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窈窈别跑 > 窈窈别跑最新章节列表

第223章 往后余生(完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肖炳荣最后还是被保安“请”走了,走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不正常。

屋子里陡然安静下来,大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度很尴尬。

最后,还是李国柱开了口,他走向阚美云,看着她眼里都是柔情。

“对不起。”他说道。

他也没指望阚美云会原谅他,虽然在阚美云结婚那晚,他也是被肖炳荣陷害,喝了有问题的酒才会……

但是之后,当肖炳荣让他继续当他替身的时候,他还是妥协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对阚美云造成了伤害。

但是他爱她,这是毋庸置疑的。

没想到阚美云却摇了摇头,眼里闪着泪花:“我不恨你,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我太天真了,我被肖炳荣的甜言蜜语所迷惑,我以为他是真心爱我的,不过,幸好是你......”

“幸好是你......”

阚美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李国柱这几十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不仅照顾她还照顾阚宇泽,而且从来都没有逾越的行为,甚至在每次肖炳荣和姓白的那个女人欺负她的时候,也是他挡在了他们母子两前面。

就算当初他真的伤害了她,在阚美云看来,他都是值得被原谅的。

错的是她,识人不善……

是她眼瞎。

而且,李国柱并不是罪魁祸首,而且阚宇泽也确确实实是他的儿子,这一点是她无法改变的。

只是一时之间让她接受这件事情,还是有些困难的。

“美云,我会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你,之后,你想怎么样都行。”

李国柱眼神里满是恳求。

他不奢求阚美云的原谅,但却是真想有一个解释的机会。

之后阚美云想怎么样都行,如果她不想再看到他,他就从她的生活里消失。

阚美云看了看阚宇泽,然后对李国柱点了点头。

之后,她又转过身,反手握住了夏窈窈的手。

夏窈窈一愣,有些小紧张。

“你就是夏窈窈吧?阿泽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他真的很喜欢你。”

夏窈窈:“......”

他是个骗子。

“我知道你肯定很难接受他突然之间的身份转换,但是阿泽不是故意的,因为我们的家庭,迫使他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他那时还小,如果他当初不选择隐瞒自己的身份走这一步,我们两娘估计早就在别人的暗算下被人踢出了家门。”

夏窈窈并不太清楚他们家族之间的事情,但是今天看到了肖炳荣,也看到了他的无理取闹,这一刻,她似乎能明白一些阚美云所说的话。

她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在原地继续听阚美云说。

“至于你原不原谅他,我也无权干涉,我只是把阿泽的苦衷告诉你,阿泽是个好孩子,因为我太软弱了,让他不得不逼自己强大起来,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我,请你谅解。”

阚美云的话说完了,她盯着夏窈窈看,流露出了慈母般的眼神。

其实,夏窈窈本来真的是一肚子的火,任谁被人骗都很生气阿,而且在这之后阚宇泽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她真实情况,难道在他的心目中她夏窈窈就是那么不讲道理的吗?

只是阚美云的这番话,却让夏窈窈的怒气值瞬间消散了,她很理解阚美云为阚宇泽辩解,就像夏沐江时时刻刻都在为她着想一样。

全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深爱着自己的孩子。

夏窈窈小声对阚美云说道:“阿姨,我知道,我会考虑的。”

阚美云这才高兴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转头对李国柱说:“国柱,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李国柱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然后点了点头。

临走的时候,阚美云对阚宇泽抛下一段话:“妈只是说了该说的话,但是你欺骗人家确实是你的不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骗人就不对,如果丫头不原谅你,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这辈子讨不到媳妇算你活该。”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李国柱深表同情的看了一眼阚宇泽。

儿子,我现在自身也难保,你自求多福吧!

之后摇了摇头去追阚美云了。

夏窈窈却愣在一边,心想:说得有道理。

办公室又恢复了安静。

阚宇泽就这样一直盯着夏窈窈看,之后几步走到她面前。

本想讨好一下她,结果小姑娘迅速的后退了几步,一副“我们不熟,你离我远点的”的表情看着他。

“阚宇泽,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这个骗子。”

夏窈窈警告他。

“媳妇我错了。”没人的时候,阚宇泽是真的有点像无赖。

夏窈窈小手一抬,“别,千万别乱叫,我可不是你媳妇,让人听到了会误会的。”

“哦,谁会误会?”阚宇泽眯着眼,又往前走进一步。

“就,就那些追求我的人啊,阚宇泽,你知道我的追求者很多吧?所以你别瞎叫。”

阚宇泽听到这话,突然低声笑了一下,“看来你这是要甩了我的节奏啊?”

“......”

“那可怎么办?我要是变成狗皮膏药,你估计也甩不掉吧?”

“......”

“所以你最好放弃这个想法,你......”

阚宇泽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瞥见小姑娘的眼眶倏然间就红了,然后泪珠子就跟断了线一样不停的掉下来。

这一下阚宇泽慌了,他只是想逗逗她,他知道她心里其实已经原谅他了,只是这口气还咽不下去,他的窈窈从来都不是一个不懂道理的人。

只是,只是怎么逗着逗着就哭了呢?

阚宇泽的心真是叫一个疼啊,也不再管小姑娘是不是要逃跑,他一个健步冲上去,长手一伸,便将夏窈窈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低头吻着她的头顶,轻声的说道:“对不起窈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哭了,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真的。”

夏窈窈因为哭得太伤心,肩膀不停的抖动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她好像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感觉肩膀上就像是不停的有着石头往下压,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她每走一步都艰难得很,偏偏她的肩膀还这么的瘦弱。

她在医院的每一个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对于未来生活的一切,她都胆战心惊,甚至她以为在今后的日子里,她的生活就只剩下还债,那个时候的绝望,多么让她害怕。

但即便是这样,她也选择面对,选择坚强的承担下来,因为她还有夏沐江,那个将自己大半辈子都变成了赚钱机器的她的父亲;只为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生活的父亲。

此时此刻还躺在病床上。

所以,只要夏沐江还活着,她就能感觉到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她也相信,也许在将来后的某一天,她和阚宇泽能再次重逢。

结果,事情的反转却让她大吃一惊,原来阚宇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他只是换了一个身份在她身边而已。

太突然,所以有些难以接受,并不是矫情。

然而一旦紧绷的那根弦松掉了,人自然而然的也需要宣泄。

就像此刻的夏窈窈,好像放声大哭一场,她就能让自己重获新生一样。

阚宇泽为她拭去眼里的泪水,亲吻着她的额头、鼻尖直到嘴唇。

他在她耳边喃喃的说道:“让我媳妇受委屈了,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了,别哭了好不好,每次你一哭我心都要碎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混蛋,老是惹你哭呢?”

夏窈窈把鼻涕和眼泪蹭了阚宇泽一身:“好了,我哭完了,阚宇泽,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要是再有第二次,我就真的不理你了,我保证会跑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

得到原谅的阚宇泽心里就像裹了一层层的蜜,甜滋滋的。

他把夏窈窈拉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

“窈窈,送你一个礼物。”

夏窈窈疑惑的看着他,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什么?”

“你点开看看就知道了。”阚宇泽卖着关子。

夏窈窈也懒得猜,伸手点开了手机上的那个视频。

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夏窈窈就惊呼着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别哭,哭我就不给你看。”阚宇泽威胁她。

视频里,是夏沐江睁着眼,对着镜头,他很努力的动着嘴巴。

然后,夏窈窈就听到了从夏沐江嘴里发出来的并不清晰的两个字:“窈窈。”

夏窈窈很听话的没有哭,她愣是把已经到眼眶的泪水给憋回了肚子里。

“什,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她看着阚宇泽的目光又惊又喜。

“前天。”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然后才来你这里邀功,想求得你的原谅。”

夏窈窈疑惑的看向阚宇泽:“所有事?还有什么?”

阚宇泽眉眼带着笑,宠溺的揉了揉自家姑娘的头顶:“答应你的事,下面还有一个视频,你要不要点开看看,有点长,可以慢慢看,我去给你冲杯奶茶。”

说完,他便把手机塞到了夏窈窈的手里,然后起身去帮她倒奶茶。

夏窈窈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继而又低头看着手机,紧接着,她伸出手指点开了那段视频。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雷萍那张脸,只是那张她看惯了的,嚣张了十几年的脸仿佛苍老了许多,而且没有一丝血色,她正站在一个会议室的门口。

夏窈窈认得那个地方,是夏沐江公司的会议室。

紧接着,从雷萍的身后出现了几个人,那几个人上前对着夏明翰说了几句话,夏明翰的脸顿时就白了,然后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那几个人便将他带走了,一并带走的还有雷萍。

夏窈窈看完之后,发现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放了一杯奶茶,而阚宇泽正坐在她身边,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跟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夏窈窈低着头微微笑了一下,这样的阚宇泽,好像只有她见过吧!

她拿起奶茶抿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阚宇泽:“所以,雷女士和夏明翰是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你确定这些事情都是他们做的?真的没有冤枉人?”

阚宇泽挑眉:“怎么,你不相信我?”

夏窈窈摇摇头:“不是,只是觉得这速度也太快了。”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真的。我只是找到了卖药给夏明翰的人,然后再让别人到雷萍面前去告诉她爸爸已经醒了,雷萍做贼心虚,自然慌得很。之后,我再让人在她耳边吹吹风,讲点法律常识,再加上我收购了公司,雷萍跟夏明翰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都是为了相互的利益,所以她以为夏明翰会拿钱走掉,然后她就自动找上相关人士,把该说的都说了,我又没有威胁她。”

阚宇泽说完便往夏窈窈身边凑。

“等等,谁是你爸爸?”夏窈窈伸手捂住了阚宇泽的嘴。

“不准瞎喊,那是我爸。”

阚宇泽笑了一下,将夏窈窈抵在沙发上:“我记得某人答应过我,我帮她解决掉那两人,然后夺回公司,就会嫁给我的。”

“怎么,现在不认账了?”

夏窈窈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将脸偏向一边,小声说道:“也,也不是的啦,只是确实没有结婚,你能不能别乱喊。”

“这样啊?”阚宇泽松开了抵在夏窈窈头两侧的双手,像是很认真的想了想夏窈窈刚才的问题。

蓦然间,他将夏窈窈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径直往隔间后面走去。

“那我们就地结婚。”

夏窈窈惊呼:“阚宇泽,你想干什么?”

阚宇泽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姑娘,带着像是捕捉到猎物的心情笑了一下:“你猜。”

......

第二天,阳光从窗帘里透进来照射在大床上。

阚宇泽看着身边熟睡的小丫头,低头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真好啊......

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心爱的姑娘在身边,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他没有叫醒夏窈窈,媳妇睡得很香。

起床之后,他帮夏窈窈盖好被子,然后在另一个隔间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回到了办公室。

李云想来敲门,进门之后,阚宇泽发现他的脸上有一道浅浅的血口子。

阚宇泽低头一笑,这家伙昨天估计被打了。

好惨……

“少爷......”

“改口,叫哥。”

李云想愣了一下,心里却升起一股暖流。

阚宇泽和李国柱之间的关系他也已经知道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阚宇泽愿意让他这个非亲非故的人叫他一声“哥”。

他只是李国柱的养子,跟阚宇泽没有血缘关系。

李云想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有东西堵着了一样,大概是因为太过激动,这一声“哥”竟然喊得还有些沙哑。

“嗯,以后都这么叫,挺好听的。”

阚宇泽翻看着手里的文件,没有抬头,他知道李云想这会可能有些不好意思,这傻小子害羞。

其实在阚宇泽的心里,他早就把李云想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

从小到大这个傻小子都在他身边,小时候有人欺负他,这傻小子就挡在他面前,每当想起这些点点滴滴,阚宇泽总是觉得上天对他是极好的。

有没有血缘关系,是不是同父同母,都没有关系。

“准备一下机票,去沐城,两张。”

“是和夏窈窈一起回去吗?”

说完这句话,李云想只见阚宇泽合上手里的文件,然后慢慢的抬头盯着他。

那眼神,让李云想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他不就是随口问了一句吗?

咦,不过都现在这个点了,夏窈窈怎么还没有来上班呢?

还没等他想到答案,只听见办公室的隔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软软糯糯,大概是刚睡醒,还带着一丝微微的沙哑:“阚宇泽,你在不在?过来一下,帮我找下衣服。”

李云想瞬间红了脸。

这声音......

是夏窈窈的......

所以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就在昨晚……

李云想就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尴尬!

然而在听到自家媳妇的叫唤之后,阚宇泽很快速的站了起来,并朝着隔间走去。

在经过李云想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拍了拍李云想的肩膀,像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快了一些。

“以后要叫她大嫂,知道吗?”

说完,居然还小跑着过去了。

李云想缓缓的转头,这人?

不,这是哈巴狗吧?

......

夏窈窈昨晚和路敏提前打了电话,大致说了一下她和阚宇泽的事情,并且告诉她肖泽宇就是阚宇泽,惊得路敏差点掉了下巴。

在听说夏窈窈和阚宇泽已经和好之后,路敏心里更多的是开心和祝福。

得知夏窈窈要和阚宇泽一起回一趟沐城,路敏还让夏窈窈转告她母亲,告诉老人她在这边一切都好让她放心。

夏窈窈点点头,并没有要求路敏跟她一起回去,她了解路敏,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计划。

飞机上,阚宇泽紧紧的握着夏窈窈的手,让夏窈窈觉得他这是不是也太紧张了。

“阚宇泽,你说我爸得知你是肖泽宇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阚宇泽假装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嗯,他一定会想,这孩子真是......太帅了。”

夏窈窈翻了个白眼,然后对隔着过道的李云想说道:“李助理,你家总裁这么不要脸你是怎么受得了的?”

李云想带着墨镜端坐在座位上,嘴角抽了抽。

有人跟我说话吗?

我没听到......

我不会回答的......

阚宇泽将夏窈窈的脑袋按了回去:“你不用问他,他在进行自我催眠。”

夏窈窈好奇的问道:“自我催眠什么?”

“应该是在想,我什么都听不到。”

带墨镜的李助理嘴角再次抽了抽。

请你们闭嘴好吗?

下飞机之后,夏窈窈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推开病房门,她看到夏沐江半靠在床上,张婶正在为他吃东西。

夏窈窈慢慢的走了进去,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爸爸。”

夏沐江的眼睛动了动,脑袋也跟着微微的转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让夏窈窈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微笑。

“窈窈。”

一切都仿若新生。

夏窈窈就这样扑进了夏沐江的怀里,不停的喊着:“爸爸,爸爸......”

邢岩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当然,他也看到了一直站在夏窈窈身边的阚宇泽。

“肖总,您过来了。”

阚宇泽点点头,“邢医生,你好。”

夏窈窈听到阚宇泽喊邢医生的名字,立刻站了起来。

“邢医生,您好,这段时间太感谢您了。”

邢岩摆了摆手:“你要谢谢肖总,他请了很多国内外的专家来看你父亲,用了最好的药,还经常在你父亲耳边跟他讲话,说实话,我都以为他是夏总的儿子。”

夏窈窈是真没想到阚宇泽居然在她背后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她走到阚宇泽身边,拉着他的手,“阚宇泽,谢谢你。”

阚宇泽倒是不在意有这么多人看着,他直接伸手缆住了夏窈窈的腰,让她依靠在自己怀里。

他面带笑容的对邢岩说道:“邢医生,您过奖了,不过窈窈是我媳妇,我也算是夏总的半个儿子,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邢岩懵了,这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夏窈窈就成了肖宇泽的媳妇呢?

躺在病床上的夏沐江倒是笑出了声:“阚宇泽。”

阚宇泽听到自己老丈人的呼喊,立刻走到他身边。

“看到您这样,我跟窈窈都很开心,您恢复得很好,医生说过不了多久您就可以下床走路了,很快您就可以跟以前一样了,公司还需要您。”

夏沐江慢慢的抬起了手,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阚宇泽的手背:“我不想管公司的事情了,都交给你和窈窈吧,我如果真的好了,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大半辈子都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如今也觉得累了。

夏沐江在醒来的那一刻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多看看。

如今看到女儿也有了好归宿,这个念头便彻底落实了。

阚宇泽跟夏窈窈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老丈人,我这次带窈窈回来是想跟她领证的,就在沐城,等您好了之后,我们再举办婚礼,您看这样好吗?”

夏沐江自然是高兴的,只是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显得他有多想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

“这,窈窈好像还小吧?你问她愿意吗?”

“愿意,都说好了。”阚宇泽生怕夏沐江不同意,话接得很快。

夏窈窈心想,你这是当我透明的吗?

接着,阚宇泽又补充了一句:“我这不是怕她又跑了吗?还是先绑起来比较放心。”

一句话,让夏沐江笑得嘴都合不拢。

邢岩是之后听张婶说起夏窈窈和阚宇泽的事情,才了解到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心里也着实为这两人高兴。

......

关于领证这事,阚宇泽可谓是火急火燎,一分钟都不耽误。

领完证出来,他一路上都在盯着那两个红色本本看,心里真是叫一个乐啊。

可怜了夏窈窈连本子都没捂热就被阚宇泽抢了过去。

“\b哎,这结婚证一人一本,你拿我的干嘛?”

阚宇泽也不管在他眼前跳来跳去的夏窈窈,径直把本子塞进了自己口袋里,然后拉着他家的媳妇就往不远处的餐厅走去。

“本子我收着,你就跑不了啦。”

夏窈窈:“......”

幼稚。

到餐厅落座后,夏窈窈去了洗手间,阚宇泽负责点菜。

白雅欣约了朋友一起吃饭,在扫视了一圈餐厅之后,目光瞬间便被坐在窗户旁的阚宇泽吸引了。

她以为自己眼花,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遇到他?

然而在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有认错人之后,白雅欣欣喜若狂的朝阚宇泽走了过去。

“肖总,这么巧?”白雅欣嗲声说道,眼里掩饰不住高兴。

阚宇泽翻看着菜单,忽然听到有人叫他,他缓缓的抬起头,见到这人,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虽然男人态度冷淡,但是白雅欣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她看了看阚宇泽对面的位置,然后坐了下去。

“肖总,您一个人吃饭吗?”

阚宇泽蹙着眉,冷冷的说道:“跟我夫人,麻烦你起来,免得我夫人看到不高心。”

白雅欣的笑容在这一刻……

瞬间垮掉了。

她怎么没有听说这个肖泽宇结婚了?

她明明一直都有留意有关他的消息的,他未婚,未婚啊......

“不好意思,你坐到我的位置了。”又是一个清冷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白雅欣浑身一怔,这个声音,好熟悉......

就在下一秒,她似乎意识到来人是谁,她缓缓抬头,只见夏窈窈站在她面前,一双杏眼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睥睨着她,脸上的表情一如在校传闻中的清冷疏离。

她不可置否的看向面前这两人,既然结结巴巴的说道:“夏窈窈,你,你......你不是跟阚......阚宇泽在一起吗?怎么会?”

“怎么会嫁给肖泽宇是吧?”

夏窈窈见她没有起身,她干脆直接坐在了阚宇泽身旁。

她也不看白雅欣,双目直愣愣的盯着阚宇泽,眼里仿佛带着璀璨星光。

“哦,忘记告诉你了,这位是我先生,肖泽宇,他的曾用名——”

夏窈窈转头看向白雅欣,然后扬起了唇角。

“叫阚宇泽。”

此时的阚宇泽回报以温柔的笑容。

亲爱的窈窈:往后余生,不管是阚宇泽,还是肖泽宇,都将是你这辈子的守护者。

(全文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