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流不嬉 > 穿流不嬉最新章节列表

一八七:封后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白墨长相儒雅,体格也不是那种很壮硕的,他一冷笑起来突然让人有些发慌,背后毛毛的。

“白墨,你不了解萧玉珏,他……”他的经历足以让一个人发疯!虽然我没有亲身看到他把百里凝带出来,不知道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是如何将他身体残缺的母亲背出来,更不知道,那一夜他经历了什么。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高高在上的皇子变成低贱如泥的庶人,萧玉珏的变化是有原因的。

白墨依旧颓丧着,竟然开始阴阳怪气起来:“终于知道你说的现实主义是什么意思了。”

我不想跟他做过多的解释,因为白墨根本不了解我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少纠结,孤独。

“别再说什么了,你做什么我都……接受……”他扣着脑袋,突然歉疚起来。好像是啊,她选择和谁在一起是自己的自由,和百里枭的感情不过才一年,变心与否谁说的准呢。

没听到他的内心独白,单接受二字一出,我终于能舒半口气:“你理解就好。”

嫁给萧玉珏是权宜之计,为了保住自己和他的命,也为百里枭回东炽有足够的时间想办法应对,我以为白墨是这样理解的,没想过他的妥协是因为觉得我在移情别恋。

本以为与他把这件事情说开了,得到了理解和认同,但经此一事,白墨生生的与我产生了隔阂,这个隔阂到最后都没办法解释清楚,以至于给他留下了一生的遗憾,当然这是后话了。

白墨一时接受不了,心里有个疙瘩也正常,我不勉强他立刻原谅,但知道他接受了,就有信心纾解这颗疙瘩,我给他安排了吃穿,带着一个丫头前往朝阳殿。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凝贵妃居然主动来找朕。”萧玉珏痞痞的,嘴里叼着一把汤匙。

我直接坐到他面前,开门见山:“把白墨的镣铐解开。”

“噗,”他将汤匙吐进碗里:“凝贵妃,朕讲求公平,如果放了他,你拿什么回报?”

我:你妹的,老娘养你十二年,还跟老娘要回报?

“哼哼,”我清嗓:“你说,在能力范围之内的,我可以做。”

“绝对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从贵妃椅上起身,扭着细腰漫步到一扇屏风,朝我伸出手:“过来”。

我本能的朝后面躲,手搭在腰的位置,刚好碰到那把匕首,只要他敢做什么,就别怪不念当年的情分。

萧玉珏凤眼微眯:“朕不会吃了你,过来。”

我向前踏半步,一手握匕首,一手抓住后面的丫头,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同拽着跟萧玉珏到屏风后。

萧玉珏看到我的小动作,偷笑了两声,转头示意屏风后的东西。

入眼是一大片明黄色,一顶金凤展翅,十二尾羽垂下拉出二十四颗透亮的垂水珠,雪蚕丝勾祥云纹路绕领向后,胸口树下两条金珠穗子垂到腰部,冰丝发于肩拉出两条宽大的广绣卷边烟纱罗袖,金底玉纹二指宽高束腰下逶迤拖地黄白色牡丹穿绣裙。

一套凤冠霞帔挂在衣架上,折射阳光发出耀眼的金色。

“这是朕特意命人制作的,希望你能穿上。”

看这衣服的样式和材质,再看看他身上,我冷嗤一声:“萧玉珏,你是要把后位给我吗。”

他笑道:“是,希望你能接受。”

原来他当日说的先封为贵妃再抬为皇后是真的,作为一个君王,这样做也太任性了:“我倒是没什么,反正都进了狼窝,也不在乎是什么名分,但是你朝堂上的老迂腐们会同意吗,我俩门不当户不对的。”

“哈哈哈,门不当户不对?现在整个南介的人都知道朕娶了百果庄的岑副使,还留白副庄主做客,谁敢说门不当户不对?”

“什么?”做温知月太多年,竟然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身份是百果庄主,十四年的过去只不过是十天的现在,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多变化,所以百果庄和南介联姻还和以前一样的影响巨大。“萧玉珏你是傻子吗,百果庄和南介联姻,其他三个国家会针对你的。”

他笑道:“朕会管这些?”

是啊,萧玉珏会当上皇帝,完全是因为他的一腔仇恨,而不是治国兴邦的宏图伟志。

“那随你的便吧,只要把白墨的镣铐解开,让他带着卓羽他们回百果庄,我就答应你。”

“一言为定。”他唤进来两个丫头,指着衣架上的华服:“把衣服和凤冠收起来,送去沉霜殿。”

丫头们将衣服收拾好,放在托盘里带出朝阳殿,我正与她们一同出殿门,“留下来一起用膳吧。”

我转身白他一眼,径直回沉霜殿。

可能是我腿太短了,或者走得很慢,回沉霜殿时领事太监已经带着两个侍卫从门口出来,侍卫人手一条生锈的镣铐,架在身上半绺拖地,在地上摩擦的直冒火花。

“娘娘,按照陛下的旨意,白公子的镣铐已经取走了。”公公道。

我嗯了一声,跨进门槛。“娘娘!”那公公不可置信,清了清嗓尴尬道:“您还没有谢恩呢。”

“你主子的帐我都不买,你算哪根葱?”

看着华丽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公公大跌眼镜,果然如江湖传闻的那样,百果庄的人都不是好惹的,一个个说话都带着火。“诶,人家靠山大,惹不起惹不起。”

不知从哪天开始,身份不明的准贵妃被扣上了百果庄岑副使的名号,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拽了,列位王公大臣没有一个人不同意这门亲事,反而都拍手叫好,也没人痴心妄想进宫为妃而去学习那位的行为习惯,因为她与皇帝的结合不是爱情而是利益,他们都这样想着,皇帝对她再好就都有理由了。

白墨的镣铐已去,也接到了领卓羽他们尸体的旨意,他此时站在后院那颗石头旁边等我。

一进屋小丫头就说了白墨的状况,我会意,只身过去找他。

“你喜欢坐在这颗石头上。”他笑道。

我答:“这里很好看水,好在是活水,才不至于无趣。”

白墨负手三步跨上石头,站在顶端的平坦处:“你总是喜欢这些小巧可爱的东西,女孩家,都是这样吧,不管表现的有多坚强,内心总是柔软的。”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能吸引我,就像相比大气,厚重的头饰,我更喜欢简单的。”

白墨点点头,舌尖舔舐过嘴唇:“我,希望你永远都能这样,保持纯真和聪慧,不要背负太多东西,像以前那样,没人知道你庄主身份,肆无忌惮,可以去偷别人家的鸡,或者兔子,我很怀念这样的日子,如果能回到过去,你可以随时去小溪里抓鱼,我再也不会拦了。”

如果是在以前,他这样说话会被我批评无厘头,但现在,竟然全部莫名的听懂了。

“卓羽他们我带回去了,你自己在这里要保重,安顿好他们我再来接你。”

我笑道:“好,谢谢哥。”

萧玉珏也算是人道的,派了两个人护送白墨回去,同带着一辆马车,方便携带卓羽他们。

他一走,我心中悬着的事情又安顿好一个,南介皇宫里最后的牵挂也没有了,在这里活的行尸走肉也没有关系,最多被人骂骂死鱼。

“岑苗苗,朕想请你吃个饭这么难?八抬大轿到沉霜殿你都不肯来?朕亲自来了,你还是那副被人欠钱的样子,你到底想怎样?”

萧玉珏发怒了,他从没见过这样脾气古怪的女子,第一次请吃饭,说什么来大姨妈不方便,第二次请吃饭说大姨妈还没有走,第三次同样的理由,等他派人到沉霜殿打听,知道她所谓的大姨妈是葵水,那个时候已经距离第一次被拒绝十天了。

“你来个葵水要十天?”他自己把自己气笑了:“想个理由能不能靠谱点儿?”

他杀了她的同伴,闹会儿别扭是可以的,但他派去沉霜殿的四抬,六抬,八抬轿子接二连三的被撵回来,这彻底触碰到了萧玉珏的底线。

“闹别扭也适可而止,朕是不是太娇惯你了?”在他看来,那几个人就是蝼蚁,杀了就杀了,容她闹几天脾气,可是作为一个被万人俯首的君王,他不可能容忍一个月。

萧玉珏说够了,一屁股坐到沉霜殿的正椅上,居高临下看着贵妃椅上的我。

白墨已经走了,他的手上没有我的把柄,也不需要给他好脸色。

“岑苗苗!”萧玉珏怒号一声:“回答朕的话!”

“老娘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不需要再讨好你了。”

他扶额,百分之一千的后悔放白墨回去。

不知道萧玉珏是被气到了,还是本身来的时候就很疲倦,他大骂一通发泄完后,半躺在椅子上,嘴里呢喃着:“真服了你,和她一模一样,气死人不偿命。”说着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也就只有你身上有她的影子,有这样脾气的女子,天下找不到第三个。”

当然找不到,本苗苗是二十一世纪现代人,迂腐古代人怎么可能和我一样,这样性格的人不是找不到第三个,而是第二个。

我心里自言自语,却不知表现在了脸上,萧玉珏看我脸上一板一眼的,走下座位,轻步到贵妃椅前,低头凑近道:“你的眼睛里,真的有星星。”

萧玉珏笑了,脑海里全是她闪着灵动的眸子,对他笑的样子。

这波口水战不知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总之以萧玉珏失败收场,为了挽回面子,他当着沉霜殿所有宫人的面道:“你们伺候凝贵妃有功,每人赏金十两。”

萧玉珏一脸欣喜,精神抖擞的出沉霜殿,留给一群受宠若惊的人干瞪眼,等大门一关,众人顿时心照不宣的笑起来。

我意思意思送送他,却没想到太监丫头们眯着眼,一脸奸淫的笑着:“嗯~嗯~嗯~”

我跺脚,才知道着了他得道。

后来萧玉珏也不来招惹我,但每日的赏赐不少,直到有一天圣旨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贵妃岑氏,性行淑均,贵德贤能,秀敏名门,敬上小心恭谨,待下宽厚仁和。封皇天之名,以金策金宝立为皇后,三日后正式行册封礼,而其秉承圣训,笃孝思进,钦此!”

“哦。”我接过圣旨,将太监手里托盘上的金策金印端走。

领事公公嘴角抽搐到停不下来:“娘娘!金策金印三日后才能给你!”

“??不是已经降旨了吗,为什么现在不能给我?”

领事公公擦汗:“娘娘,这个金策金印只是先给娘娘看看,三日后会经由陛下的手亲自给娘娘。”

我冷嘲一声,将怀里的东西扔到托盘上,砸的哐一声,把拿托盘的小太监吓得腿只抖。

封贵妃我都经历过,封皇后应该也类似,穿上好衣服走走过场,拿下金策金宝,想必没有多麻烦,接下圣旨后我还是整天漫无目的的混日子,直到第三天傍晚,三个嬷嬷来到沉霜殿。

“娘娘,明日行册封礼,陛下特意派奴婢们来教您规矩。”三个束着高髻,头顶别一块巨大的累赘银砣子,满脸皱纹的老嬷嬷提着包袱等在沉霜殿门口。

看门的小丫头来报,说老嬷嬷面色凶狠,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货。我寻思着在深宫待了几十年,人也皮性了,再好的人也变得圆滑,这些年老的嬷嬷已经不能用慈祥二字形容,而应该是狡黠。

“不要让她们进来。”

此话一出,整个沉霜殿借戒备,没人同意让她们进来。不过老嬷嬷们也不闹腾,单肩挎着包袱,喜笑盈盈的端立在门口,一站就是小半天。

我趴在窗口,正好看见门口的她们,晚霞已落,她们脸上的皱纹已经看不清了,凶狠的面相此刻倒有些逆来顺受,我竟然突然想起了东炽的那位太皇太后,如果将她头上华丽的发饰取下,换上笨重的银砣子,应该也是这幅样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