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酒会之前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米萝丝泡了个热水澡,叫来女佣做了个泰式按摩,这心情才好受一些。

随后,酒店总经理带着人前来问候,后厨送来一道道精致法餐菜肴。

虽然是下午,这顿饭不在饭点,却不妨碍米萝丝就餐,毕竟“恶心”的飞机餐,她可一口没吃。

三分熟的夏多布里昂牛排,米萝丝用餐刀切割下去,还有类似血水的汁水溢出,叉起一块放在樱桃檀口,用雪白的贝齿狠狠咀嚼着,真有种发.泄心情的快意。

米萝丝就餐之余,还不忘抄起电话,向外出调查的哈里森致电询问情况。

哈里森因为没有寻到关于白小升三人的任何蛛丝马迹,少不了被这位大小姐给臭骂了一顿。

挨了骂的哈里森,灰头土脸,继续带着米萝丝家族的保镖们,奔波于布里赛尔市大小旅馆、酒店,找寻两男一女那三个亚洲人的踪迹。

注定,他们将一无所获。

苦.逼的哈里森绝想不到,他要找的人,就跟他们住在一家酒店里,他完全是灯下黑的心理作祟,让他忽略了出门前,问一问自家酒店的大堂经理。

米萝丝更不会想到,让她始终“念念不忘”的那个男人——白小升,眼下就在楼下,与她仅仅一层楼板相隔,而且此刻,睡得正香。

当布里赛尔的太阳西斜,白小升、米萝丝落足的酒店,有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与白小升年纪相仿,白人,有着一头金色头发,蓝宝石一样的眼睛,身材匀称结实,穿着西装,脚步稳健,真是比男模还有型。

他的脸上带着傲气,身上的气质更是卓尔不群,彰显他身份的不凡。

酒店大堂经理看到这年轻男人的一瞬间,顿时神情大变,当即招呼所有的员工,放下手中一切工作迎接。

安德鲁·霍克,霍克家族的长子,是米萝丝·霍克的弟弟,家族未来的继承人。

“安德鲁先生!”酒店大堂经理毕恭毕敬,带头恭迎。

这可是他们未来的主子!

“米萝丝在她的房间吗?”安德鲁面无表情往里走,话语并没有冰冷的让人不易接近,却也并不显得与人亲昵。

他就如同一个上位者,需要的,不是跟下属的和善沟通,而是他们的臣服。

“是的,安德鲁先生,米萝丝小姐在休息。”酒店大堂经理小心翼翼回答。

安德鲁径直上了电梯,只带一个捧着礼物的女佣,让余下的人留在这里。

目送电梯关了门,一路向上,酒店大堂经理才扭脸,笑着跟留在旁边的,安德鲁那些随从的头头道,“安德鲁先生,今天的心情不错啊。”

方才,说话之际,安德鲁居然还展颜露出一丝丝的笑意,这让大堂经理有点受宠若惊。

被询问之人,也跟着笑了笑,说了答案,“因为有好消息嘛。”

酒店大堂经理赔笑点头。

什么样的好消息,他没有问,也不是该他问的。只要安德鲁少爷这心情不错,那他们就会有好运。

这名大堂经理匆匆离去,去给总经理打去电话,通报一番。

至于总经理要不要去跟安德鲁少爷请安,那便不是他的事了。

安德鲁带着女佣,下了电梯,一路直奔米萝丝休息的房间。

站在门口,他亲自轻轻叩响了房门。

里面毫无动静。

安德鲁显得耐心十足,间隔一会儿,便继续叩门。声音不大,频率也不高,似乎怕惊扰到里面的人。

他身后的女佣都忍不住暗叹,恐怕也就对大小姐,安德鲁少爷才有这么多的耐心吧。

“谁呀,还有完没完!”终于,门里传来一声愠怒的回应,

随后,穿着睡袍的米萝丝一脸不愉快地把门拉开。

“安德鲁!”米萝丝一看到外面的人,顿时惊讶,怒气顿消。

“我的姐姐,你好像又胖了啊。”安德鲁露出一个微笑,甚至跟米萝丝开了玩笑。

米萝丝冷哼一声,转身回去,“进来吧,混小子。”

安德鲁带着女佣走进去,先主动把女佣手里的礼物送上,“给你的。”

米萝丝接过来,掀开盒子看了眼,满意一笑,“算你有良心!我去华夏,也给你带了东西,叫人送到家里了,回去看吧。”

安德鲁微笑点头。

这对姐弟,在这一刻,跟寻常姐弟倒真是没什么两样。

俩人坐下来,有说有笑,交流各自外出的趣事经历,女佣忙着给他们准备咖啡。

“今天晚上的酒会,谁主办的,怎么父亲这么重视,还要我们必须参加。”聊到这个话题,米萝丝忍不住有点好奇。

“是父亲的一位老朋友。”安德鲁道,“好多家族、大商人都会出席,父亲也希望我们多跟他们接触,扩大交际。”

米萝丝顿时撇了撇嘴。

她参加酒会,那可多了,见识过人也多。她都能猜得到,有哪些人会出席。

说来,也挺无趣的。

“但是今天这酒会不一般。”安德鲁眼看姐姐兴致缺缺,急忙道,“我可听说了,有来自东方,华夏那边的贵客,这酒会也是为他们办的!但是究竟来的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还不知道!”

不提东方,不提华夏还好,安德鲁这一提,米萝丝就一脸愠怒,“又是华夏来的!”

米萝丝这番反应让安德鲁大为好奇。

“你在生气吗?发生了什么事?”安德鲁忍不住皱眉。

米萝丝咬牙切齿,把自己在飞机上的遭遇,以她的委屈为核心,讲给弟弟听。

安德鲁顿时横眉立目,脸上透着愠怒之色,连上咖啡的女佣都被吓一跳,动作越发小心翼翼。

“那个华夏人敢欺负你,哼,让我遇到,我一定会打断他的狗腿!”安德鲁一脸凶恶道。

敢招惹他姐姐,简直就是在找死,他第一个不会放过。

“好了,不要提那烦心事了,我已经让人去找了,找到了,我会收拾他的。”米萝丝端起咖啡,边喝边看安德鲁,“我倒是看你这次过来,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嘛。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开心?”

米萝丝这么一问,安德鲁顿时咧嘴笑了。

“自然是有大好事!”安德鲁脸上止不住露出得意之色,“我可是刚刚狙.击了一家大型公司……虽然还没有完全吃下他们,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彻底沦入我的手里!米萝丝,这可是我独自完成的!在策略上,没用任何人的帮助!”

米萝丝啧啧称奇,撂下咖啡,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别小看人。”安德鲁得意道,“父亲知道了,他都对我此番的策略大为赞赏,并且鼓励我放手去做。我相信这次酒会,他会把我介绍给他那些商界朋友!”

到时候,他安德鲁就会被众人称道。

一想到那一幕,安德鲁笑容越发愉悦。

米萝丝眼看亲弟弟充满自信的神情,顿时笑了,“我们的小霍克,终于要走上大道,未来家族的重担,可就要落在你的肩上了。”

面对亲姐的肯定,安德鲁越发得意,这哪还有此前在外人面前那种冷酷、霸气之相。

连他身边的女佣,都有点不敢相信……

……

楼下,白小升也被一阵轻盈的敲门声给惊醒,他睡眼惺忪,缓了一缓,才去开门。

门外是林薇薇,还有雷迎。

“你们起这么早啊。”白小升打着呵欠,让进两人。

“晚上还有酒会,我们要早些准备啊。”林薇薇道。

白小升看了眼手机,最起码还有两个小时。

现在就准备,会不会太早?

“我刚才确认过了,晚上的是酒会,只有酒水、冷餐,可不是晚宴,我们要不要提前吃点东西。”林薇薇建议。

酒会开下去不定多晚,饿肚子可不好受。

“那是得提前准备!你们来的不算早,走,走,去尝尝布里赛尔的特色菜!”白小升一下就精神了。

睡饱,吃好,方才可以跟欧洲那些大商人斗智斗勇……不,是更好交流。

等出了房间,白小升却忽然一拍脑袋,“一觉睡到现在,忘了重要的事,我得给艾瑞儿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科里森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网上没有消息流出,需要电话去确认。

“先去酒店餐厅,我们要个雅间,也好方便给他们打电话。”林薇薇提议。

这么边走边打,也不是个事。

白小升点点头,接受了她这个建议。

三人脚步匆匆,直奔餐厅。

三人刚到餐厅那边,进了包间,不等白小升给艾瑞儿打电话,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白小升原以为,可能是凯文、艾瑞儿打来的,但是看到显示的名字,才知道并不是。

“索恩斯先生。”白小升接通电话,笑着称呼对方。

电话里,索恩斯的声音透着歉意,“真不好意思,小升总裁,我那边事情太多,耽搁了,一会儿才能到布里赛尔,怕是来不及去酒店见你了。这样吧,我们在酒会那里见,好吗?”

酒会所在地,是另外一家商务楼里,属于振北集团产业。

听了索恩斯的致歉,白小升笑着回道,“没关系,其实趁这下午,我们正好睡了一大觉,倒好了时差。”

“那就好。”索恩斯轻笑一声,随意聊了两句,问了问白小升对布里赛尔的风光印象,对酒店可还满意。

白小升自然感谢一番。

毕竟,他们在这酒店里一切开销,人家全给包了,甚至在这里点了高级大餐都分文不取。

“酒会上,我要郑重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们,还有我们欧洲事业部的高层们。此前,关于你的身份,我可只用的是来‘自亚洲的神秘客人’来说,没有提前泄露分毫呢。”索恩斯笑道。

白小升大笑,“索恩斯先生这酒会办的,居然还准备一个噱头。行,我客随主便,听凭安排。”

俩人有说有笑,又聊了十几分钟,方才挂断电话。

“这个索恩斯先生,倒真热情。”林薇薇从旁笑道。

白小升淡然一笑,看了看手机,若有所思。

“可是我总感觉,一直以来,他对我这种态度,都隐隐透着一股……”白小升想了想,最终才斟酌出一个词,“不寻常!”

林薇薇大笑,“难道,他能还对小升哥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企图啊。”

这句调侃,让白小升嗔白了林薇薇一眼。

这丫头,这都什么思想!

随即,白小升收敛心神,给艾瑞儿打去了电话。

等待电话接通之际,白小升不知为何,这心里萌生了一抹凝重。

他似乎有所预感,这一次,科里森的状况,可能极不乐观。

终于,电话接通了。

在白小升那声轻轻的“喂”之后,对面传来的,是艾瑞儿疲惫不堪的声音——“小升哥。”

艾瑞儿那腔调,哪里有半点以往商业女强者的风采,完全是充满了疲惫、无助,令人瞬息心生怜惜。

“艾瑞儿,你还好吗!”白小升止不住神色一凝,“你们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

此时此刻,一辆价值数百万的商务房车,正飞驰,驶向布里赛尔市。

房车里,犹如华豪酒店,装饰的金碧辉煌,连脚下都是高级地板,还铺着厚厚的地毯,舒缓的高雅音乐在车厢里缓缓流淌,舒润着人的耳朵与心灵。

在宽大的沙发上,对坐着两人,正各自端着一杯酒笑谈。

其一,是索恩斯。

在他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两鬓花白的老头子,体型有些发福,眼神深处隐藏着精明的光辉。

“索恩斯,咱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不告诉我今天晚上邀请的,究竟是什么大人物。我只听你说那是华夏来的,还是能帮我们家族解决问题,他是什么身份,到现在你都没说,这就不够意思了!我可是吩咐我女儿、儿子都务必参加酒会呢!”

老头抿了一口酒,借着酒意,语气就有几分不满了。

“亚洲、华夏、身份超凡,大人物”,最关键,是能帮着他们家族解决那边的生意问题。

这才是这老头子关心的。

“老霍克,你急什么,我说了帮你,就肯定会帮你的。”索恩斯笑道。

他面前坐的这个老头子,赫然就是霍克家族现任家主,米萝丝、安德鲁的父亲——老霍克,也是索恩斯的老朋友。

依着米萝丝、安德鲁的年纪,这老头子显然是老来得子。

霍克家族是经营烟酒行业的,特别是在欧洲这边,算是酒业中一个小巨头。

一直以来,霍克家族都想着打开亚洲那边的市场,借着华夏人对这边红酒、葡萄酒的青睐,把一些成本价只有几十块的酒,包装,价格方面,数字后加一到两个零卖过去。

原本,他们是想着在华夏那边找一家大的代理商合作,但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在华夏酒业市场占据强势地位,愣是阻止他们大幅挺进。小打小闹,没什么意思。

原本,夏侯启在位,双方艰难谈判,一度进入了迟滞阶段。

后来,沈培生上位,为了获取业绩,而跟他们达成意向,这边连生产线都准备好了,连营销投入都启动了,结果那边的沈培生,却忽然倒台了。

合作再度搁浅。

而新的大中华区执行总裁,正在进行一系列改革,一下子合作遥遥无期,最要命的是,那边对于市场份额把控更紧,他们根本难以挺进。

老霍克焦头烂额,干脆求助自己的朋友——索恩斯,索恩斯作为振北集团欧洲区的执行总裁,总比他有办法。

不久前,索恩斯一口答应,还神神秘秘说要介绍给他认识一位东方来的大人物,若是谈拢,什么都不是问题。

老霍克一直殷殷期盼。

但是直到现在,老霍克都没有获悉那位贵客真实身份。

他自然也想不到,对方就是亚洲区新执行总裁!

更想不到的是,自己宝贝女儿已经跟人起了冲突!

更更想不到的是,自己宝贝儿子已经向亲姐保证,必定为之报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