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魏家二叔,魏长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白月风自大厅外大步而来,双手插兜,步履铿锵有力,整个人显得英姿飒爽。

她上身穿长款风衣,下身穿包裹大腿的长腿靴,身段玲珑毕现。

关键,是她裹挟而来的气势。

明明是在人家财阀魏家,她却显得比主家人更加霸气!

一来,就镇住全场。

就连白小升、林薇薇、雷迎见了,都忍不住暗喝一声。

帅气!

“谁!”魏雪渊狼狈擦着脸上的酒水,惊怒喝道。

显然,他是没听见,后面白月风自报家门。

魏雪渊身边,始终一脸傲气的魏雪玄却神情一变。

“哥,是、是白月风!”魏雪玄压低声音,匆忙在魏雪渊耳边说道。

魏雪玄不光神色变了,连声音都打了结巴。

魏雪渊动作明显一僵,吃惊地抬头看过去。

便是他,眼神都有一种浓重忌惮。

“哟,怎么,不认识我啦,魏雪渊!”白月风冷诮看过去,扬起下巴,冷笑道。

她明明比魏雪渊年纪小很多,却直呼其名,不带一个敬畏称呼。

魏雪渊呢,非但不以为忤,眼神里,甚至还涌出一丝惧意。

看得旁边白小升,一脸莫名其妙。

白月风是什么洪水猛兽吗,怎么把魏家两个不可一世的家伙,给吓成了这样?

白小升是有所不知。

魏家、白家,从爷爷辈起就世代交好,小时候,两家都是男丁众多,女娃稀少。

白家当时,更是只有白月风这一个宝贝女娃,稀罕的不行。

白月风从小爱跟魏雪莲玩,经常长住魏家。

谁都知道,小时候的男孩子调皮捣蛋,喜欢恶作剧,喜欢作弄小姑娘,魏雪莲就没少被几个堂哥、堂弟们欺负整蛊。

白月风一来,魏家那帮小子也理所当然认为,白月风也是他们作弄的对象,并且积极地付诸了实际行动。

然后,属于魏家小屁孩们的噩梦,也就来了。

白月风在自家,那就是个霸道刁蛮的小公主,家里的哥哥没一个不怕她的。

对付男孩子,她自己有一万条“成熟经验”!

魏家小屁孩不知死活,才开始用毛毛虫吓唬人之类的低级手段,白月风就展现了什么叫女魔头。

区区毛毛虫?她直接把毛毛虫塞进了对方嘴里!

随后,白月风暴揍敢撞鬼吓唬她的魏家小子,直接把对方吓唬人的玩具给徒手掰断、扔进厕所,一拳揍中敢跟她动手的家伙的鼻子,让对方知道什么叫满面桃花开……

这小丫头,“心狠手辣”不说,更绝的是做完这一切后,哭的梨花带雨,直接跑去告状!

就好似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遭受到了莫大的欺负一般。

魏家人自然知道白月风在白家的地位,真心不敢让这位小公主在自己家受半点委屈。

不然,那位白家白老爷子,那出了名护犊子的老头儿,非跑来大闹一场不可。

到时候,凭自家老爷子那讲义气、暴脾气,又心疼小辈的性格,少不得是拿他们出气!

本着息事宁人,祸不至己的考虑,那些魏家叔伯,轻则,对儿子一番当面呵斥,重则,出手象征教育。

可问题关键在于,吃亏的就是魏家的小子们,他们还被老子如此对待,自然是不服,纷纷顶嘴、反告状。

得,他们这么一来,在魏家叔伯眼里,就是“嘴硬”、“抬杠”“不服”,外加旁边白月风假的不行,嗓门奇大的嚎啕作为烘托。

一顿或轻或重的揍,是少不了了!

眼看白月风化哭为笑,蹦跳着离去,那些魏家小子们每每恨得牙疼,说不想报仇那是假的,不过他们每次敢使坏,等待他们的都是无比悲惨的下场!

而且小月风不依不饶,一定会穷追猛打,让他们吃足苦头,屁股杠上开花。

到后期,得了便宜卖乖的小月风居然还跑到魏家老爷子那里去闹,更给亲爷爷打电话,一把鼻涕一把泪诉冤。

这下可好了。

魏家小子们被爷爷吼,爸爸打,零花钱被扣,还动辄被禁足、面壁,简直叫苦不迭。

这还不算,再到后来,那帮魏家小子明明不敢招惹,躲着白月风走,都会被盯上!

白月风开心了,找他们的茬,不开心了,拿他们撒气。

如此长远,魏家小子们的心里简直蒙上了一层阴影,见着白月风都头疼。

当时的魏雪莲,看得多了,都看傻眼了。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那些欺负原本时不时欺负她的堂兄堂弟,在白月风住下的那段时间,简直被收拾的比猫崽儿还老实。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当初的魏家那些小子们,现今都长大成人,甚至成为家族精英,执掌各大产业各大事务,但直到今天,他们看到白月风,看到她两眼一瞪,这心里还是忍不住一突。

这差不多,已经是深入骨髓里的反应了。

昨日,白月风跟白小升承诺帮他站台,说是魏家平辈中还没有她怕的,实则是人家姑娘大了,谦虚了。

实际情况是,魏家平辈没有不怕她的……

要不说,为什么现今大家都开始关爱儿童心理健康,因为小时候的心理阴影,着实对当事人影响太过深远……

眼下,白月风手一叉腰眼一瞪,魏雪渊、魏雪玄,还有当年经过了折磨的魏家子弟,不约而同心里一颤。

那些听魏雪渊号令,要上前去驱逐白小升等人的仆从佣人,也一下子被老人们拉住。

他们之中,许多见识过小白小姐的可怕!

今天这事儿,要是惹小白小姐不快,少爷们不过是挨呵斥,挨揍估摸是不会了,毕竟都长大成人了,但是他们要被追究起来,绝没有那么好运!

还是慎行为妙!

那些新人佣人被老人几句话暗暗告诫,也是脸色一变,无不暗拍胸脯,对老人感谢万分。

“月风,你怎么才来啊,我刚才还念叨你来着,哈哈。这一晃多日不见,你又变漂亮了!”魏雪渊忙不迭,微笑打招呼。

这句毫无营养的话,俨然是“哈哈,今天天气不错”的翻版,着实连说出口都很是尴尬。

魏雪玄却佩服身边这哥哥,反应机敏!

“我来的算晚吗,刚好啊,刚好看到你们要欺负我的朋友。”白月风冷笑一声,一指白小升,“刚才他说的,我都听到了,我觉得说的很好!”

“他是未来家主中意之人,是现任家主同意过来的!那么他出现在这里,你们谁反对!谁要赶他走!”

“还有,他是我白月风的恩人,我今天就是他的后台,要赶他,先赶走我!”

白月风霸震全场。

魏雪渊、魏雪玄神情顿时一僵。

这个白家混世小魔王,怎么就蹦出来,为白小升站台,那他们怎么办!

四周围,魏家子弟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那些宾客里,也不乏认识白月风的,都止不住低声议论。

“这不是白家那位大小姐吗?”

“哪个白家大小姐?”

“整个加南德还有几个白家!自然是唐人街那个白家!”

“我的天,那个白家的大小姐……为什么要站台那个人!”

“你没听白大小姐说嘛,那个小子对她有恩!”

“啧啧,要是我能结识白家大小姐,卖个恩情,比给我一个亿都开心……”

众多宾客惊叹连连。

许多人看向白小升,眼神艳羡无比。

他们都来自豪门世家,甚至在某一地,都称得上赫赫有名,跺一脚,地面颤三颤。

但是他们跟魏家白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没得比。

有白家大小姐如此站台,许多人都觉得,白小升算是稳了。

就算是魏雪渊、魏雪玄,就算是在魏家地界,怕是都没人能赶他们出去!

魏雪渊、魏雪玄表情发苦,相视无言。

他俩的气势,一上来便被白月风压制,面对她,脑子都不好使了。

白月风忍不住得意洋洋看白小升一眼。

白小升也对她投以善意一笑。

没想到这丫头,真这么生猛!

林薇薇、雷迎忍不住惊讶地看看白月风,看看白小升,旁人的议论他们自然也听到了。

让他们不解的是,怎么就冒出一个白家大小姐。

还有,白小升什么时候于她有恩的?

要知道,他们到加南德一共才几天啊,差不多整日待在一起,也就昨天白小升独自出去一圈。

莫不是……昨天白小升跟魏雪莲约会时,还顺便来了一出他们所不知的英雄救美?

林薇薇、雷迎满满地猜测,却也猜不出真相。

当然,不管这个助力因何而来,总归,是来帮着白小升的,而且一下子就镇住全场,震住魏雪渊兄弟俩。

林薇薇、雷迎,自然也是感到高兴的。

“风丫头!”忽然一声低沉厚重的呼唤传来。

紧跟着那声音又继续道,“你怎么还跟从前一样啊。”

“女孩子家家的,人大了,要学会矜持!”

正当魏雪渊、魏雪玄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让场面不那么难堪之时,大厅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大厅的入口。

白小升眼见,魏雪渊、魏雪玄兄弟眼眸同时一亮,魏雪玄更忍不住低呼,“我爸来了!”

白小升还看见,白月风目光转向入口,一双秀眉也忍不住微拧。

魏雪玄的父亲吗?白小升暗道。

他听魏雪莲说过,魏雪玄的父亲魏长骆。

那人是魏雪莲的二叔,是仅次于她爸的家族砥柱,负责诸多的重要产业,权柄极大。家族里的很多人,更是坚定追随魏长骆。

而魏长骆,不管是对魏雪莲被重点培养,还是对雪莲跟自己的事,都持强力反对之声。

白小升眼神微眯。

他也想见识见识,这位魏家二叔!

门外,走进数人。

为首的个头不高,单眼皮死鱼眼,脸上几乎没什么笑容。

但是与其对视,就能感觉到,那双死鱼眼似乎格外摄人心魄,让人隐隐心寒。

这便是魏雪莲二叔,魏长骆吗!

白小升暗道。

“爸!”

“二叔!”“二叔”……

魏家子弟上前,除魏雪玄外,其他人都恭声唤一句二叔。

“二先生!”

“长珞先生!”

宾客们也纷纷上前,热情打招呼。

从众人眼里敬畏神色不难看出,这位魏家二叔,真的是威风的很。

面对众人的招呼,魏长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以此算是回应。他的目光从魏雪渊、魏雪玄脸上滑过,明显有几分不满,让俩人顿时有几分瑟缩。

随后,魏长骆看向白月风,象征性挤出一个笑容,又收敛笑容,瞥了白小升一眼。

随后,他的目光又回到白月风那里。

“二叔。”白月风甜甜一笑,向魏长骆见礼。

魏长骆略一点头。

“魏先生。”白小升也礼敬称呼一声。

魏长骆又是只瞥了他一眼而已。

“月风,你方才也太过骄横了,女孩子家家的,这样可不好。”魏长骆再度薄薄责备。

魏家几个长辈里,当年也唯有魏长骆没怎么吃白月风那一套。

当然,这不等于,魏雪玄就没经历堂兄弟那番悲惨。

恰好相反,就因为魏长骆不吃那套,魏雪玄就得到了白月风更多的“重点关照”,比其他人惨的更多,怕的更狠……

面对魏长骆当众批评,白月风不服气撅起嘴,“人家说的是实话嘛。”

魏长骆淡淡道,“你在白家,也会如此说吗?”

白月风一脸认真,“会啊。”

这位魏二叔是不是以为这么说,便可以呛住她了。

笑话!

岂不知,她白月风在自家,更是天不怕地不怕,想说什么说什么的主儿。

听白月风如此一说,魏长骆先是一怔,随即淡淡道,“这里,毕竟是我魏家,不是白家!”

魏长骆的语气神色,已经认真了。

白月风也不好再顶嘴。

她张扬跋扈,也只是在魏家平辈之间,要是跟长辈这么没礼貌,连她爷爷怕都不会再维护她。

方才还气场强悍无双的白月风,在魏长骆出现后,一下子变得不那么有底气了。

“我可以不理会你这丫头方才的言语,你先退下吧,我要跟他说两句。”魏长骆面无表情,向白小升扬了扬下巴。

白月风忍不住看了眼白小升,无奈挤了挤眼。

她没理由阻止魏家二叔跟白小升对话,只得退到了一旁。

白小升脸上流露出敬意笑容,走向前。

这位魏家二叔,就算公然反对一切,也终究是魏家长辈,是他白小升的长辈。

他白小升,礼貌还是要做足的。

想来,对方自持身份,也不会如魏雪渊、魏雪玄那般说话难听,让他下不来台。

“你就是白小升吗?”魏长骆目光淡淡,看着白小升,询问道。

白小升越是靠近,越是能感觉到,这位魏家财阀的二号人物,身上的不凡之处。

气场,无形的气场!

白小升一路走来,遇到过的大人物不在少数,陆云、宋楷大师、夏侯启,但是他们或多或少,似乎都逊色于眼前这个男人!

那种世家门阀养出的气场,真的是让人一见,会从心而发,心生低眉之感。

“是。”

白小升平复一下心绪,不卑不亢,平静笑道。

魏长骆看着如此的白小升,眼眸之中不见波澜。

以白小升的目力,居然读不出任何情绪。

“你来,是想来追求雪莲的?”魏长骆再度开口,声音徐徐,“你们的事,如果真能成的话……”

“你就入赘魏家吧。”魏长骆居然说出这句话。

入赘?

白小升一愣。

周围众人也是一愣,那些宾客双眼发亮,许多人非但不以为羞辱,反倒暗暗羡慕兴奋。

仿佛在说,入赘世界级财阀的魏家,那前途不可限量啊!

在白小升看来,这位魏二叔,却是说了一个不合时代的字眼!

但是又似乎符合属于豪门世家门阀那种高傲、优越的思维。

魏长骆眼见白小升双眉微拧,顿时笑了。

“我说的只是万一。万中才有的其一。考虑这个之前,你不妨想想——”

“你凭什么,入赘我魏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