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心理猎罪师 > 心理猎罪师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预感死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沈兵虽然不相信夏翰所说的话,但对那位老医师的言论倒有几分兴趣,于是把刘玉兰叫了过来。

刘玉兰哭得一塌糊涂,沈兵想起刚才自己对小姑娘的那番诛心猜测,不觉有些脸红,但事到如今,他也只好继续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旁边夏翰则一言不发,表情冷漠地盯着沈兵。

沈兵知道夏翰心存芥蒂,也不去理他,转头先安慰刘玉兰:“人死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你也不必太伤心。”

刘玉兰擦干眼泪:“警察同志,是不是我害了李大伟?”

沈兵无奈地摇了摇头,从乡下来的女孩到底胆小:“没有的事,你提出分手也是正常,他选择自杀是他的事。”

“可他说他爱我。”刘玉兰喃喃道。

沈兵知道再劝下去,无非就是一些场面上的话,也没有多大意思,于是便切进主题,说道:“能跟我说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刘玉兰愣了一下,看着沈兵,似乎不大明白沈兵的意思。

沈兵补充道:“昨天晚上,有人说你和李大伟对话来的?”说完这句话,沈兵觉得自己也病了。

刘玉兰脸上现出更加悲痛的样子,但这一次,她忍住了泪:“那是我自言自语,不,也不是,应该是我做了一个梦。”

“梦?”沈兵马上追问道,“梦见什么了?”

刘玉兰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我梦见李大伟醒过来了,当时我很高兴,要打电话通知他的父母,但李大伟说不忙,他要跟我说件事。”

“什么事?”夏翰突然插言道。

“他说这是亡灵向他索命,他绝对醒不过来了,叫我不要担心,也不要告诉他的父母,因为这件事没办法解决的。”说到这里,刘玉兰不自觉地挠了挠头,好像对自己说的这些话也感到有些荒诞可笑,但接着,她似乎愣住了,看着沈兵,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

刘玉兰脸上透出一丝惧意,她颤声说道:“他后来说,今天他就会死。”

李大伟托梦给刘玉兰,说自己今天会死,死亡的原因是由于被亡灵索命。

刘玉兰显然没有太把这个梦当真,她虽然也爱着李大伟,但作为一名现代人,即便是从农村出来,她也不会想到这个梦的重要性,也许早上醒来的时候,梦早已模糊了。此时,被沈兵问起,刘玉兰这才把梦中的记忆慢慢地复原,但令她惊恐的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梦中已经有了预言。

离开满眼惊惧的刘玉兰,夏翰顿时得意了起来,他斜着眼盯着沈兵,意思在说,你现在信了吗?

沈兵还是有些不相信,觉得这是故弄玄虚,但他很清楚,刘玉兰这样的小女孩根本没有必要装神弄鬼,从刚才女孩脸部的表情变化来看,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昨夜,刘玉兰到底是做了一个梦还是李大伟的魂真的出现了呢?

如果仅仅是一个梦,那么为什么能够预示今天李大伟会死呢?而那名老医师听到的病房中男人的声音又是从何而来?

想到这里,沈兵心中觉得有些堵得慌,他发现自己所学的知识似乎无法解释这一切。

据说有的人能够知晓自己死亡的时间,临死之前他会将后事安排得十分妥当,然后从容等死。当然,这种情况大多发生在一些德高望重的智者身上,比如说古代老和尚,他们会在圆寂之前淡定地吩咐后事,然后坐个莲花座便成了肉身像。

这种事的确会发生,但没有科学解释,更不属于心理学范畴,沈兵只是听说过,当作传奇而已,未加理会。

但有一种说法能够解释这一切,认为这是人类最自然的一种本能。古代所谓的智者,其实就是通晓大自然奥秘的人,他们的学识并非来自于书本,而是与生俱来,或者修行的结果。说到自然天性,还可以举个例子,猫,据说这种动物很灵性,有些家养的猫,在自己大限将至时便会离家出走,宁可死在外面。

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感应,是自然天性。但随着人类越来越高级的生活方式,人类的自然天性已经被生活中便利的物质所替代了,把这种自然天性已经放弃了,想必如今只有少数通晓大自然奥秘的人才能预感到自己的死期。

但李大伟这又算得是什么呢?

李大伟是一个大学在读生,算不上智者,更别说通晓大自然奥秘了。他如果真能通过梦告诉刘玉兰自己第二天会死,那么托梦这种事情恐怕理论上便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也许就是人类自然天性回归的一个具体表现。

沈兵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乱,此时看到夏翰得意的笑脸,他能觉出这个年轻人表情中带着一股邪恶。

妈的,你能预感到李大伟要死?我才不相信呢!

“也许只是一个巧合吧!”沈兵说这话并没有多少底气,“弗洛伊德说过,梦是愿望之达成。刘玉兰爱李大伟,我承认,但我想,刘玉兰对李大伟是否能苏醒不抱有任何希望,她不能守这活寡,所以潜意识中是希望李大伟死掉的,这样她就可以解脱了。这个梦是愿望之达成,恰好,今天李大伟死了,两件事凑到一起,许多神怪的事情都是由于这样的巧合而产生的。”

“那老医师听到的男人说话声呢?”夏翰问道。

“梦话,也许刘玉兰做梦时,她一方面扮演自己,一方面又扮演李大伟,她爱李大伟,模仿李大伟,包括说话的声音,在现实中可能不大容易,但潜意识里,通过梦话说出来,难度并不大,我见过这种病例的。恰好老医生听到了,以为真有一个男人在病房里说话。”沈兵解释道,他不敢直接看着夏翰的眼神。

夏翰哼了一声:“那我呢?你不觉得我今天独自来见刘玉兰是毫无道理的吗?”

“你?”沈兵无奈地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也许你看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话刚说到一半,便觉得这话太不负责任了,于是急忙改口道,“小姑娘可怜,你来安慰安慰她。”

夏翰冷笑了一下:“算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以为我夏翰好色,要不怎么摊上刘露那档子事,但我可有分寸,绝不会趁人之危的。”

沈兵不知道夏翰是不是真的好色,但这句话说出来,算是给自己下了一个台阶,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