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大舅哥魏雪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听闻魏爷爷要见白小升,魏长尊便发了话,白小升起身跟众人打了声招呼,随何伯往外走。

林薇薇、雷迎带上了备好的礼物,跟在后面。

众人目送。

魏长尊、月莹然相视一眼,眼中带着笑意。

见白小升前,他们其实对女儿的这个所谓的意中人,多少有点抵触的心理。

毕竟,一个是豪门世家的千金,一个是籍籍无名的小子,岂能般配。

两方之间,相差如云泥之别。

不是说魏长尊他们做父母的,就那么有门户偏见,就那么想着牺牲女儿幸福,让她的婚姻为家族最大获利。

那也太小看他们夫妇了!

魏长尊夫妇担心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生长环境中的人,怎么才能携手一生。

如果俩人彼此的生活习惯、消费观念乃至价值观都不同,那面对着今后一天天接踵而来的,观念上的摩擦、矛盾,最终,爱情萌生的一切美好被时间泯灭后,俩人又将怎样?

就算门当户对,尚有七年之痒之说。

很多时候,爱情最终会消失,有些成为背弃,更多会转化成相濡以沫的亲情,需要有共同的价值观、生活习惯来维系。

门当户对,不是什么封.建.糟粕,而是父母,是过来人,对孩子的最大保护。

那会从源头减少许多的问题。

当然,讲究门当户对,也并不是绝对的,一成不变的。

毕竟,婚姻最终看的,是人。

见过白小升这个人后,魏长尊夫妇都很满意。

白小升这孩子,很好!

品性、能力都很好!

还有,他虽不是来自什么大家族,但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结识一众大人物,更赢得了他们的友谊,赢得他们诚心以待。

这份能耐,比任何财富都宝贵!

这份认可,也印证白小升这个人,着实不错!

魏长尊夫妇甚至暗暗决定,非但不再从中阻拦,甚至,可以“帮帮”他们。

月莹然把白小升写的对联,送到魏家爷爷那里,便是出自此意。

魏长尊明着是以魏雪玄经历出题,来考验白小升。实际上,白小升如果足够优秀,在这道隐藏的题目上让他满意,这也是他在帮白小升。

毕竟,魏家二叔魏长骆在这件事上极力反对,魏长尊给魏雪玄一个展现机会,并且承诺重点培养,也是抵消魏长骆在魏雪莲、白小升一事上的阻碍。

总之,做父母的的良苦用心,真的可以很深很沉。

……

白小升跟这何伯出了会客厅,再度来到石阶山路前。

清幽曲折的上半段山路,走势比下一段更缓,却多了更多山石林木,显得更有意趣。

“老太爷对您那副对子,真是喜欢的不行,所以特意让我来带您过去。”何伯对白小升笑道,“今天上山的小辈,除了家里三四位天资卓越的少爷,就是老太爷至交好友的得意的孙辈,屈指可数。”

白小升也笑了笑,带着林薇薇、雷迎,随何伯一路上山。

迎客松、歇脚石、山间溪泉,一路上去,近乎一步一景。

这段山路,绝对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白小升一路观赏,也是心中暗赞。

正往上走,白小升忽然瞧见,对面走下来一个人。

双方越走越近,白小升也看得越发清楚。

对面来的,是个脸色略显苍白的年轻男人,显得文文弱弱,生的却很耐看,看着比自己的年纪大一些,脸上带着对一切都风轻云淡笑容。

“何伯,那位是?”白小升忍不住低声询问。

得知对方身份,才好打招呼。

“那位是魏雪莲小姐的亲哥哥,魏雪祺少爷。”何伯眼神之中,透着笑意,隐隐有着莫大的欣赏。

想来,这位魏雪祺少爷,是魏家真正的天骄人物。

白小升顿时凝神。

魏雪莲对自己这位亲哥提及却不多,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似乎很一般?

从白月风那里,白小升依稀获悉,当年魏雪莲备受家里堂兄堂弟欺负,那她这个哥哥,似乎一点都没有出面维护过。

亲情淡薄之人。

这是白小升对微笑而来的魏雪祺的判断。

双方抵近。

魏雪祺停了下来,微笑等待。

“雪祺少爷。”何伯率先恭声打招呼。

魏雪祺微笑间,和声细气道,“何伯,你带旁人,先在此等候,我跟他想单独走一段。”

魏雪祺说着,伸手一指白小升。

“雪祺哥。”白小升礼貌地打招呼。

对方确比自己年长,也是雪莲的亲兄长,于情于理,当得起他一声哥。

魏雪祺淡淡打量白小升,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好的,雪祺少爷。”何伯恭声道,往白小升身后一站,连他自己带的人再加上林薇薇、雷迎,统统截了下来。

“你,跟我来。”魏雪祺对白小升随口道了一声,转身往山上走。

白小升迈步跟了上去。

沿着石阶山路向上走了一段,因山径曲折,何伯等人便只能隐约可见了。

这一路,魏雪祺一声不吭,只顾埋头走路。白小升跟随着,感觉气氛玄妙,沉闷而略显尴尬。

正当白小升想打破沉默时,魏雪祺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面对他。

白小升赶紧停下来,对魏雪祺一笑。

不待白小升开口,魏雪祺先道,“那副对子,是你写的?”

“是。”白小升笑着承认。

“老爷子很喜欢,这种讨巧的小本事,你还是有的。”魏雪祺淡淡道。

看他语气神色,似乎非常不以为意。

白小升隐隐不爽,脸上却还是微笑,“虽然可能不是什么赚钱的大本事,但是魏老先生欣赏,月姨喜欢的,不是讨巧就能做到的。书法,总归是艺术瑰宝。雪祺哥闲暇之时,也可以学上一学,能修心养性,陶冶一下情操。”

白小升一番话,绵里藏针,不卑不亢。

“你倒是挺能说,挺会说的。”魏雪祺抬头看头顶树木间隙。

阳光洒落他脸上,更显得他脸色苍白,不是病态,是先天如此。

“我知道你许多事情,我调查过,你确实来自一个平凡的小家族,一番际遇却让人惊艳,认识了很多大人物。而且,你应该还拥有着一些秘密,有着独立公司,规模还不小,两家,还是三家。”魏雪祺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一怔。

自己这位大舅哥,居然查自己如此仔细!

自己那两家企业,外人可不知道,他居然能获悉一些情况。

“对你养得起雪莲这个能力,我是不怀疑的。而且你方才表现不坏,我父母似乎认可了你。”魏雪祺自语道。

方才发生的时,魏雪祺显然不在场,但他知道,肯定有人告知!

难不成,自己这个大舅哥魏雪祺,在自家仆从中,也安插有耳目?

白小升忍不住惊愕。

自己这个未来的大舅哥,怎么总感觉很阴翳。

“雪莲喜欢你,我父母喜欢你,甚至爷爷也似乎对你感兴趣。”魏雪祺呵呵笑道,“你现在顺风顺水的很,不过,我却有必要给你泼一瓢冷水。”

白小升眼神一凝。

莫非,自己这个大舅哥不同意?

“父母长辈,他们最大限度,只不过是不干涉,许你追求雪莲,但是你的竞争者可多着呢。比如,现在山上,就有一位。”魏雪祺轻笑一声,往上面山路望了一眼。

白小升微微皱眉,顺着山路方向看去。

山上,还有一位雪莲的追求者,竟能到魏家爷爷那里!

白小升惊异之际,魏雪祺叹道,“他比你,只强不弱,家族实力更不是你可以比得了的。你那些背地里的公司,在人家面前,或许都不值一提。总之,我是不太看好你呢。”

魏雪祺说得相当直接,也相当的伤人。

白小升忍不住皱眉,想发声,魏雪祺却不给他机会,继续道,“总之,我不管你能不能追得到雪莲,有没有那个福气,也不管你们最后走不走到一起,你都给我记着,好好记住了!只要在你跟雪莲的相处当中,你要是敢让雪莲有一星半点的伤心难过,我会让你十倍、百倍去品尝个中滋味!”

说到此处,魏雪祺看白小升的双眸,透着两股锋寒光芒。

魏雪祺居然赤.裸.裸在威胁自己?!

白小升顿时眉头微拧。

自己这位大舅哥,从见面伊始,对自己的态度就很不好,眼下更直接威胁。

他想要什么,让我惶恐承诺,还是对天发誓?

白小升让自己心绪平复一些,不卑不亢对魏雪祺道,“雪祺哥。我其实,也有一番真心实意的话想说,如果有说的不妥之处,有得罪的地方,也请你见谅!”

魏雪祺眉梢一挑,示意白小升说。

白小升缓缓道——

“在这世界上,魏家这样的大世家,就如同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登你们魏家的门,有多难不用我说。一旦成了魏家女婿,外人看来风光,但是真的风光吗?不见得吧!”

白小升坦言道,“我拥有陆云先生那般人脉资源,我拥有自己的公司,钱不多,十亿八亿不差,较之你们魏家顶级子弟,诸如雪祺哥这样的,当然还比不得,但是跟魏雪渊之流比,我想也不遑相让了吧!”

“不靠什么魏家女婿,我已经享受到了这一切,何必自讨苦吃!”

“我这一路来,结识了许多美女佳人,或是温婉,或是可人,或是漂亮,或是妩媚,我甚至可以游走于她们之间,脚踩多只船。”

“但是我宁肯这一路来,做聋子瞎子,对那些情愫视而不见,哪怕你们不会发现!”

“可是,我没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白小升指着自己心口,“雪莲在这里,它就是满的。”

“你觉得,我会让自己这儿伤心难过吗?我可不是那种没心之人!”

魏雪祺淡淡一笑,似乎对白小升这话还算满意。

说罢,白小升嘲弄看着魏雪祺,“倒是雪祺哥,作为兄长,你特意跑来跟我一番威胁,真是太有兄长范儿了。”

“那我倒是很想问一问!”

“雪莲还小的时候,面对诸多堂兄弟的欺负,你在哪里!”

魏雪祺笑容微敛,直视白小升。

“你是出来挡在前面,还是厉声呵斥过自己那些堂兄弟?我想知道,那时候的你,有没有这般气场,站出来跟欺负过雪莲的人说,‘谁敢欺负她,就让谁十倍、百倍品尝个中滋味’!”

“你有过站出来吗!”

“你有做过什么吗!”

白小升说道最后,眼神之中,不加掩饰透出怒意和冷笑。

当年,如果不是白月风这丫头出现来维护魏雪莲,指不定魏雪莲会面临怎么悲惨的童年,甚至会造成难以磨灭的心理创伤!

那会儿,魏雪祺这个大哥又在哪里?!

现在,他反倒跳出来,人模人样地威胁起自己来了!

可笑!

荒谬!

白小升气愤下,根本不打算给他面子。

狗屁亲哥,狗屁的魏家天骄!

不配讲亲情,还想跟他白小升讲道理!

滚蛋!

魏雪祺看着白小升,眼神之中,隐隐几分冷厉,似乎被白小升惹怒了。

白小升说完,魏雪祺缓缓道,“我给你机会,收回你这些话,并且,向我道歉!”

魏雪祺完全是以命令的口吻。

似乎白小升如果不那么做,他就会从中阻挠,阻挠白小升跟魏雪莲的事。

这种从中作梗,相信对于他这种魏家天骄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白小升用鄙弃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所谓的大舅哥,感觉心中畅快无比,当即顿时笑着对魏雪祺道,“覆水难收,话出不改!”

“雪祺哥如果不满意,如果生气,那么我愿意承受你的怒火!”

“还有,如果我让雪莲伤心难过,任你对我报复,我愿意承担,也该我承担!”

白小升说的坦荡磊落,然后看向前路,“就聊到这儿好了,我现在要去见魏爷爷,就不跟雪祺哥在这边浪费口舌了!”

说罢,白小升迈步往前走,要越过魏雪祺。

两人渐渐靠近,要擦肩而过之际,白小升忽然看到魏雪祺笑了。

这一笑与此前不同。

魏雪祺的笑容居然很温暖很真切。

这一笑,也让白小升有些意外。

“小升,你很好,真的很好。”魏雪祺笑道,“我妹妹眼光很不错。”

这算什么,认同?

可惜,白小升不认同他这个亲情淡薄的大舅哥!

若魏雪祺当年出面,但凡有对魏雪莲的维护,哪怕只是口舌上的,自己或许也会对他有不同的看法吧!

不过可惜,往事不可追!

以前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就是千百倍弥补,他白小升也不认可!

就算这会儿,魏雪祺说再多中听的话,白小升也当寻常对待,不会改变对魏雪祺一丝一毫的观感!

魏雪祺似乎看出了白小升心中所想。

以魏雪祺的心智,这并不是很难。

“你还在芥蒂,我当年对我那雪莲妹妹不够维护吗?”魏雪祺笑道,“是啊,当年,当我那些堂兄堂弟用毛毛虫吓唬她的时候,我没有阻拦。”

“当他们把她的玩具弄坏的时候,我视而不见。”

“当他们抢夺她东西的时候,我没有站出来,甚至没有发声。”

魏雪祺无比轻松道,“你想啊,当时,我们的爸爸,在家主竞逐之中马上要胜出了,那招来的嫉妒自不必说,小孩做什么要说没有大人授意,怕是不太可能。我们兄妹面临的麻烦,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孩子之间的矛盾冲突。不然雪莲那么可爱,为什么还会让兄弟欺负?”

还有这种原因?

白小升脚步一顿。

魏雪祺继续笑道,“我们做子女的,那时候怎么能跟堂兄弟发生矛盾,甚至厮打。传出去,我爸爸可担得着家教不严之责。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旁人便有借口对他进行攻讦了呢。就算我爸爸刚当上家主,那些叔伯们的子弟也对我们更过分,我们能怎样,得忍!”

如此没有骨气的话,魏雪祺居然还坦然说出来。

白小升这心里简直嫌恶无比。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自觉有道理,便放任他人对自己亲妹妹进行欺凌呢!

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

白小升真的很想问一问这个魏雪祺。

“我知道你觉得我应该挺身而出,小孩子家家,对骂甚至扭打,真的会给父辈带来多大影响?呵呵,那你觉得,我这样的身体状况,能对付的了那么多孩子吗?我站出来,也不过是挨欺负罢了?”

魏雪祺说得轻松,说得理所当然。

白小升冷眼看着他,感觉从未如此讨厌过一个人。

魏雪祺让他愤怒!

眼看白小升这幅表情,魏雪祺笑容更盛,甚至靠近一些,凑到白小升耳边,轻声道——

“你看我对你坦诚了很多。但你不知道的是!是谁,促成白月风跟我妹妹相识相交,成为朋友!是谁教会白月风,用那么多手段来教训我那帮混球堂兄弟!是我!我对我妹的关心,你想不到的!”

魏雪祺最后这句话,让白小升一愣,脑中轰然,不可思议看向魏雪祺。

“我说过,谁敢让我妹妹受委屈,我就让他十倍、百倍品尝个中滋味!”

魏雪祺笑着拉开距离,轻轻拍拍白小升肩膀。

“也包括你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