简直坏了我们公司的名声!”

“我……”韩大北想辩解,却发现眼镜男平静看着自己。

他心里莫名一突。

“你跟了我这么久,我也不能亏待你,这样吧,你自己到财务那边解职,我就当公司开的你,给你按年限补偿。”陈号河随手一挥,如同驱赶苍蝇。

韩大北都傻眼了。

李泥都满脸难以置信。

开了!

这当着外人的面,就因为私下这点事,就开了韩大北!

要知道,他可是副总!

“陈总……”韩大北有点急。

“现在马上给我出去!”陈号河瞪眼,一下子打断韩大北的话,“别逼我当你自动解职,那样,一分钱你都拿不到!”

用手段迫使员工自动离职,在他们公司并不鲜见,其中许多阴损的招,还是韩大北发明的,号称是合理敦促解职。

如果老板把那一套,用在他身上……

韩大北脸都绿了。

“滚!”

陈号河低沉喝道,眼神凶恶。

韩大北吓一哆嗦,赶紧踉跄离去。

扭过头,这位陈号河陈总又春风满面,笑如暖阳,对白小升,对李泥道,“二位想要这里的泥土,随便取用,多少都可以!要不,干脆下次你们都不用过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派人给您二位送过去!”

李泥瞠目结舌,满心一句话: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

半小时后。

从工地出来,李泥一路走一路痴痴呆呆。

快上车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问白小升,“你朋友在那家大公司干什么的啊,说话这么好使!”

白小升哈哈一笑,拍拍李泥肩膀,“这项目的小红泥,我让他给你留着。如果你觉得换个地方保存不便。那我让他把这块地,多空上两年,如何?”

“夸张,吹吧你!”李泥啐道,却也是会心一笑。

最起码,现在小红泥不成问题,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林薇薇、雷迎在后面相视一笑。

李泥可能想不到,这件事上,白小升还真没有夸大一个字。

毕竟,这块地都是他的!

白小升在上车后,才坐稳,他脑海之中便响起了红莲的声音,“全球矿料样本比对完毕!对应要求,契合度百分之八十以上,存在四十五种!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以上,存在二十四种!契合度百分之九十八,存在一种!”

最后的原料,有着落了吗!

白小升眼眸瞬间点亮。

也就是说,那独一无二的紫砂壶制造,马上可以开始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