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心理猎罪师 > 心理猎罪师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八章:反目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离开艺术馆,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樊燕的讲述一直在沈兵的脑海中翻腾。

沈兵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过于武断了。

沈兵并没有完全相信樊燕所说的话,但他相信,这番话里一定有真也有假,只是他暂时还无法判断哪段是真的,哪段是假的。但无论真假,沈兵都觉得自己以前做出的所有判断都过于草率了。

从头一次见到樊燕的那一刻,沈兵就认为樊燕一定是凶手,即便不是她亲自动手,也一定是她主谋的杀掉了祁大勇等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呢?是因为当时樊燕的不合作还是因为自己的直觉呢?现在的沈兵觉得已经无法说清了,好象当初那个武断的人不是自己似的。

根据樊燕的描述,那么,杀死祁大勇的人极有可能是刘丹,其目的是因为她偏执的人格,对樊燕的极度控制欲与报复心理,接下来,刘丹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看做是出于两个目的,第一是保护自己,摆脱嫌疑,比如说杀掉王灿,甚至给自己服毒,假装受害者,另一个目的是保护樊燕,刘丹虽然对樊燕怀有报复心理,但同时,也有一种畸型的爱在里面,所以,她并不希望警方真的将樊燕当成凶手,所以,弄坏了自己的刹车,想致自己于死地,这也有可能是刘丹所做的。肖指导的死应该和刘丹关系不大,很有可能是那个神秘组织所为。但接下来,秦琳琳的死则极有可能是刘丹下的手,秦琳琳是樊燕诊所的工作人员,她一定知道刘丹和樊燕之间的关系,说不定还发现了什么,所以刘丹将秦琳琳杀掉灭口。邵琪的死大概是个意外,她本人与案件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相信她的死因和祁大勇类似,是刘丹的嫉妒心使然。

而樊燕的变化在这番描述中也找到了理由。

祁大勇死后,樊燕也许出于本能,大概已经猜到了刘丹便是凶手,但由于过去的事情,樊燕并不想供出刘丹,反而想着要保护这个异姓的妹妹,所以,樊燕故意与警方做对周旋,其实是想扰乱警方的视线,但随着案情的发展,终于,樊燕发现与自己仅有一面之缘的邵琪也被杀了,她才知道,事情根本隐藏不住,而且继续下去,极有可能还会有人死掉,无辜的人,与自己接触的人。樊燕觉得自己将继续生活在刘丹的控制之下,在这种情况下,樊燕再也无法自信地保护刘丹了,所以才采取了与警方合作,当然,樊燕将自己当成了与警方合作的桥梁。

想通了这些事情,沈兵觉得案情似乎真相大白了,但他立即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再犯武断的错误了。

无论樊燕是否被刘丹控制,她仍旧是个极有头脑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说出的话真的可信吗?而上面所推论的基础则恰恰均来自于樊燕的讲述,会不会又是一个圈套,在等着自己钻进去呢?

樊燕,刘丹,这两个女人相处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秦琳琳一定知道底细,但她已经被人杀掉了,那么,还有谁能够客观真实地反映情况呢?

沈兵想了想,大概有两个人也许会揭晓这个答案,一个是樊燕的女管家,那个十分中性帅气的刘姐,但这个女人也不知跟了樊燕有多久,而且从长相来说,她极有可能与樊燕的关系暧昧,所以她的话可信度不太高。另一个人则是医生郑炳坤,夏翰去接触了,应该有新的发现吧!

想到这里,沈兵觉得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劲,他立即给夏翰去了电话。

见到夏翰的时候,沈兵觉得他脸上透着疲态,好象昨晚没有睡觉似的。

“樊燕今天所说的话,信息量太大了。”沈兵立即将樊燕的话复述了一遍。

出乎沈兵的意料,夏翰并没有表现出多么兴奋的样子,他拿起面前的水杯润了润自己的嗓子,说道:“她的话,你认为有多少是真实的?”

沈兵摇头:“暂时不好判断,所以我想知道郑炳坤都说了些什么。”

夏翰说道:“郑炳坤研制吗啡的一些用法,为了节省成本,他经常会用自己的病人当助手,当然,这些病人对药理什么的全然不懂,刘丹也曾当过郑炳坤的助手。”

沈兵眼睛一亮:“这么说,刘丹就有机会接触到吗啡了?这几次案子中,都不同程度地运用了吗啡啊!”

“这正是你想得到的信息吧?”夏翰冷冷地说道。

沈兵刚想点头,却突然意识到好友今天的状态很不一般,说起话来似乎阴阳怪气地,不禁愣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刘丹偷了郑炳坤的吗啡,那么,她就极有可能是凶手了,对不对?”

“是的!”

“那么,樊燕就能够洗脱罪名了,是吗?”

沈兵点了点头:“原则上是这样的。”

夏翰又是冷笑一声,低头看着手里的水杯,两根手指不断交措,那杯子在他手里转来转去。

沈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夏翰:“你有话要跟我说?”

夏翰长叹了口气,说道:“昨天我从郑炳坤那里出来,准备找你去,已经有些晚了,到了你家楼下,我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我知道那是谁的车。”

沈兵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他知道,自己与樊燕之间的事情一定让夏翰都知道了:“你等了一宿?”

“所以我现在还觉得有些困呢!”夏翰阴阳怪气地说道。

沈兵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怎么解释你都不会听的,是的,昨天晚上樊燕在我那里,不过,无论我俩之间发生过什么,都不可能影响我的判断力,如果她是凶手,我一定会抓她的!”

“你抓她?”夏翰故意反问了一句。

沈兵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警察了,他咬了咬牙:“协助你抓他,不过你别忘了,我即便不是警察,我依旧有权限破案!”

“是的,我差点忘了,你是暗流在隍都的负责人,你要向上面汇报,你的上司是?”

“霍欣桐!”

“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夏翰脸涨得通红,狠狠地说道。

沈兵暗骂了自己一声,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绝对不可饶恕的罪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