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王家父子的判断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白小升跟着董天秀出了别墅,董天秀就屏退了下人,扯着白小升到无人处,一副有话要问的样子。

白小升莫名感觉有点紧张,董天秀又不是傻子,刚才他推门探头而入,是不是看出点什么,以为点什么了……

当然,董天秀不管看出的是什么,还是以为是什么,那一定是误会!

白小升在生意场身经百战,但是面对“桃.色.纠.纷”就慌手慌脚。

可关键是,他跟董天璐真没什么!

那到底要不要解释呢,真要一解释,会不会更乱了……

白小升少有这么拿不定主意的时候。

“我姐她,没对你怎么样吧?!”

白小升正想着,就听到董天秀匆匆说道。

白小升吓一跳,这种心境下,他哪还心思沉心静气分析董天秀真实意思,只想先解释一番。

董天秀回头看一眼别墅,自顾自道,“其实,我姐那人虽然性格凌厉一点,但人还是不错的。”

人不错?

误会大了!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进一步讲,那都可以叫做未婚妻!

白小升急于澄清,“我跟你姐……”

“我先说,你让我先说!”董天秀嘎嘣脆打断白小升,一口气往下说,“我姐那人恩怨分明,是肯定会记着你对我们董家的好,是绝不会忘恩的!”

“但是!一涉及到生意层面,那就是北风控股对振北集团大中华区双方的事,不是只对你白小升这个人。涉及生意上的事,她就变得有点咄咄逼人,有时候话还很难听,态度凌厉。因为,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她要真是说什么过分的一些的话,兄弟,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别对我们董家有什么不满!”

董天秀不给白小升多说的机会,上来就是一番安抚。

白小升一下愣了,错愕看着董天秀,也终于看懂了他眼里的意思。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看来,自己想歪了……

看来,自己在这件事上,有点高估董天秀的智商了……

“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董天秀见白小升的反应,纳闷问道。

白小升一秒间平复心境,恢复了他往常状态,笑道,“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我跟你姐其实聊得……其实,还是很愉快的!”

董天秀确认白小升这不是“客套”,长出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

白小升也暗暗长出一口气。

“现在,我们去逛逛,钓钓鱼?”董天秀咧嘴一笑。

白小升也点点头。

董家所在的这片别墅群,有山丘,有湖泊,有农场,风光之美不亚于欧洲庄园,大部分绿地,都是董家产业。

很难想象,在天沪这个地段,这么大一块地皮,要价值几何。

白小升跟董天秀游园采摘,湖边垂钓,倒真感觉心旷神怡。

俩人钓鱼的时候,有董家人来了,还带来了林薇薇、雷迎。

那俩人见到白小升之时,都许多话要问的样子。

在酒店里,他们以为白小升在休息,敲门也不回应是在睡觉。最后,林薇薇打了电话,却没想到白小升居然到了董家!

这让俩人真摸不着头脑。

“小升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林薇薇见带他们过来的董家下人离开,左右没有外人,便对白小升询问。

随后,她又扭头问董天秀,“董天秀,是你让人接小升哥过来的,怎么没跟我们打声招呼?”

白小升三人跟董天秀,那私下里就是朋友关系,丝毫不需要见外。

林薇薇的疑问,也同样是雷迎的。

董天秀手里把着鱼竿,耸肩笑道,“这说来,可就话长了。”

“还是我来说吧。”白小升从旁接过话头。

随后,他就把外出偶遇墨子岳,俩人一道来董家为董家老爷子诊治的事儿说了一番。

当然,白小升说的轻描淡写,也没讲他跟葛天青较量的事,还是董天秀从旁补充一番。

林薇薇、雷迎也总算清楚了事情经过,都啧啧称奇,没想到白小升还有这番经历。

“还有,我跟董小姐,也已经谈过了。”白小升看着俩人笑道。

那笑容,有点意味深长。

林薇薇、雷迎相视一眼,顿时懂了。

白小升说的是他跟董天璐挑明了,就如跟王赫雷一样。

不,也不一样。

董家有他们的朋友董天秀,白小升也救了董家老爷子,相当于情分更深,聊得应该更为深入。

看白小升笑容舒畅的神情,林薇薇、雷迎都觉得,那场谈话,肯定收获匪浅!

只不过,眼下不便多说。

“站着干嘛,来来,一起钓鱼啊,那边还有几套钓具呢,自己任意取用,别客气。”董天秀对林薇薇、雷迎笑道,又灵光一动,眼眸发亮道,“要不,咱们来个比赛啊,看咱们谁钓的鱼大,晚上就吃那条!”

林薇薇、雷迎看着蓝天白云、绿树碧水,也感觉神清气爽,顿时欣然点头,都加入垂钓行列。

这湖里的鱼,据董天秀说,每年投放一次鱼苗,每三个月查一次水质,余下的就不再管理,不喂食不投饵,就这么粗放生养,为的是让鱼野生化,所以这湖里的鱼并没有过于肥硕,但肉质鲜美无比,也很狡猾,没那么容易钓上来。

但这样,才更有趣味。

四人钓鱼之际,又有两人到来。

不是别人,正是陈飞鱼、訾月,都是白小升他们认识的人。

陈飞鱼跟白小升他们相识更“正常”一点,也以朋友相待,她本人也并不一直在董家当全职保镖。

这跟訾月恰好相反,訾月跟白小升他们认识戏剧化,在董家是董天璐的助理兼保镖。

俩人应该是听说白小升他们在,所以赶来。

“钓鱼呢,收获怎么样?”陈飞鱼跟众人打过招呼,依次查看每个人旁边的水桶。

作为“新手”,林薇薇、雷迎还没什么收获。

白小升钓上来一尾小鱼,董天秀是一大一小两条。

“哟,不错啊,有点小运气。”陈飞鱼站在白小升跟董天秀中间,抱着肩膀笑道。

“什么叫运气,我这叫实力!”董天秀盯着湖面浮漂嘟囔。

陈飞鱼看董天秀一眼,“我又没跟你说话。”

董天秀错愕看过去。

陈飞鱼果然在看白小升的桶。

自打遇到白小升,见识过白小升的身手,陈飞鱼对他很感兴趣。

白小升看了眼自己的桶,就一尾巴掌大小鱼,自嘲一笑,“还真是很小的运气。”

“看来你不怎么擅长,但是我厉害,用不用,我指导你一下。”陈飞鱼干咳两声道。

“哈哈,就你那两下子,你指导谁啊!”白小升尚未回应,董天秀就哈哈大笑。

随后,他感觉头顶一黑,阳光遮蔽,抬头就看到陈飞鱼沉着脸站到自己身边。

董天秀脸色顿时一白,赔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现在正在比赛呢,你要是插手进来,那算作弊,不公平啊。”

陈飞鱼冷笑一声,“比赛啊。”

说话间,她抬起脚轻轻一踢董天秀的水桶。

那桶一翻,两条鱼愉快地在地面一跳,逃进了水里。

董天秀脸都绿了。

“真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陈飞鱼瞪眼道。

董天秀原本想愤怒,看陈飞鱼那眼神,这心里一下虚了,伸手扶起桶,嘟囔道,“那下次,你小心一点呗……”

陈飞鱼冷哼一声,继续去看白小升钓鱼。

白小升眼看董天秀遭殃,憋着好笑。

“飞鱼姐,要不然你来指点指点我,我一条都没钓到呢。”白小升旁边的林薇薇扬手唤道。

陈飞鱼也就走过去,帮她忙。

陈飞鱼跟三人互动之际,訾月却站在雷迎背后,上下打量他。

当初在深巷餐厅,雷迎点菜的时候,因为点的巨多,每样还要了两份,让訾月都呛了水,当众出糗,之后訾月也是怎么瞧都觉得雷迎这家伙都“别扭”,见识过雷迎身手,刚猛迅疾,如若天神下凡后,她又总想着跟他比划两下子,较量一番。

前提是这男人,得让着她……

雷迎盯着湖面一动不动,却忽然没有兆头地回头,幸好訾月也盯他盯累了,看了眼湖面,俩人这才没有对视。

等雷迎看向她,訾月也板着脸,皱着眉头看向他,并且冷哼道,“你看什么?”

“那你,又看什么?”雷迎面无表情问道。

訾月一时被噎住,不服气瞪眼看着他。

雷迎扭回头继续钓鱼,不过冷冰冰的脸颊上,露出了一个隐隐地笑容。

这姑娘,虽然略有圆润,不及陈飞鱼等人好看,但瞧着挺喜人的。

众人垂钓到天色昏暗,各有收获,董天璐派人来请他们过去吃饭。

等众人过去后,发现用餐的地方居然是在花园一角,那里布置成烧烤派对模样,角落有特板烧,那些星级大厨穿着雪白的衣服,背手而立,等候着。

董天璐出现在众人身前,换了一身休闲装,笑容亲善。

“今天不论身份,咱们大家都是朋友。”董天璐对众人道,又抚掌跟白小升笑道,“我取消了安排好的法餐,安排了这场露天烧烤,小升弟弟你觉得如何?”

董天璐虽然没有亲自去垂钓,但也应该从下人口中获悉了那边众人齐钓鱼的景象,聪明如她,一下就知道白小升的喜好,果断变了晚宴安排。

董天璐从来不把陈飞鱼、訾月当下人,这一点跟白小升不把林薇薇、雷迎当下属,倒是不谋而合,更让彼此感觉亲切。

“天璐姐这样的安排,很好。我们正好钓了几尾活鱼,不大,倒是鲜活的很,处理了做烧烤或者铁板烧,应该很合适。”白小升笑道。

众人看着俩人交谈,眼神多少有点古怪之意。

“小升弟弟”?

“云璐姐”?

这是什么时候定下的称呼?

看这俩人彼此称呼那么自然,众人倒有点回不过神的意思。

还有就是,董天璐居然在家里跟外人摆露天烧烤,这也……太不符合她的个性了!

陈飞鱼、訾月面面相觑。

跟法式大餐相比,露天烧烤是不是低端一点。

因为白小升他们身份寻常才这样?

不,恰恰相反!

能让董天璐亲自作陪,还刻意消除显生分的用心来看,白小升他们的身份应该是非常不一般才是!

陈飞鱼、訾月可没参加过升省国际的股东大会,自然还不清楚白小升三人身份。

不过饭后,她们是会向董天秀打听的,当然,那是后话。

晚宴开始,抛却了身份的约束,这一群年龄相近的男男女女吃烤炙的美味,喝着小酒,看着星辰,彼此毫无生分的聊着天,倒很显得惬意。

不得不说,董天璐这个女人是无比聪明的。

最起码在这种氛围之下,她与白小升之间,抛去生意场上利益纠葛之外的,多了丝丝络络更为亲近的感觉。

就在董家宴客,款待白小升的同时,晧宇集团王家府邸,刚下飞机赶到家中的王赫雷,马不停蹄进来父亲的书房。

王赫雷的父亲,晧宇王家真正的掌舵人——王璇天,其实也在一直在等儿子回来,好跟自己亲口汇报。

与王赫雷仪表堂堂不同,王璇天人显得很瘦,甚至有种形销骨立的感觉。

这人瘦的太过了,原本再怎么帅,都会显得不那么耐看。

其实以前,王璇天相貌体型也还算富态,但他生过一场大病,病好以后,也就一直没有再胖起来。

王璇天的身上透着一股儒雅气质,与商人身份相比,更像是一位大学讲师多些。

最奇特的是,王璇天有个独特习惯,晧宇集团旗下大大小小的公司,每个一把手每天都要把各种事务做报告送到王璇天那里,来让他每晚批复。

这还真有点老师批改作业的意思,又或者是皇帝批奏折的意味,反正甭管怎么样,这是王璇天独有的习惯。

王赫雷进去的时候,王璇天才把目光从案几上的文件挪开,落到儿子脸上。

王璇天双眸明亮如炬,看人审势独具慧眼,往往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做最正确的判断,也让晧宇集团一路成长成为一方巨擘。

“坐。”王璇天向对面座椅努努嘴,对儿子笑道。

虽然在工作上,他有点掌控欲,但是面对儿子,却宽和的很。

王赫雷顺从坐下。

“在跟我详细说说,关于那个人的一切。”王璇天道。

王璇天口中的那个人,自然指的是白小升。

他要在听儿子详细说一遍双方交谈的经过,包括当时白小升说话的神情、反应。

王赫雷知道父亲习惯,当即道,“是。”

“我按着您的意思跟他接触,情形是这样的……”

王赫雷详细描述了当时的一切,堪称事无巨细,琐碎无比。

白小升所言一切,包括白小升的语气、神情,都被王赫雷详细讲出。

王璇天凝神听着,不漏一字。

王赫雷说完之后,王璇天伸手倒了杯茶,给儿子推了过去。

王赫雷接过茶,润了润喉咙,继续道,“爸,我觉得这个人很……特别。他身上有气场,有气度,视角不狭隘,远超乎我的同龄人,我是自愧不如的!甚至,他给我的感觉,跟您都差不多。我觉得,他是真的愿与我们合作,我们也可以跟他合作!”

这是王赫雷的判断。

对此,王璇天微微点头,笑道,“他年纪轻轻就能执掌振北集团大中华区诸多企业,必是不凡之人!更能轰轰烈烈搞起了夏侯启都没有做到的改革,所以,我专门研究过他。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会答应跟我们合作的!”

这一点,父子俩的判断倒是一致的。

“我听他话里的意思,振北集团大中华区马上就要参与到这场风波当中,而且会跟腾云有联合的大动作,会对咱们这方产生巨大冲击!那我们可得早做准备才行!”王赫雷道。

王璇天听到这话却忍不住笑出声。

“怎么了爸,我说的不对?”王赫雷不知自己父亲为何如此笑,微微错愕。

“傻孩子,你觉得很快,是多快!能给我们留多少时间,几天?!”王璇天语气笃定道,“他能这么跟你说,就代表着他不怕消息泄露,也就意味着就算马宗庭知道,都来不及反应……我猜,他们一定早有谋划!甚至,明天就会有所行动!”

“明天,这么快!”王赫雷一惊,喃喃道,“不能吧。”

不过说完,王赫雷却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那到时候咱们怎么办,要跟白小升合作,势必得有所表示,不能再跟马宗庭一伍,甚至要有个‘投名状’吧!但是,如果我们一家公然反对了马宗庭,会不会……风险太大!”

王赫雷忍不住道,“还是说,在白小升跟陆云有所行动的前期,咱们先观望一下,别急着反应。敷衍马宗庭,也算是给那白小升一个交代了。”

王璇天对王赫雷的话直接摇头,显然不同意儿子的判断。

“那要不然,咱们跟董家通通气,试探一下董天璐那女人的意思。我是觉得,她也跟咱们的想法差不多。”王赫雷道,“您是不知道,白小升一出现在会场,她根本没有什么动作,任由升省国际被拿走,这不符合她的性格。我猜,她也如咱们一样的想法!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开始接触了白小升……”

王璇天淡淡瞥了儿子一眼,道,“已经开始了没有?哼,你没跟那女人接触过两回,自然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如果,她想,那怕是已经跟那白小升都达成了什么!”

王璇天肯定道,“所以说,一旦风口变了,我们不赶快一点,就让那女人给落下十万八千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