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我是来拯救你们的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白小升好似无比随意的一句话,就让雷鸣曜眼都直了,他不可思议地瞪向白小升,满眼的难以相信。

这个人刚刚是在问,他们这项目卖吗?

说想谈谈?

这是真想要买他们这个项目?

雷鸣曜虽然算是个纨绔子弟,不当家,却也知道柴米贵,特别是他老子专门赶过来,一下车就满脸凝重,脾气也很不好。

雷鸣曜就知道,这个项目眼下成了雷家的痛脚。

不过,一个名声极差的烂尾楼,买了什么用?

声名也不好。

想买的人,不是脑子有病吗!

再说,就算这项目烂尾了,那可也不便宜!

这里面好歹也算建起来了几栋楼,地皮也值钱,往少了说,也要五六个亿啊!

雷鸣曜失神之际,嘴角叼着的烟“吧嗒”就掉了下来,他还下意识拿手一抓。

“嘶”,雷鸣曜被烟头一烫,顿时疼的一声吸气,紧着抖手把烟头甩飞,又龇牙咧嘴,接着抖手,状如抽风。

便是雷鸣曜身后那些人也满眼骇然,瞪着白小升。

连旁边带路的保安,此刻也咂摸过味来了,惊悸瞪大眼。

谁都不敢相信亲耳听到的话了。

“你,你,你说要买我们这项目!”

雷鸣曜话都结巴了,但声音一下子挑起来了。

不过,随后雷鸣曜就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白小升这个同龄人。

越看,他越不信。

跟他爸谈生意那些大老板,哪个不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眼前这小子,瞧着也太年轻了!

别说是一家公司的老大,便是当个高管,甚至当个老总身边的秘书,都显年轻吧。

“你在风和是干什么的,你说话,能算数?”雷鸣曜狐疑中试探问道。

林薇薇当即要上前,想说这家伙有眼不识泰山,被白小升扬手给拦了下来。

“我就是问问。”白小升一笑。

就是……问问……

不当真的那种?

雷鸣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眼神一瞪,语气也变得不善,“你有病啊你,耍我!问什么问,这是你能问的!”

跟着雷鸣曜那些人,也顿时翻个白眼。

“不过,我确实是风和的,也确实来找雷先生谈合作,这总归是错不了的。”白小升笑道,“小雷总既然接我们,那就头前带路吧。”

白小升分明在随口役使。

雷鸣曜越发阴沉了脸,有点火气。

不过,确实是他爸让他来接客人,他总不好直接赶人走,那回去也没法交代。

“跟我走!”

雷鸣曜没好气白了白小升一眼,冷邦邦撂下一句。

他跟他那些人在前面带路,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随在后面。

他们一路奔向临时仓库旁边,搭建的一排彩钢房。

到了一房间门口,旁人一闪,雷鸣曜直接推门进去。

门没有关严,白小升他们便在外面,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一阵对话。

“爸,人来了,就三个年轻的。他们真是风和的代表?没搞错吧。为首那小子挺猖狂的,上来就问我们项目卖吗。”雷鸣曜声音透着愤愤。

“哦?!”

里面紧跟着传来一声惊讶,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浑厚。

旁人可能听不出什么,但是白小升历经数年磨砺,不但对微表情研究深刻,对人的声音情绪也有着精准判断。

这个雷大烽,明显有一丝隐晦压抑的震惊跟惊喜。

这雷大烽,其实充其量也就相当于振北集团下属的千百家公司里总经理水准,跟省域产业负责人尚有悬殊差别,更别提跟区域负责人们相比,而那些人区域负责人还不是让白小升收拾的服服帖帖。

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

白小升微微一笑。

看来这个项目,也确实让这个雷大烽头疼不已!

“我问过了,他随后解释,就是问问。”雷鸣曜冷哼一声。

里面,雷大烽沉默片刻,“让那几位风和的代表进来,我瞧瞧。”

雷大烽的声音虽是平静,白小升却听出有几分失望与郁闷。

雷鸣曜再度走出来,懒洋洋对白小升三人扬了扬下巴,轻佻道,“哎,进来吧,我爸要见你们。”

看白小升的时候,他更是翻了个白眼,一脸不耐烦。

这还是白小升跟风和那边有关系,是来谈合作的,若只是个寻常之人,单单之前跟雷鸣曜调侃,就铁定被他叫人给乱棍打出去了。

白小升神色平和。

林薇薇、雷迎却不约而同因为雷鸣曜的态度,火气升腾。

随后,白小升带着俩人走进了“铁皮房”。

这“铁皮房”别看外面瞧着不怎么样,但里面可是别有洞天,脚下是木地板,里面办公家具一应俱全,而且都是红木的,四壁上挂着字画,简直跟写字楼里老板办公室一般无二。

在红木班台之后,坐着一个矮胖子,有点谢顶,长着一对三角眼,西装敞着,里面的白衬衫胸腹部位被撑着鼓起。

想来,这位就是大烽基业的老板雷大烽了。

雷鸣曜进来之后,也不管身后的人,径直走到父亲班台一侧,把唯一一把椅子拉去自己坐,还有点瘫躺的姿态,甚至翘起二郎腿,一只脚搁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一下一下晃着,甚为轻浮地打量白小升三人。

雷大烽视若无睹,根本就没有理会儿子的轻佻,他同样慢条斯理看着进来的三人。

白小升虽然走在最前方,但是雷大烽只看一眼,目光就被他身后的大汉雷迎、美女林薇薇给吸引了过去。

雷迎大高个,威风凛凛,面色霜冷,眼神吓人。

是个保镖的料,带出去很威风!雷大烽暗赞。

随即,他又看向林薇薇,顿时眼眸明亮,甚至咂咂嘴。

他跟雷鸣曜这对父子真是一脉相承,对女人,尤其是对美丽的女人,都有着难以遏制的欲.望。

眼下,雷鸣曜俩只眼睛也是落在了林薇薇身上。

雷大烽最后才看向白小升这个带头的,眼神却瞬间凝视。

白小升气势内敛,乍一看跟普通年轻人一般无二,但是越是看久了,就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与众不同。

特别是他的双眸,深邃无比,让人完全看不透。

看到白小升双眼,雷大烽这个混迹商场数十年的老油子,顿时感觉来人不寻常了。

或许,这人在风和还真不是小人物!

不过,雷大烽也并未起身。

风和是当地一家地产公司,是比他大烽基业有钱,实力更胜一筹,但也没必要太忌惮,更何况来的又不是他们总经理,跟自己不对等啊。

“你们,是风和王总派来的?”雷大烽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向白小升问道。

这三人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自报家门,而是一路走到近前。

此刻,反倒是他这个主人先开了口。

白小升笑了笑,向窗外看了眼,答非所问,“雷先生这边真是热闹喧天,又是搞地产,又是卖建材,我们觉得这里买卖不错,想来跟您谈谈。”

“切,装腔作势。”雷鸣曜故意啐了一声,伸手从老子办公桌上摸起一包烟,抽出一根点上,惬意吐了口烟圈。

雷大烽只是看了儿子一眼,并未阻止。

他看向白小升,道,“什么买卖啊。我们跟风和,此前可没什么合作,你们这是要买建材?不会是要买楼吧?”

雷大烽感觉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

笑话,大家都是搞地产的,是同行。只听过同行相倾,哪儿听过同行上赶着为同行清库存的。

风和据说是隶属振北集团,他们有自家的建材商直接供应,买建材?更犯不着来找自己!

雷大烽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合作。

白小升笑了笑,问道,“我们不但想跟您做一笔买卖,还是大买卖!”

“你们这个项目卖不卖?”白小升满脸认真问道。

这句话一出,雷大烽就一愣。

雷鸣曜直接皱眉,从嘴里拿下烟卷,瞪眼道,“还来!你有完没完,再开玩笑,我让人抬你出去信不信!”

雷鸣曜以为白小升这是继续拿他们开涮。

“这次,是真的。”白小升瞥他一眼,淡淡道。

“刚才你不还说,随口一问呢吗?”雷鸣曜瞪眼,翻旧账。

白小升笑了,语气随和跟他耐心解释,“刚才我想起来了,这么大事你做不得主,跟你说了没用,所以不说,你不会介意吧。”

白小升的神情、语气,简直把雷鸣曜当小朋友一样看待。

“你!”雷鸣曜当众被如此轻视调侃,更伴随林薇薇噗嗤一声笑,整个人都要炸了。

“鸣曜!”

旁边,一声低喝传来,一下打断雷鸣曜即将爆发的冲动。

雷鸣曜下意识看过去,雷大烽直接冲他摇头。

雷鸣曜可以在老子面前随意,但是他老子发声,他却不能不听。

不然,断没有他好果子吃。

雷鸣曜强压怒火,狠狠瞪了白小升一眼,闭上了嘴。

“你们风和真要买我这个项目?”雷大烽双目冷厉如锋,盯着白小升。

“你们这些建材有主儿了吗,没有的话,我一并打包。”白小升道。

“你说的,当真!”雷大烽霍然坐直了身子,眼眸甚至不假掩饰露出一丝亮光。

这个项目,真的是快把他们给拖进泥沼了,一期开发预售尚不到一半,回笼那点资金,都不够后续开发的。

眼下中京虽然发展极快,但是开发的住宅项目也多,远比这边位置好的多的房子有的是,再加上他们一期出的问题,后续就更卖不动了。

迫不得已,雷大烽都只能靠卖建材来输血死撑。

眼下,有机会能从这个坑里爬出去,他自然乐意。

不过,雷大烽也是个精明人,情绪一敛,眼神一眯,“你们风和为什么要买这个项目啊?”

这个烂尾项目,投资有什么好处?

雷大烽忽然想听听来人的想法。

万一,这里面有自己没有察觉的商机呢!

“雷老板,这恕我无可奉告,是商业秘密。”白小升笑了,“还有,恕我直言,眼下你们不卖,可能撑四个月左右,资金链就彻底断裂。到时候……”

白小升微笑间,声音确凿,透着生冷,“你们大烽基业死路一条!”

白小升居然当着雷大烽、雷鸣曜的面,直接说人家企业要完,还是面带微笑说的!

这简直就是登门挑衅!

“你说谁要完,你.他.妈找死!”雷鸣曜顿时炸了,腾地一下子站起身,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雷迎冷冷瞥他一眼。

但凡这小子敢靠近白小升,雷鸣就让他后悔有那个冲动。

“住口!”

雷大烽忽然一声吼,一掌拍在桌面上。

雷鸣曜被吓一跳,忍不住看向父亲。

雷大烽瞥了他一眼,眼神透着威严。

那目光是在制止他。

雷鸣曜顿时不发声了,却依旧气鼓鼓瞪着白小升。

白小升泰然自若,微笑看着雷大烽。

“呵呵,你们就这么看我们大烽基业的?可惜,真可惜,你们猜错了!”雷大烽冷笑对白小升道。

但是他眼眸深处,分明有一丝常人难以察觉的震撼。

这种神情,尽入白小升眼中。

白小升连一丝一毫意外都没有,他只需要让红莲搜索到最近一段时间,网上关于大烽基业的一切动向,便推测出他们的资金还能撑多久。

这还根本没用任何分析类的辅助!

白小升靠着长期历练,早已养成出色的敏锐分析思维,已经能见微知著,能从众多信息之中,一眼寻觅到隐晦的关键信息,并且迅速推演到想要的东西。

这也是一位上位者应有的能力。

白小升微笑看着雷大烽,并不分辨。

雷大烽的强调,反倒是露了马脚。

后者,也马上意识到这点,顿时心中凛然,暗道,“怎么感觉这小子,无比狡诈,更能一下子看穿人心似的!”

“我们买你这个项目,也有几项条件,希望您听好。”白小升不急不缓,悠悠道。

“这项目,地价按去年六月份计算。”

“那几栋烂尾楼,要作价七折给我们。”

“还有,你们要把目前成交的单全退掉,对业主做好资金补偿,我们不希望有任何的麻烦。”

“此外,你们的那些建材,要以你们今年出现过的最低价卖给我们。”

……

这一条条一款款要求,简直没有一条是平等的。

“我靠,你这什么要求,你怎么不去抢啊!”雷鸣曜终于是忍不住了,大叫道。

随后,他看向自己老子,想得到支持。

雷鸣曜却惊悸发觉雷大烽冷冷看着自己。

眼神很不对劲,透着强烈不满。

“要不,在这儿你做主,我回避一下?”雷大烽客气地跟儿子说,声音很冷。

雷鸣曜顿时头皮发炸,忙解释,“不是……爸,他这太过分了!”

过分?

这人要不提这么多苛刻要求,那才不像是要买的!

这每一项要求肯定是精心研究过的,压着我的底线来的,又偏偏让我能接受。

这项目能让我不赔死,我就已经念佛了!

雷大烽暗道。

“我跟你谈,你能做得了主吗?”雷大烽转向白小升,问道。

没说答应或者不答应。

买卖人,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先谈意向,后谈条款。

不过,雷大烽也心中暗暗惊异——这个年轻人究竟什么来头,越是待久了,越能感觉到他身上那不寻常。

白小升尚未说话,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进。”

雷大烽发声后,有人探头进来,对他毕恭毕敬道,“雷总,外面有一个风和的人想见您,据说是那边老总的秘书。”

又有风和的人过来?

雷鸣曜看向自己老子,雷大烽目光一奇,看看白小升,跟手下人吩咐道,“让他进来。”

那人退了出去。

片刻,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雷大烽还真认得,这个人还真是风和老总的秘书,跟自己打过交道。

对方客气跟雷大烽打过招呼,然后径直走到白小升三人面前,甚是恭敬地把一份文件递给白小升手里,“这是我们王总要我转交给您的,空白合同,已经盖好了章。详细条款,您可以自行打印,电子版也已经发到您这边的邮箱了。”

空白合同,盖好章了,随意打印款项页?

雷大烽听着这些让人惊讶的字眼,顿时看向白小升,满眼不可思议。

白小升一笑,接过来文件。

对方恭敬点头,转身便走,没多说一句。

其实,来的时候,他们王总可说了,让他不可多说一句话,更不可对那年轻人有一丝一毫的不礼貌。

所以,来人克制着极度好奇,按着要求完成这一切,便离开。

这一幕,让雷大烽眼眸微缩。

他对白小升的身份再无怀疑,对白小升说不说了算,再无怀疑。

“现在,我们可以谈了吗?”白小升把合同交到林薇薇手里,微笑跟雷大烽道。

雷大烽直接站起身,笑容满溢,“当然可以,哈哈,来来,请坐请坐。”

说罢,雷大烽瞪眼看向一旁错愕发愣的雷鸣曜,“还愣着干什么,给客人让座!还有,去沏壶好茶来!”

雷鸣曜心不甘情不愿,不敢忤逆自己老子,当即要灰溜溜去办。

白小升拦下了他,笑着说,“还得麻烦小雷总,去给我们多搬两把椅子,我这两位助手要坐。”

“可以。”雷鸣曜看了眼父亲,闷声答应。

“这里面开重要会议,闲杂人等莫进,你亲自送来吧。”白小升笑道。

雷鸣曜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是看到父亲眼神,顿时不敢了。

他又要走。

白小升却笑道,“我看院里有辆悍马。不巧,昨日我乘车被悍马抢了道,对方还特别没有礼貌,朝我们丢了一个易拉罐,简直没有教养至极,所以,我看悍马很是来气。”

白小升如此一说,雷鸣曜猛地抬头看他们,满眼不可思议。

雷大烽一眼看出儿子表情不对劲,顿时醒悟,白小升口中那没有教养的,说的应该是他儿子。

被人当面骂了,雷大烽还是强笑。

毕竟,眼前这年轻人要买项目,相当于救自己。

“鸣曜啊,你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这位先生说他不喜欢那辆悍马吗?”雷大烽喝道,“你现在就去,给我砸了它!”

“可那是我好容易从国外空运来的,我花了多少钱,我……”雷鸣曜急忙道,满眼哀求。

白小升不为所动。

显然,如果不给他一个交代,那接下来谈的生意,就没那么轻松了。

雷大烽当即一咬牙,对宝贝儿子把眼一瞪,“快去,给我上铲车!”

“一会儿,它要是还有一个零件是完整的,我让你徒手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