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白小升,来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大中华区总部,一号会议室里,几乎坐满了人,气氛热烈。

九位大事务官,十五位小区域负责人,还有夏侯启,一个不缺。

主位,空着。

虽然众人百般的殷勤劝说,想让夏侯启去坐那个位子,来主持今天这场会议,但夏侯启坚决拒绝,笑称,自己已非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再坐那个位子就有僭越之嫌,若是被人上报了,那他这个顾问的身份,怕都会收走。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

不过,夏侯启是个极讲原则的人,说了不坐,便不坐。

众人最后也只得作罢。

今天这场会议,主题谁都清楚,是所有人都极感兴趣的话题——

新任执行总裁!

但这会议又一直没有开场,夏侯启说了,白小升一会儿就会到,请大家等待片刻。

照理,绝没有一屋子人等一个人的道理,肯定有一堆人会当场表示不满。

但这次,还真就没人表达不悦的情绪。

原因无他。夏侯启现今虽非执行总裁,但是声威犹在,更何况众人眼下,都热切期盼他能青睐自己,向集团高层引荐,自然也就卖他面子。

再有就是,白小升是极其特别的一个,众人也愿意等他两分钟。

毕竟,此前唯有白小升大张旗鼓,带人跟沈培生针尖对麦芒,还战成了近乎平局!

要说服,众人对那个年轻人真的,想说一个服字。

除了李昊风三人的所有人,甚至都一致认为,夏侯启向总部推荐的人里,必然有白小升的一个名额。

这里面,只有极小一部分人认为,白小升的名额,是因为跟夏侯启走的极近的缘故。

更多人认为,白小升真的实至名归!

试问,沈培生如日中天,成代总裁之时,在座众人,谁能公然与之抗衡!

若说李昊风三人也可,但是别忘了,他们也是在白小升的“率领”下,并不是冲在了最前头。

白小升是真正的站在了风口浪尖,还让沈培生奈何不了,最后更是当众斥责沈培生后,自请休假!

单就这份大气魄,那年轻人就让人服气!

不过服气归服气,赞叹归赞叹,许多人也认为,白小升这个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还是太气盛,太过意气用事!

他后来当众斥责沈培生,自请休假,完全没必要!

他简直是主动去结束了自己大好前途,实属大大的愚蠢!

也就是那小子走狗屎运,夏侯启给力,让沈培生翻了船,不然,那白小升不定在哪儿凉快!

说不好,真如前两日疯传的谣言那般,等沈培生转正后,被第一个给收拾掉。

所以说,人呐,命好比什么都重要……

这会议室里的二十多位,大中华区最顶尖的大人物,商界精英,许多甚至频频跟陆云那个层次的人同框出现在活动上、新闻里的大名人们,眼下一人坐在一个宽阔舒适的单人沙发里,两两交头接耳谈论中。

每个人都神色兴奋的,聊着今日会议主题。

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虽然心中早知晓了那个答案,却还是装不知道,笑着跟人聊着。

这也是夏侯启叮嘱的,要为白小升保密。

他们三个也自然能做到守口如瓶,甚至跟始终站在自己这边的那些小区域级负责人,同样隐瞒。

跟沈培生一直对抗的,其实远不止李昊风三人,他们只不过是在明面的,他们身后还有着六七位小区域级负责人的支持,不然也绝不可能要人有人,要便利有便利。

不过事关白小升,他们也只能心里抱歉,不能告知白小升成为执行总裁的消息。

眼前,那些不知消息的人们,在热议的,是谁有资格获得夏侯启的推荐,去竞逐那个位子。

这话题太有诱惑力了,太刺激了。

甚至这两日来,被人有模有样,传出了无数个版本,居然连细节都一应俱全。

什么“夏侯启先生会推荐五位候选者给总部,是按着能力与功绩来选拔,而非以资历而论”。

什么“夏侯启先生推荐人里,必然会考虑到年长稳重者,不会光推年轻一辈”。

什么“五位候选者将会以众人投票方式最终产生,夏侯启先生不会不征求大家意见”。

……

总之,各种传言满天飞,有些根本就是相悖的。

奈何,就是有人爱听。

这些传言的始作俑者,也完全是出于自身条件出发,去制造传言,并且热衷于让大家都听到,都认可。

依着他们的意思,最好造出声势,造出舆论,让夏侯启听到。

这也有点变形版“逼宫”的意思。

眼下,众人更是得着机会,就跟身边人明着交流起来。

虽然夏侯启在场,起初让他们还比较含蓄,比较收敛一些,但实在是架不住这个话题太过诱人!

……

“王老哥,我觉得你最有可能被选中,被推荐!你瞧,这些年你那个辖区,那真是风生水起!大中华区这十分之一的产业增值,怕都是来自你那里啊!”

“哈哈,张老弟严重了!你也不差啊,你那个区域,你接手前真不怎么样,大家都清楚。但你接手之后,一下子产值就翻了数倍!啧啧,老哥我都佩服,想跟你去取经哪!你这种人才,必然被夏老重视!”

……

“金先生,你H国区很不错啊,生意都做到我们那边去了,想来夏老会注意到你们海外区域,会给你们留名额,我看定有你一个。”

“您过奖了,周先生,我还要多向你们学习思密达,不敢奢求推荐……”

……

场面一度热烈。

夏侯启笑意盈盈看着这帮人。

许多人眼见夏侯启看来,都急忙恭敬微笑点头,殷切示好。

在座的这些人里,有一个很特别。

他无比主动地去跟左右的人聊天,但左右之人,却对他很是搪塞,甚至只是笑着敷衍两句,就急着埋头去跟另一侧的人交流。

那个人却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还是逮住机会,便跟人聊。

夏侯启认识他。

他叫韩日程,五十多岁,生得仪表不俗,甚至带着一丝丝文质彬彬的气质,为人也算是有些能力。

沈培生成了代理总裁,十位大事务官便有一席空缺,这个人就是补得那个缺,算是沈培生一手提拔起来的。

要真论能力、功绩,其实韩日程还真是差着点,但他这个人能忽悠,身边更是聚拢了一波人,有事务官,也有事务助理。

韩日程在沈培生“用人荒”之际,投靠的沈培生。

沈培生也算是投桃报李,硬是把他给提到了大事务官的位子。

不过可笑的是,沈培生一倒台,这个韩日程便跑去跟夏侯启大献殷勤,而且把沈培生那边的人给卖了不少。

夏侯启当众随意勉励了他两句,这个韩日程立马欢了,更加卖力的“铲除”沈培生“余孽”,并且在外人面前把夏侯启的夸赞反复提起,俨然一副成了夏侯启心腹的姿态,甚至把当初投靠沈培生,跟人聊成了是自己主动跑去卧底,是为了掌握一手资料,为的就是今时今日的清算。

这种诡辩的口才,着实忽悠了一些事务官、事务助理,但是在大事务官、小区域级负责人听来,根本就是胡扯。

他韩日程的真面目,眼下更是被人看得透彻。

所以,左右的人都懒得跟他扯皮。

但这位,自我感觉始终良好。

韩日程坚信,只要造势够大,时机拿捏得宜,便能迫使夏侯启对他重视。

目前,下边那些事务官里,居然还有人闹腾着要联名向夏侯启建言,推荐韩日程。

自然也是他的手笔。

夏侯启在韩日程那边只是瞥了一眼,都不敢过于停留,省的这个人闹出什么令人尴尬的举动。

夏侯启环视完,看了眼时间,算算白小升也应该是到了。

“夏老!”忽然一声高呼传来。

韩日程发声了。

或许,是夏侯启不经意瞥去的那一眼,给了韩日程勇气。

又或许,是无人可交流,韩日程太过无聊。

更或许,是韩日程想当众给大家留一个深刻印象……

此时,韩日程不但发声,居然还站起来了。

众人都是低语交流,这位的声音一大,动作一大,自然引得众人注目,连夏侯启都情不自禁看过去。

韩日程眼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连夏侯启也是如此,更是满面溢笑,居然以一种主持者的架势走出两步,扬声道,“诸位同僚,大家都安静一下!”

众人诧异看着他,不过倒真的安静几分。

“虽然,这场会议尚未开始,我们还在等白小升大事务官,但是我们也不能太放任对自己的要求,毕竟夏老在嘛。我们要对他老人家予以尊重,尽量不要太多的妄议。”韩日程一本正经道。

许多人顿时冷笑看着韩日程,

他要资历没资历,论业绩更是排到尾巴上,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什么叫妄议!

大家这是在交流!

有人忍不住要发声,怼一怼这个韩日程。

熟料,韩日程根本不给人机会,目光看向夏侯启,话语一转,笑道,“今日夏老让我们来,就是聊这个新任执行总裁的问题。那推荐谁,不推荐谁,是夏老抉择!他老人家心里,自然有一定之规。咱们在这儿各自吹捧,没用!难道你们想让夏老为难啊!”

众人顿时好气又好笑。

眼下,事务官阶层搞得风风火火,热闹无比,也让他们这帮人看笑话的,所谓的联名举荐,不就是韩日程弄出来的吗。

这家伙现在反倒在这里立牌坊来了!

真.他.妈可笑!

夏侯启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人好了。

不过眼见夏老注视自己,韩日程却有种自己这番话得到赏识的错觉,看向夏侯启笑道,“夏老,您老也别非等会议开始了。现在,就给我们透露一些,您选择候选人的标准好吗?让我们都知道知道,您是何等大公无私,绝不会任人唯亲,绝不会以资历论人,也能给我们这批新晋升迁之人一个机会。”

韩日程上位,一靠口才,二靠携势而为。

这样的人,虽然很多人以为难成大事,但是在生活中反倒混的很开。

他这一番话,一下子把原本想对他嘲弄之人的注意力,给转到了夏侯启那边,转移到了推荐候选人条件上。

而且韩日程这番话,也是裹挟众人,迫使夏侯启不会只选李昊风那些人。

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等人忍不住皱眉看向韩日程,都觉得他有些嫌恶。

“我知道,我韩日程不管是论资历,还是论功绩,在众位里,那不算是拔尖。”

韩日程话题再度一转,开始落到了自己身上,并且开始滔滔不绝。

“不过呢,承蒙事务官们看重,自发组织对我的支持。”

“民.意,全都是民.意!”

“夏老是我们敬爱的老领导,老前辈,也是最重视民意的人!如果我韩日程这一次靠着民.意支持,侥幸得到夏老支持,那也证明我们大中华区重视基层声音!”

“在这里,我也敢打包票,我若是成为了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定然把夏老这个顾问,摆在一等一的位子上,凡事都向夏老求教,保证让夏老带领过辉煌过的大中华区始终延续他的政.策.思.想,不变味,不走形,让大中华区再创新高!”

韩日程说的慷慨激昂。

他也终于是把自己给推出来了。

这韩日程很鸡贼,把夏侯启捧得极高,说自己将唯他马首是瞻。

在他看来,许多大领导一旦退下来,都极为担心自己会人走茶凉,那他就是给夏侯启当众喂了一个定心丸。

而后,他又重点提大中华区以后的发展,提夏侯启的政策措施。

忙碌一辈子的夏侯启不可能不重视大中华区,而夏侯启推荐为执行总裁的人,不是一个傀儡,不可能事事如夏侯启所愿。那管理政策变动,实属必然。

韩日程以这个楔入点,让自己这番话扎进夏侯启心中。

语言一门艺术,厚黑学也是。

谄媚之言、鼓动之语,被大多数功成名就者不屑,认为是小道,认为当众表忠心什么的,是丢丑,是现眼,但是往往这种不屑的小道,可能带来出其不意的效果。

韩日程说完,夏侯启似乎也被触动,深深望过去。

一下子,众人哗然,都忍不住激愤起来。

这个韩日程,这是公然携势把自己给推出去了啊,万一夏侯启先生被触动,难不成真要推荐他!

虽非不可,但是名额可就少一个,还是让这样人得了去!

“韩日程,你这分明是推荐你自己啊!”

“是啊,说什么民.意所向,说什么自发组织,究竟怎么回事,你真当我们不清楚!”

“你这是公然行.贿夏老,虽然不是用的金钱,却也是行.贿的一种!”

“这也太无耻了些……”

“就是啊,韩日程你这样也太不要脸了吧。”

众人哗然。

韩日程平心静气,笑对众人,完全不在意各种言语,颇有种“坦荡磊落,笑对千夫所指,反正你们奈何不了我”的风采。

只要夏老认可我,你们就只有眼馋的份!

韩日程眼看夏侯启看向自己,心中窃喜。

他对厚黑学奉为经典,那研究过无数遍。他认定了,一个把心血倾注在公司的老领导,一日退位,担心的无非是那点东西,他当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是“正大光明”放了个投名状。

老头子会一点不心动?

韩日程不信,他还没碰到过那样的圣人。

沈培生怎么样,跟夏侯启比,不差多少吧,还不照样给他弄了个大事务官。

“说不定,我这次就弄一个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当当!”

韩日程心火燥热。

不过,他忽然发觉有点不对劲,夏侯启是在看这个方向,却不是在看他,目光越过他看向他身后。

韩日程坐的位置,身后可就是会议室门口。

“好热闹啊。”

一个笑吟吟的声音,忽然从韩日程身后传来。

韩日程忍不住回头,在场众人也看过去。

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大家视线之中,赫然是他们等待许久的白小升!

白小升面带笑容,先跟夏侯启点头致敬,然后大步走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大马金刀在夏侯启都没有坐的主位上落座!

而后白小升笑着环视众人。

“大家,继续呀。”

韩日程在内,众人眼都直了,不可思议看着白小升。

他竟如此!

他以为他是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