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请君入瓮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台下,六七位事务官接连发声,反驳罗诚鑫那些证据,也无形当中相当于在替韩日程辩护!

方才还信心十足,自认为胜券在握,甚至脸上还露出微笑的罗诚鑫,顷刻傻眼了。

那些证据,大多不是他亲自收集的。当初他跟韩日程走得近,要是再亲自调查什么,那势必会被发现。

所以,是罗诚鑫提供的线索,商达冬、赵昕余两人另外找人进行的调查。

眼下这些个证据,也自然是商达冬二人给他罗诚鑫的,只不过让他提前熟悉,拿来指控韩日程的。

不是出自自己亲自参与的东西,用着自然犯嘀咕,特别是,一下子就被这么多人当场反驳!

罗诚鑫这心里,也开始打鼓了。

他都忍不住,暗暗看了眼大事务官席位上的商达冬、赵昕余。

这些证据,到底是真的假的?有偏差?差多少?!罗诚鑫心里一阵发问。

他甚至开始暗暗埋怨起商达冬、赵昕余俩人——

我可以出头,但是您二位得确保东西真实啊,不能让我当冤大头,还跑这里洋洋得意来送人头啊!那这算怎么回事!

大事务官席位上,商达冬、赵昕余皆是惊怒交加,瞪眼看着台下那些群起发声之人。

这帮人,他们怎么能睁眼说瞎话!

商达冬都有种脑充血的感觉,恨不得愤然起身,指着那些人大声叱问。

“你们平日里可都是风评极正的事务官,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你们给我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办事啊!”

“这些证据可都是实打实的,连我们这样的人,都愣是没往里掺半点水分,没有半点作假!这怎么就是假的!”

“你们可不能睁眼说瞎话,更不能怎么这般如此维护姓韩的!他跟你们不是一伍,他不是好人!”

赵昕余心里也是惊怒交织,但显然他要比商达冬理智的多,他第一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绪,不让表情显现分毫,随后还暗暗扯了扯商达冬的衣袖,让商达冬冷静,再冷静!

可千万不能太冲动,不能表现的不正常!

台上,白小升跟夏侯启坐姿端正,神情不显地看着台下发声的众人。

那些发声的事务官,虽然接连否认罗诚鑫那些真的不能再真的证据,但他们并非睁眼说瞎话。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说“假话”!

他们所知道的情况,其实都不全面,只不过是他们无比信任一个人,并且被那个人唤了过去,明着是询问情况,实际上是给误导了,甚至他们义正言辞推出来那些反驳证据,都是那人给提示出来的。

能让六七位正直事务官如此信赖的那个人,自然,只能是夏侯启!

夏侯启之所以误导他们,也是应了白小升的要求。

白小升想保下韩日程。

韩日程这个人,虽然看着劣迹斑斑,但是他在实际当中很是有用。

特别是,白小升跟夏侯启了解过此人的能力。

一个圆滑世故、善于谄媚的有能力下属,比一个刚正不阿、不知变通的人其实更好用。

这也是为什么,多年前夏侯启明知道沈培生有各种问题,但还是要用他的缘故。

只不过,白小升其实完全不必如此费心思地来拐弯抹角运作,现场这五十人名单,是他这个总裁最终拍板。

白小升完全可以直接安排人,并把实际情况告知给他们。

不过,白小升没那么做,而是请夏侯启来了一番诱导。

白小升始终觉得,一个以公正为初衷的新制度,虽然掺杂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者的私心,一经开始就做了假,但是自己有义务让参与其中的那些品性端正之人感觉,这场听证是公允的,他们那些人的所言所行就是公正的。

白小升很喜欢一句话,如果你始终生活在光明里,那么一定是有人在黑暗中替你负重前行。

白小升愿意这样做,来维护人心中的光明,自己踏足“黑暗”。

夏侯启知道白小升所想,也支持他这么做。

此刻,夏侯启瞥白小升一眼,眼神之中更带着淡淡笑意。

越是跟白小升待久了,夏侯启越觉得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眼下,这个会议室中最了解情况的,并且确信无疑的,恐怕只有仨人——

商达冬、赵昕余,还有韩日程。

相比于商达冬、赵昕余的惊怒,罗诚鑫的傻眼和心虚,韩日程则是满心的震惊。

起初,韩日程震惊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站出来,为他发声,为他辩护,还都一脸的慷慨激昂。

韩日程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知道,除了自己身边那伙人,眼前这五十人要说对他观感的有多好的,怕是真的没几个。

那那些人还肯如此,甚至悖逆自己公正的“信仰”来发声,能驱策他们这么做的,现场能做得到的怕也只有……

韩日程震惊之下,下意识看向白小升,却发现白小升此刻也在看着他,目光平静地注视。

韩日程心中一震。

他要是再不明白是白小升在救他,那他真是死了也活该!

“他真的对我施以援手了!看样子,还是一开始就安排好的!”

韩日程面对新领导的垂青,这心里顿时一阵激动。

“不过,这位白小升总裁为什么如此高看我,甚至不惜要组织那些人来撒谎救我?”

韩日程心思飞转。

“就因为我此前对他的‘拥护’?那叫拍马屁!就是任何一位大事务官,也不会因为那点阿谀逢迎而被打动,更何况他是白小升——一个可以把沈培生干翻的年轻人!”

“他为了帮我,甚至不惜在自己新发布的制度里来作假!”

“他明明可以顺势而为,拿我来祭旗,把这一次的举证问责弄成一个典范事例!”

“而他,却选择救我……”

韩日程早不是懵懂少年,更不是自以为是之人,会瞬间感激涕零,甚至自以为是认为白小升多么的欣赏他。

“他是觉得我这个人有用!”

“他是觉得我这个人能力还行!”

韩日程瞬间想明白了,这心里顿时一热。

谁说喜欢拍马屁的家伙,就一定是庸庸碌碌、喜欢混日子的人!

谁说他们这样的人,就没有一个向上的心思!

他们阿谀逢迎,那也是为了能有更好的表现机会!

而现在,这个新领导赏识他,能容他,并且很可能可以给他一个效力的机会。

韩日程心中一热。

同时,他也对白小升无比敬畏!

白小升能得到夏侯启等人的认可,他的品行自然无可挑剔。

如果白小升只是李昊风那样的人,公正不阿,是让人佩服,但还不能让人畏。

但是白小升可正可邪,不拘泥于手段,韩日程真的对这个年轻的领导“敬”、“畏”交加,俯首低眉了。

眼看韩日程看自己的眼神,那隐隐流露出的态度,白小升淡淡一笑。

原想着以后敲打一番,不要让韩日程走歪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用了。

“静一静!”白小升扬声道。

他声音并不高,但中气十足。

只有三个字,全场众人便看向他。

毕竟,新任执行总裁,在这里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王,言出法随。

现场,也迅速安静下来。

白小升不急不缓道,“接下来,大家举手发言,一个一个的来。”

说着,白小升看向罗诚鑫,和声道,“罗事务官,你作为当事人,方才举证说得挺好。那一会儿,他们的反驳,他们的疑惑,就由你来一一解答好了。如果你觉得累了,期间可以停个几分钟,喝水、上厕所也行,但是时间不能太久。”

白小升这算是考虑到罗诚鑫“以一敌众”,秉承公正原则,给他加了点特权。

也是做给众人看的。

“是是,谢谢白总。”罗诚鑫面对这位年轻的新领导此番“关怀”,急忙点头,甚至展露一个感谢的笑容。

但实际上,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明显的慌乱。

这些证据,他都做过了一些功课,但是要针对每一个证据的前前后后,做出细致的解释,还有说明。

哪儿有那么简单!

他根本就不知道!

甚至不知道这些证据是不是真确凿无疑!

“这回,要坏!不过,就算是坏了事,我也只能一个人担下来!大不了就是开除而已,不能牵连商达冬、赵昕余这俩人,他们还答应,给我两百万呢!”罗诚鑫这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此前发声的六七位事务官接连向罗诚鑫发出质疑。

罗诚鑫最初还能勉强对答,但是越往后越是慌乱无措,甚至说辞都含糊无比、模棱两可。

白小升、夏侯启神情似乎都渐渐“不满”起来。

罗诚鑫眼看到领导如此颜色,那更是慌乱,回答的错乱无比。

这下子,那几十位始终旁观的事务官,差不多都开始认为,罗诚鑫这是在诬告了!

韩日程在局面扭转下,也加入其中,大声质问,底气十足,更让人觉得他真是问心无愧。

大事务官席中,商达冬、赵昕余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其实也发了声,甚至在暗暗引导罗诚鑫的思路。

奈何,罗诚鑫面对众口质询,早就已经慌了神,完全领悟不了俩人的提醒。

气的商达冬、赵昕余俩人,也只得作罢。

余下的那些大事务官,都似乎在看一场戏。

只不过,每个人的神情各不相同。

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陈宇成看得津津有味。

他们身边也有一帮人,不过聚拢在一起,更多的是因为志向相投。

在公,那是端正的上下级关系。

在私,有些还是平等朋友。

没什么依附,没什么利益交织。

所以,李昊风他们并不怕改制,甚至赞同改制。

因为制度改革的新增权力和待遇、机会,恰好是他们所需的,对他们百利无害!

眼下,李昊风他们自然看出,这场举证问责会存在问题。

不过,眼见白小升、夏侯启的神情,他们知道这俩人必定都参与其中的。

处于对白小升、夏侯启的信任,连李昊风都觉得不必理会其中有多少的“真实”。

反正,这一老一少能清楚把握此间的“度”。

除了李昊风四人,商达冬、赵昕余,还有台上的韩日程,余下的三人就心情而已了。

改制对他们打击不小,他们并不情愿,但是毫无办法。

眼下这个制度,他们更不愿接受,怕就怕眼下这种局面,既担心被人翻了旧账,又担心如果有人买通事务官刻意诬告,他们就将面对危险。

不过眼下看来,似乎被诬告一说,并不太可能成立……

最后。

全场注视下,罗诚鑫声音都沙哑无比,已然无话可说。

在场的五十位事务官,特别是发声那些人,神情无比兴奋,感觉他们维护了公正。

虽然有些问题,韩日程自己也承认了,但是完全不似罗诚鑫所言那般严重。

白小升再度发声,让众人静下来。

而后,白小升肃然环视全场,徐徐道,“我相信,大家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反正我是见识了一场好戏!”

白小升目光锋锐,看向罗诚鑫,“罗事务官可还有话要说?”

罗诚鑫眼下根本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精神更是疲惫不堪,当即颓然摇头。

“那么好,你可以去休息了。等候总部这边的处置,诬告大事务官,你要知道后果!”

白小升挥挥手,“你下去吧。”

罗诚鑫已经无力辩驳,如蒙大赦,匆匆拿上自己的东西,不敢跟众人对视,惶惶然逃也似的离去。

商达冬、赵昕余看得这个气。

“做个好人,就这么难吗!”

商达冬这心里甚为悲愤,发出无声长啼,都快赶上杜鹃啼血了。

白小升环顾全场,继续道,“这一次,有五十位事务官做裁决,我相信,结果是公正的!”

听新总裁如此一说,台下五十位事务官顿时坐的腰杆笔直,目光炯炯。

他们食髓知味,体会到了自己介入的价值!

一位大事务官的荣辱名誉,是他们做主!

这陪审制度,人员不是固定的,注定他们不可能每场都参加,更不可能被提前收买,这制度的公信度也让他们觉得绝无差错。

“在此,我宣布对韩日程的指控,不成立!”白小升看向韩日程,给出这个结果。

瞬间,掌声雷动。

台下五十人热烈鼓掌,不是为韩日程庆贺,而是为了一个公正的新制度庆贺。

夏侯启、李昊风等人也笑着鼓起掌来。

连商达冬、赵昕余都不情不愿鼓掌。

掌声响过之后,白小升双手虚压,让大家静一静,继续道,“不过,韩日程大事务官确实存在一些违规操作,这一点也毋庸置疑,他本人更是坦诚了。我欣赏他这个态度。”

“不过,奖惩分明。为了予以惩戒,我宣布,即刻起,韩日程大事务官在两年内,不得加薪!”

白小升下达了对韩日程的处罚。

事务官们顿时屏息凝神,眼神炯炯看着白小升。

这位年轻的新总裁,还真赏罚分明!

依着韩日程所承认那些错误,这种惩罚不为过。

韩日程肯承认,也算一种勇气态度,保全了他的声名。

“韩日程大事务官你可服气?”白小升向韩日程问道。

白小升的声音平静,却透着无上威压。

韩日程知道,白小升这是在处罚他曾经过错,相比自己犯得那些错,能保住声望地位,这让韩日程简直太知足了,他甚至对白小升无比感激。

“白总这个处罚,我服!”韩日程一脸诚恳无比道,“我韩日程,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以前走错的就是错,自当受罚!但您的处罚,我不认!我自请五年期不加薪!”

韩日程依旧是那个擅长配合领导,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韩日程。

如此一来,也让在座事务官对他刮目相看。

白小升一笑,似乎对韩日程这态度极为满意。

大事务官席位上,商达冬、赵昕余却止不住想翻白眼。

便是他们都觉得有些不耻……

这场听证会,到此,似乎要告一段落。

虽然没有树立起事务官问责大事务官成功的案例,但却让在场大事务官们见到,被构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算是给他们心中一点小小安慰。

当白小升将要宣布散会之际,林薇薇匆匆走上了台,在白小升耳畔低语一番。

白小升眉毛一挑,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随后点了点,低语两句。

众人注目之下,林薇薇离去。

白小升笑着看看众人,“原想着就此散会,但是没想到,居然还有一场举证!”

在场那些事务官们本就兴奋之中,听到白小升如此一说,顿时眼眸明亮。

“还有一场?”

“太好了!我刚才真感觉不过瘾!”

“是啊,我忽然喜欢这制度了!”

众人甚至低声兴奋交谈。

白小升微笑看着众人,目光一转落到大事务官席位,落到商达冬、赵昕余两人脸上。

俩人见白小升看自己,顿时错愕,但是随后就明白什么,眼珠子一下瞪大。

不会是有人举证问责他们吧!

“这一场突然而至的举证问责,是针对两位大事务官的!商达冬、赵昕余!没错,就是你们!”

随着白小升的话毕,商达冬、赵昕余脸色骤然一变。

全场目光齐刷刷投到俩人脸上。

“有意思的是,这一次不是一拨人。”白小升笑了,竖起两根手指,“而是两拨人!”

两拨人!若是一拨人还罢了,居然是两拨人啊!

商达冬俩人神情呆滞!

这算什么?!

“好事”成双!

这俩人越想越惊,越想越愤然。

“那你们二位,就请做好准备!咱们趁着这个场地,这个时机,五分钟后开始!”白小升淡淡道。

居然只给他们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够个屁的准备啊!

还趁这个场地时机?这当他们是什么啊!

商达冬、赵昕余脸色惊变之下,满脸愤怒,表情汇聚成了一句话——

这是谁要害我!

重新走回大事务官席位的韩日程,听到是两拨举证人时,最初也是错愕,随后去是顿悟,继而微笑。

经过商达冬、赵昕余身边,他自言自语了一声,“原来如此,根本不是我来为制度祭旗!”

“既然是两位开的好头,就别怪他人请君入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