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婚途脉脉 > 婚途脉脉最新章节列表

第237章 才能真正地将他给忘掉?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秦遇时接到母亲电话,知道爷爷晕倒之后,就立刻赶回秦宅。

他只跟宋攸宁说出了点事情,要先去处理一下,等处理完了再给她打电话。

宋攸宁想着每次秦遇时说要去处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般处理的都是比较棘手的事情,比如先前祁慕颜与萧南溟的事儿。

不过不管什么棘手的事情,宋攸宁觉得秦遇时都能妥善地处理好,所以也就没有那么担心。

秦遇时一路驱车回家,没有直接去老爷子的房间,而是先被母亲沈望舒拦着。

不同于先前在医院谈起婚事时的轻松,此时沈望舒的表情有些凝重。

“爷爷怎么样了?”秦遇时问道,肯定是担心的,否则他也不会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加速,也不知道被监控拍了几次。

“何医生只说是血压有点偏高,蹲下去起来颅内供血不足晕倒的,说没什么大碍。”沈望舒将何医生的诊断跟秦遇时说,“但是老爷子身体一直都没什么问题的,前几天我还给他量过血压,是正常的。”

“妈,你别想那么多,爷爷上了年纪身体肯定会出现问题。过两天去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先前攸宁还跟我说,得时时注意老人家的身体。”秦遇时其实也没想到,宋攸宁才刚刚说要让老爷子去检查一下身体,结果爷爷就晕倒了。

沈望舒拧着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心慌得厉害,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沈望舒这种没由来的心慌让她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秦遇时顺着沈望舒的后背,安抚母亲不安的情绪。

“就算有什么事儿,还有我和爸,没事的。”其实秦遇时也不敢百分百地确定没有事情,毕竟年三十那天晚上,听到秦遇沛和秦琛鬼鬼祟祟地在商量什么。

没猜错的话,他们打算结盟。

秦遇时尚且不知道他们两打算做什么,他其实也就只能静观其变,他们一旦动手,秦遇时就能立刻反击。

他不会主动对自己的亲人下手,毕竟是亲人。但如果他们不顾亲情要做些什么违背伦理纲常的事情,秦遇时也不会手软。

沈望舒的情绪被稳定下来,因为想着自己老公和儿子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被打败的,所以沈望舒才能放心。

“行吧,你先去看看老爷子。”沈望舒说道。

秦遇时这才往老爷子的房间那边走去。

到房间的时候,看到老爷子在和父亲聊天。

老爷子估计是缓过来了,脸上的气色还行,没有特别糟糕。

老爷子说道:“看你们担心的,我没事。人老了,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以后可不敢再随随便便蹲下了。”

秦遇时走进来,坐在老爷子床边,“您也知道您上了年纪,院子里面的那些花花草草,就交给佣人去打理。您要是还不放心,我专门给您请一个园丁回来,就给你看着那些宝贝。”

说起来,老爷子平时就喜欢弄一些花花草草,花园里面那一盆盆的,都是他的宝贝,根本不让任何人碰。

先前老爷子也是因为去弄那些花花草草,才晕倒的,所以罪魁祸首是花花草草?

“不要,我还能动,不需要人帮我弄那些。”老爷子拒绝,“我真的没事,你们都快回去吧,别搞得我像是要死了一样。”

“爸,这话你别乱说。”秦雁回稍显严肃地说着,“我说你明天还是后天,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你身体健康,我们才放心。”

他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的,要让老爷子去做身体检查。

身体没问题,那他们都放心。

要是身体有问题,就及时治疗。

“我身体好得很,不去不去。”老爷子听到要去做身体检查,连忙拒绝,比拒绝让园丁来侍弄他的花花草草更加直接。

“爷爷,你听话。”秦遇时加入劝老爷子做检查的队伍,那也是现在才发现老爷子原来这么固执。

还是说,老人家都不喜欢去做身体检查?

“你要我听话,你怎么不听话?”老爷子直接怼了回去,“也要让你体会一下,劝一个不听话的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都说老人家越老越像小孩子,说的大概就是老爷子这样。

秦遇时视线转移,秦律师能在法庭上说到对方哑口无言,但是面对老爷子的不按常理出牌,秦律师也是没什么办法了。

“爷爷,身体是你自己的,你不去检查,我们也不能把你按着过去。”秦遇时只能跟老爷子讲道理,“但如果你身体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们这些当小辈的,会心疼。我们更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去手术室做手术。您这个年纪,去一次手术室,就相当于在鬼门关走一趟。要是能提前预防,你身体健康,我们也放心。”

秦遇时这话是在理的,他们这样的家庭,治疗费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是有钱也买不来的健康。

既然都这么说了,秦遇时以为能说服老爷子。

但是老爷子态度还是比较坚决,“我身体没问题。”

秦遇时看了眼自己父亲,想父子两左右开弓,劝老爷子去检查。

秦雁回只是微微摇头,好像是有别的想法。

父亲都这么暗示了,秦遇时也就没有再继续劝下去,只说了让老爷子先好好休息一下。

随后,秦遇时和一起出了老爷子的房间。

秦遇时还没开口问,父亲就说道:“让老爷子去检查这件事,再说。他不去医院,我猜是他是怕检查出什么问题来,所以就拒绝去医院。刚才何医生给他粗粗检查过一边,只是血压有点高。”

“家里没有什么专业的设备,怎么检查?有问题就应该去好好检查一下,对症下药。”秦遇时是觉得还是要去检查,不能因为害怕检查出什么大问题就不去医院。

秦遇时觉得这个逻辑有问题。

秦雁回说道:“你还年轻,不懂。”

“你也不老啊!”

“行吧,就你嘴巴甜。”秦雁回现在还能听到有人说他不老,也是没白养这个儿子了。

秦遇时想了想,跟父亲说道:“爸,年三十那天晚上,我听到秦琛和秦遇沛两人在停车场商量着什么事。”

听到秦琛的名字,秦雁回的眉头就微微拧着,“秦琛……眼高手低,没点能力,脾气倒是不小。他和秦遇沛商量什么?”

秦遇时没细说,但就算他不细说,秦雁回也猜到了。

秦雁回摇摇头,“一个个都只想着分家,分吧,分了我看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老是觉得分了家他们能拿钱,能自立门户厉害得不行,就让他们去自立门户吧!”

秦遇时很少见到父亲这么生气,看来分家这件事,没少让父亲烦心。

“本来我还以为就只有秦琛他们,结果现在秦遇沛也这么想,他有这样的想法,还不是因为他爸妈?”秦雁回气得不行,因为他和秦遇沛的父亲同是老爷子的亲儿子,本以为亲兄弟应该同一条心。

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去找大房的人,秦雁回能不生气吗?

“其实我跟爷爷也说过,如果他们真的那么想分家,就分。不过这样带来的后果是,秦家凝在一起的力量没有那么大。”

秦雁回也在想着分家这件事的可能,“也不是不可以,分了之后,他们一定得后悔。”

这件事,秦遇时和父亲应该是达成了统一,就等着谁再提起分家的事情,他们就顺着他们的想法。

……

宋攸宁在秦遇时走了之后,就回病房了,不过母亲因为太累了,已经睡着了,宋星河在病房外面待着。

见着宋攸宁回来,宋星河倒是有些意外。

“你怎么回来了,我以为你和姐夫去过二人世界了呢。”宋星河开玩笑地说道。

“没呢,他那边好像出了点事情得去处理,我就先回来了。”宋攸宁道,“今天我在医院守着,你回去休息,你看开年你就高三下学期了,姐姐现在有钱送你出国读书了,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月球我都送你去!”

宋星河半眯着眸子看着宋攸宁,寻思着应该是她亲爹给了她不少的嫁妆。

“你那些嫁妆还是你自己留着用,那种豪门,你身边没点钱,谁都欺负你。”宋星河没打算用姐姐的钱,“我成绩好,多得是大学抢着要我,不收学费都要我的那种。而且上学了之后还有各种奖学金,根本不需要你操心。”

宋星河是真的没想着上大学了还要用姐姐的钱,想着要自己赚钱,以后给姐姐撑腰呢。

“我想给你用钱呢!”宋攸宁道,“有个弟弟多好呢,随时随地可以使唤你。”

“想要一个微微姐那样的姐姐,那才是亲姐。”

“你去呀!”宋攸宁笑着跟宋星河说。

她笑里藏刀,宋星河不敢接,只能说着姐姐的好话,“不不不,你才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不换,给我几百万我都不换。”

这还差不多。

“不过给我几十个亿什么的,我还是换的。”宋星河后面一句话,差点没把宋攸宁给气死。

这个弟弟,怕是老天派来折磨宋攸宁的吧!

“为了这几十个亿,所以你今天晚上回家好好休息,改天去卖个好价钱,陪床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宋星河拐弯抹角,最后还是让宋攸宁回家去。

姐弟两都不想让对方太累了所以让对方回家,自己在这边守着。

而宋攸宁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是,回家之后怎么都得和季微碰上。

在知道萧启程和陆星辰的婚礼定下了之后,宋攸宁不知道怎么和季微说。

虽然她知道季微肯定会知道这事儿,但她不想由她跟季微说这事儿。

“姐,你怎么这个表情啊?你看你现在怎么说也是走上了人生巅峰,还一脸的忧郁,你让不如你的人怎么办?”宋星河了解宋攸宁,知道她这是有心事的状态。

可想想吧,宋攸宁现在有老公,母亲醒了过来,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她还有什么值得忧郁的呢?

再忧郁,让那些不如她的人,真的就没办法活了。

宋攸宁摇摇头,“我倒不是为自己的事情,是……”

“是什么?”宋星河想给姐姐排忧解难来着,所以满脸的疑问。

“就是萧启程和陆星辰要结婚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宋星河倒是不明白,“难道说,你……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别人?”

“你想什么呢!”宋攸宁呵了一声,“我只喜欢你姐夫好吧!”

“那你——”为什么因为他们两结婚宋攸宁不高兴了?

宋攸宁想解释一下来着,但又觉得和宋星河说那些,没什么意思。

“算了,你小孩子不懂,还是去好好学习。”宋攸宁不打算跟宋星河说这些。

宋星河撇撇嘴,那没办法,在姐姐的眼中,不管他多大,都是小孩子。

两人在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到最后似乎都没有商量出最后谁留在医院。

但是转角处的人,却紧紧地贴着墙壁,整张脸上都露出讶异的表情。

是季微。

她本来说过来看看阿姨,但是刚刚走过来,就听到宋攸宁跟宋星河说萧启程要和陆星辰结婚的消息。

虽然早知道这件事迟早会发生,但是当她真的听到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就好像,所有所有的幻想,在这时候戛然而止。

季微放下买过来的水果,在缓过来之后往医院门口走去。

一边走,眼泪一边掉下来。

心一遍一遍碎掉是什么样的体验,大概就是季微现在这样。

从医院出来的季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她现在这样的状态,也不能回家,回家就得被父母看到。

可不回家,还能去哪儿?

她坐在自己车里,就这么坐着。

但是又想到,这辆车是当时萧启程以她促成了他的一个合作,奖励给她的。

她的生活里,处处都充斥着那个男人的痕迹。

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将萧启程给忘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