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我家先生太傲娇 > 我家先生太傲娇最新章节列表

第412章 我们姑且都为一个女王陛下称臣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徐微婳猛的转过头去,瞪大双眼,满脸惊骇。

望月缓缓直起身,双手抄袋站起了身,那双炯炯有神大眼敛起,眼褶着一压,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薄唇的笑意逐渐诡异而妖.娆。

徐微婳的脸色在慢慢泛白。

她什么话都没有说,眼神左顾右盼,那是一种很机灵的表现,是在寻找东西,以作防备。

可她的眉头又越拧越深,她不敢拿起重物去砸,这样发出声响,极容易引来别人。

望月迈开步子朝她步伐缓慢的走着……

在他要挨近时,徐微婳抓起包包的链条,在做防备时,她故作沉静,轻声打破了平静:“望月雅人,我们谈谈。”

此刻的她,没了刚进来时的那种谦逊,就连语调都平添了几分妩媚。

“谈什么?”望月顺着她的话去讲。

徐微婳看了一眼楚颜,道:“你不是喜欢楚颜么,现在塞西莉亚带走了慕瑾寒,楚颜不就是你的了?”

望月的笑容更为邪肆,“本大.爷这么优秀的男人,用得着靠这种下三滥的办法?小甜心,你这样可真不乖。”

“呵!”徐微婳冷笑一声,“君子?”

望月走近了她,“那必须是君子,来说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君子不招惹小.美女。”

“没什么目的。”徐微婳没说。

“不说,嗯?”望月已经到了她面前,他盯着她那双很精明的眼睛,“先是拥有卓越不凡的生意才能,再者楚颜戒备心不算轻,你还能获得她的信赖,又能与克莱门特家的女人狼狈为奸,小甜心身份很不一般么!”

他如此缜密的思考,让徐微婳露出了惊愕,而就在她迟疑的工夫,望月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啊……”她没忍住吃痛了一声,“放开!”

“还不说?”望月的语调沉沉,森冷而让人压抑,此时的他……很可怕。

徐微婳被拉的生疼,她一下子把手和脚都用上去踢着望月,“望月公子刚才不还说君子不惹美女么!”

望月的单边唇角一扬,话说的轻蔑和目中无人:“雀斑怪,你是美女?”

徐微婳顿时被这话说的沉下了眼眸,一脸的怒意。

而望月也凝着她那双眼睛。

此时此刻,塞西莉亚连拉带拽拖着慕瑾寒到了他卧房的楼层,塞西莉亚在慕家呆过一晚,知道这一层是慕家三个兄弟还有楚颜的房间。

慕瑾深出事,楚颜在下面,她过去敲了敲慕瑾聿的房门,卓灵在客房,自然没有人回应。

她终于算是松了口气,用英文爆了几句粗口。

楚檬在楚颜的房间没什么事做,自然也没什么秘密,她并没把门关上,就瘫在小客厅的懒人沙发上看手机,查东西。

她在查——怀.孕的症状。

很轻松的听到了那陌生又带着熟悉的声线。

人一顿,她站起身朝外走去,然后就看到塞西莉亚和明显昏迷的不省人事的慕瑾寒……

楚檬认出了塞西莉亚,她在网络上见过她,也在望月的游轮盛宴上见过她。

倏尔她屏住了呼吸,瞧着情况不对,她吞了口唾沫,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垫着脚跟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被塞西莉亚以最快速度拖着回房的慕瑾寒眉毛动了动,腮微微鼓了鼓,突然一口血吐出,全部染在了塞西莉亚的肩膀。

楚檬在背后看到慕瑾寒动了,许是这个男人给了她一点底气,她直接冲过去,抬起手里的手机,咬着后牙,朝着她的脑袋狠狠砸了上去!

“F.u.c.k!”

突然挨了打的塞西莉亚爆了句粗口,接着楚檬后牙一咬,更是使出劲朝着还拉着慕瑾寒的塞西莉亚的脑袋猛砸,同时她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异常尖锐的超高声音尖叫道——

“啊!漾漾!家里进贼了!快来抓-贼-啊啊啊啊~~~~~!”

楚檬许是机智,又许是靠着尖叫才能给自己壮胆。

塞西莉亚还是歌手,恐怕她的嗓门都没楚檬这么尖而高。

她被楚檬给砸懵逼了。

游戏厅就在下一层,正在和默文一起打电动的瑾聿听到声音,小孩子反应极快的呆都没呆,一扔手柄,就迈开步子跑:“檬檬喊我!”

而并时,楼道上又有了另一个女人的大喊:“你放开我!我告诉你望月雅人,你最好弄死我,你要弄不死我,我迟早弄死你!”

是徐微婳。

望月此时毫不留情的抓着她的头发往楼上来,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徐微婳的头皮都被他拽红了。

对于女人来说,抓头发是一件特别绝望的事,她又不似楚颜那样有拳脚功夫,完全招架不住望月。

在望月拉着徐微婳拐过楼梯到了走廊时,被塞西莉亚摔在一边的慕瑾寒睁开了眼。

现在这情况无疑是鸡飞狗跳,因楚檬的叫喊声更尖锐了。

放开了慕瑾寒的塞西莉亚不甘示弱,她还手了,甚至比楚檬更能玩的塞西莉亚还起手来很狠,她一脚踹在了楚檬的小腿上!

可楚檬虽然不会打架,可性子自幼吃不得亏,容不得自己比别人差,咬着后牙拼着全力和塞西莉亚扭打成了一了一团……

慕瑾寒听着这让人烦躁的声音,他又咳了一口血,一下子彻底清醒,他双手摁着胃,站起了身。

还没注意到望月和徐微婳的到来,他看塞西莉亚满口英文脏话,一脸怨毒的在打楚檬,直接冲过去,一把薅住她的头发,把她提的松开楚檬后,抬起脚把她踹出了三米远!

那一幕惊呆了来到走廊的所有人。

望月和徐微婳呆的不动了,楚檬也始料未及。

而磕在地上的塞西莉亚看着醒过来,散发着凛冽杀气的慕瑾寒,眼睛猛然蓄上泪,道:“慕瑾寒,你打女人?”

“女人?你是个人?”

慕瑾寒的唇上被血染的殷.红,他用塞西莉亚虽说的美利坚强调应着,“你动她,我踹你是轻的,某人要看见了,会直接把你废到这里!”

说完,他猛的回过头,凌厉凤眸凝向了徐微婳,“你是什么东西,敢来这里撒野?”

默文和瑾聿也跑了过来,虽然瑾聿现在是夏漾,可到底身体常年锻炼,并不会因为人格就软弱,他跑的飞快,直接到了楚檬旁边。

因为是八岁小朋友的智商,他拉住了楚檬的手,语调很可爱:“檬檬,谁是贼?”

楚檬到底还是恃宠而骄的坏习惯难改,听出慕瑾寒是在护着她,她便用很轻蔑的眼神看着塞西莉亚,抬手指着她,突然光打雷不下雨的哭了起来:“漾漾,她就是贼,还揪我头发,疼死我了!”

瑾聿看到塞西莉亚,他的小手又紧紧握了握,然后突然大喊:“默文哥哥快来呀,有个婆婆欺负我和檬檬!”

默文往过走的时候,虽然知道情况不合适,还是控制不住笑意。

大名鼎鼎的流行歌手被年纪差不过的男人叫婆婆,估计得哭一缸。

塞西莉亚见形势不对,冲着徐微婳大喊:“Jan,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

徐微婳通红着眼眶看着塞西莉亚,对她道:“我很抱歉……”

望月看着塞西莉亚,眸子眯起,冲她道:“很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没放弃慕瑾寒!”

“雅人。”塞西莉亚站起了身,随后她又看一眼慕瑾寒,“你和他是一伙的了?”

“话……不是这么说。”望月挑着眉梢应道,“我们姑且都为一个女王陛下称臣……你认识的,楚颜。”

塞西莉亚突然就绝望了。

望月拽着徐微婳走到了塞西莉亚身边,垂眸看着她道:“莉莉,显而易见,这女人有目的,抓.住了你喜欢慕瑾寒的弱点利用了你。你能想到的,我一个男人和你不会有冲突……”

顿了顿,他问:“实话告诉我,这女人利用你,是什么目的!”

霎时塞西莉亚看徐微婳的眼神含.着怨怒,徐微婳之前的表情只是有些落魄,但就在这一瞬间,她眼尾滑落了眼泪,“塞西莉亚,求你,别说!”

“她是为了Louis!”

塞西莉亚还是说了,还说的那么快。

“她是追楚颜的那个Louis的青梅竹马,她爱他,想为Louis做点什么,想拆散慕瑾寒和楚颜,所以她说可以帮我一个忙,让我和慕瑾寒发生些什么,让楚颜和他分开,这样Louis就有机会了!”

徐微婳听过后,她一脸绝望的闭上了眼,整个人如同要死了一样。

望月却在听了这话后,又拉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脸对着他,冷笑道:

“还是个痴情种,嗯?但想着用这种办法来为自己的心上人做点事,想不到你意外当天真可爱啊……”

“事情已经这样了。”徐微婳闭着眼说了话,“这件事从头到尾,Louis不知道,别找他麻烦。”

说完,他睁开眼看向了慕瑾寒,“你最好放我走,如果被那个人知道我在你这里受了委屈,他会对你身边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下狠手!”

这话具有很大的信息量。

慕瑾寒的眸光一震,“哪个人?”

他能听出来,这个人指的不是路意。

徐微婳的眼泪更多了,“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害Louis,他更不会伤害楚颜,甚至他为楚颜做的,一点不比你慕瑾寒少!只是楚颜从来不知道而已!”

说过,她又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塞西莉亚:“你最好别告诉那个人今天的事,你要敢说,我就自杀,我就说你是逼我死的,你克莱门特,不敢和他对上!”

一下子整个氛围都安静了。

在他们这些顶级上流圈里,能数的上来,干涉全球经济的大家族里克莱门特是其一,但家族没有成群,但也又几对,徐微婳所指的,是来自什么家族?

慕瑾寒和望月心中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但他们这些容易想太多的人,却不敢肯定。

在慕瑾寒谋虑说什么的时候,望月突然把徐微婳拉进怀里,在“八岁”的夏漾面前,就把手伸进了她半身裙的腰缝里。

“你干什么!”在徐微婳尖叫一声时,望月的唇贴着她的脸,“克莱门特不敢对上的家族,我望月能不能对上?”

“望月雅人,你没理由淌这淌浑水的!”

“怎么没理由?”望月的手在别人目光所及下放肆着,“你刚才说的话,本大.爷不爱听,什么叫那个路意和慕瑾寒为阿颜做的多,本大.爷你放在了哪里?”

“你说你在这里委屈了,那个人会不惜一切的来找麻烦,那就是很爱你咯?”

“大.爷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大.爷为了楚颜轻松,可以让你口中的那个狗屁来找老子麻烦!”

说完,他拉着她转过身,再下一层,有慕家的客房,望月也在这里呆过,他自然也轻车熟路。

“望月雅人,你会后悔的!”

“本大.爷从不做后悔的事!”

“楚颜她有什么好,值得你们一个个的都这样!”

“白天鹅的好,是你这种丑小鸭看不到的。”

两个,一个乱喊,一个平静,就这样离开了。

而拉着楚檬小手的夏漾,好歹身体是个成熟男人,在他刚才看到望月对徐微婳的动作后……

“哥哥,我小几几有问题!”他指着自己隔着裤子的某处,喊的很大声。

他硬了。

“啊!”楚檬尖叫一声,抬手捂着了小.脸。

慕瑾寒难得露出了懊恼的神情。

……

很普通的迷.药,药效都是一到两个小时。

徐微婳借助楚颜,顺利下的药就是是这种,虽然不是太强,在她的预谋里,也足够让塞西莉亚和慕瑾寒发生什么,然后她顺利逃走。

只是她没想到,望月和慕瑾寒竟然没中招。

迷.药也是属于镇定一类的范畴,如最强的麻醉剂,默文用了些法子让楚颜和景嵘醒了过来。

而关于慕瑾寒为什么没中招,默文的解释是,他最近胃差到一个极点,没有用餐不说,为了让自己能好好的坐在这里,他本来就吃了很多副作用很强的西药。

喝了迷.药之后,那些东西和西药残留在体内的成分作用反而让身体难受,所以他一吐血,人就醒了。

塞西莉亚被慕瑾寒带到了楼下,他压根不愿意因为女人浪费时间,不如交给楚颜,还有挨了打的楚檬。

楚颜和楚檬姐妹俩一对眼神,在塞西莉亚面前装出了一副要死的模样,还口口声声的嚷嚷着要去医院,要慕瑾寒联系塞西莉亚的家人,去医院看看身体是不是被她给整的快要活不久了。

本来还想指责楚檬的塞西莉亚懵逼到不行。

过程中,楚檬用南城方言,故作哭腔的对楚颜道:“姐姐,塞西莉亚肯定不知道碰瓷……”

她们两个的行为,和碰瓷无异了。

慕瑾寒在塞西莉亚面前,故意用英文,联系了警察。

默文看着,只觉得慕瑾寒找警察的操作骚到爆。

……

同一时刻,被望月拖进客房的徐微婳,被望月扔在了床.上。

他横着,腿跪在了她身上,然后脱着衣服。

徐微婳挣扎着,也不理解的大喊:“你明明也喝了水,你为什么没有事情!”

望月把脱下的衣服扔在了徐微婳的脸上,喘着粗气道:“你知道有多少女人争前恐后洗的干干净净想爬本大.爷的床?”

“本大.爷从十四就得躲着被人下.药,身上能不备点解水的玩意儿?”

他之前嚼的木糖醇。

徐微婳扭动着脖子,把他的衣服蹭掉后,泪光盈盈的大眼里绝望的彻底:“你不要乱来!你不是喜欢楚颜么!不能这么随便?”

“小甜心,想法不同。”望月把上半身脱了精光,“本大.爷觉得下.半.身穿越众多花丛,脑袋和心还能纯粹的喜欢楚颜,这才是最高尚的喜欢。”

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他说完后,看着徐微婳极为嚣张的笑出了声。

望月的身材很好,他的锁骨下纹着黑色的天使羽翼,羽翼中央延伸出一条锁链,直接通向了他的裤头!

在他毫无客气,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拉下裤头时,他之前所说的二鸟上,纹着在一只很秀气的哈士奇……

从胸上往下的锁链,拴着小哈。

“啊——”

徐微婳被那一幕刺激的闭上了眼。

望月却笑的更为邪性,他极为恶趣味的扒着徐微婳的眼皮子,强迫她看着,还问:“老子的天使小狗不可爱?”

“滚开啊!”

“快,夸老子可爱!”

“可爱个屁!”

“女人!”他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据说你也是属狗的,嗯?”

徐微婳没答,她索性已经被他抱在怀里,直接一口咬在了望月的肩膀上。

“还真他.妈.的是属狗的!”

徐微婳用了要把他一块肉咬下来的力气,而望月咬着后牙,忍着这疼,粗暴的把她给要了。

就是那一刻。

徐微婳顿住了。

又过了数秒,她的牙虽然并没放开望月,也胸腔闷.哼一声,哭了。

望月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他松开她一看。

有血。

“处?”

“你是处?”

徐微婳哭的更大声了,听起来很可怜。

她的手,望月都不屑于去控制。

从他一开始遇到阿颜,扔出排球和台球的那种反应和力道,就知道他练过。

此时徐微婳的两只手,无力的锤在望月的身上,潸然哭喊:“你毁了我唯一能留给Louis的东西,你还给我,你还给我!”

望月完全不觉得需要同情。

他反而带着讥诮道:“小甜心,这么天真?男人爱你,你有过太多的男人,他也可以不去在乎,不爱你,你就算手都没被男人碰过,他也不觉得你该珍惜。”

“Louis不一样,他小时候对我说过,希望他未来的老婆,就他一个的……楚颜有男人了,这是我唯一的筹码了……”

忽然望月不觉得自己的肩膀疼了。

他对这个女人有了其他的印象。

“看你第一眼,觉得你和楚颜还算一类人,很聪明……不想,你比她天真很多。”他软了一分声音道。

很久后……

望月身满意足,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件衣服擦了擦身上的狼藉,擦过后才发现那是徐微婳的白色雪纺衫。

突然失了身的女人,脸色苍白,她整个眼睛里都是绝望,眼泪就没停止过。

她拉过自己的裙子,从上面的口袋里掏出了烟和火机,双手哆哆嗦嗦的抽.出一根烟,手指夹着烟,送到嘴边,但火打了好多下,都没点上。

望月看着她被打击彻底的模样,抬着下巴走过去,从她手里抢过火机,给她点了烟。

更甚者,他还很坏的故意多点了很久,徐微婳被猛的呛住,把烟挪开后,她咳嗽的很严重。

望月却站在她对面,又笑着。

徐微婳咳嗽过去,又把烟重新噙在口中,猛吸了一口,在烟雾吐出后,她不抖了。

接而她一根烟吸完,又点了一根,一根接一根,她抽完了自己剩下的那半包烟。

看她如此,望月不笑了。

情绪过后,心脏与她划过一丢丢小怜悯。

再打量一眼她的身材,这身材是超正,皮肤很白,腿上落了烟灰,会让男人还想去蹂.躏。

望月还真就这么做了,他抬脚踩在了徐微婳被他折腾的发红的膝盖上,“喂,你想什么呢?”

“想以后怎么杀了你。”

望月一别眸,又笑,“明天跟本大.爷回日本,咱们天天在一起,给你机会!”

这时,徐微婳慢慢抬头,抬着猩红的泪眸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要是失踪了,爱你的那个什么狗屁应该会找你,本大.爷倒要看看,是什么大蒜瓣!”

“望月雅人!”她咬着后牙道,“我从没想到,你是这种禽兽!”

“禽兽一词用的很好。”望月漂亮的大眼睛眯的冷肆,戏谑的笑意浮现:“这年头以为C女都在幼儿园了,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一个,大.爷很想玩。”

徐微婳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可她却什么都没说。

最后一点烟灰落了地,她的嗓子被她哭叫的沙哑了许多,她哽咽道:“Louis说,人不能明知故犯,会有报应……”

“他说的没错。”望月不客气的坐在了女人的小细腿上,就着她口中残留着淡淡橘子的烟草味,咬上了她的唇,“所以本大.爷,要欺负你。”

“可是望月雅人,你肯定有一天,也会在我身上遭报应的!”

“这用你说,老子不知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