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怎知他乡无月明 > 怎知他乡无月明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零七章 轮回(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茅衷寒在办公厅忙了几日,再回去的时候,女佣立刻走过来,小声禀告着:“太太不肯吃饭,宋秘书不敢惊扰您,出此下策,让医生注射了许多营养液。”

“她有没有说过什么?”茅衷寒心累到了极致,阴下脸,有那么一瞬间,突然想放了她。

任由她回北平,或者由得她去死。

“太太只是整日望着从海边捡回来的碎片愣神,不发一言。”女佣小心回禀着,生怕茅委员迁怒他人。

“嗯。”茅衷寒稍舒展了眉头,已经脱下中山装,朝她的卧房里走去。

门口有新挂上去的风铃,从虚掩的门望进去,一眼便看见她坐在椅子上,手里攥着那片碎片,眼神空洞。

“又在想怎么置我于死地吗?”茅衷寒走过来,坐到她身边。

“上一次你失败了,这一次想出了什么方法?”

春烟不说话,他也不强求,自顾自的接着说:“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势,敢指挥邻国的飞机。那上面坐着的不光是那个戏子,还是重要人物。我会尽力搜寻的。”

春烟回过身来,转身望着他,梦呓般自语:“他还活着?”

“虽然我希望他死,但是我希望飞机上的其他人都能活着。”茅衷寒说完,春烟的灵魂似乎重新附体,她努力站起身来,请求道:“我要回北平。”

她要回北平,等他回来。

“好,我给你一个希望,你留在台湾陪我,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什么时候把我伺候好了,兴许我大发善心放你回去。”

春烟半信半疑的回过头来,望着掌心的碎片,轻轻触摸着仿佛像从前一样,抚摸着顾轻的脸颊。

.

在没有光的日子里,春烟已经彻底沉默了,没有人再需要她去说话,也没有事情需要她去诉说。

在后来的许多年,她每日除了去飞机失事的地方寻一些碎片回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和游荡。

茅衷寒准许她出门的时间非常少,每次出门身后也一定要有人相随。

日子过得很快,也很慢,就在她以为自己进入了无休无止的轮回的时候。

沧海桑田,又一个三十年过去了。

茅衷寒看着她依旧像一块冰,暖不化,也捂不热。

他给了她一张通行证,然而春烟早已经没了最初的期待和开心。

在台湾的岁月里,她没有一日不在思念着她的祖国,和她的顾轻。

颜酌也曾想过去寻找她,但在波谲云诡的大陆,荣福堂已经自身难保,他稍微想动一动,都难如登天。

春烟拿着号码牌,在民国结束之前,新旧更替的那一天,踏上了故土。

.

1978年,她回到了荣福堂,却再也不能回到颜酌的身边了。

等待她的只有小节,还有颜酌的几个孩子们。

也许是长年累月的不食人间烟火,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她的身体还是硬朗。

经历了一场浩劫,荣福堂早已经不唱戏了,颜酌散尽家财才保住了徒子徒孙的性命,好在小节打下了家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维护一家人生计不成问题。

家宴上,小节满头银发,看着春烟叫了一声:“阿姐。”

“荣福堂的人,死的死,亡的亡,就剩我一个人了。”他叹了口气,又说:“当年,师父是抗日英雄,师兄们是北平红遍天的名角儿,谁知道一眨眼,我们就变成了牛鬼蛇神,幸好这些年你待在台湾,没看见那场动乱。”

春烟看着他唏嘘感叹,颜酌的长子禹云影已经给她披了件毛毯,在耳边轻声询问了句:“姑姑,娘近来腿不好,不便行走,嘱托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过几日就是你六十岁的生辰了,我们几个小辈想好好操办一下。”

春烟摆摆手,动作明显迟缓了许多,她不徐不疾的纠正着:“什么六十岁,是六十二岁!我老了,不爱热闹了。”

“好嘞!”禹云影装聋作哑,“姑姑答应了,到时我们来接你,你可千万得赴宴啊!”

春烟还想嗔怪,小节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我就没瞧见过你有爱热闹的时候!”

春烟勉强一笑,又牵挂起故人:“四爷也是死于那场浩劫吗?”

小节摆摆手,“只有少班主为了维护戏班子自尽了,四爷倒不是,二师兄死后的第二年,四爷就害了痨病,不治而亡了。”

二师兄……

春烟三十年来不敢碰的一个名字。

她哆嗦着嘴唇,半天才问出来:“顾轻他……这么多年都没有音信吗?”

小节尽管不想告诉她真相,还是说出了实情,“那场飞机失事后来也有过陆续报道,的确是沉入海底了,尸体都被鲨鱼分食了。”

“我不相信,”春烟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她喃喃自语:“他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还活着……”

小节叹了口气,也不再说。

半晌,春烟平复了情绪之后,继续说:“现在风头已经过了,没想过将戏班子再支起来吗?”

小节摇了摇头:“荣福堂里会唱戏的都死了,就算没有那场浩劫,也是后继无人,一样落拓。”

不过,他望了一眼云影,继续说:“不唱戏更好,不唱戏更好……”

.

有人说,每隔七十年,就会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

春烟生日宴会的那天,云影包下了一座茶楼,人们只知道这座茶楼富丽堂皇,典雅复古,却没有人知道,这座茶楼在三十年前是荣福堂的剧场。

荣福堂的老人不剩几个,后人倒是不少,拖家带口的算上下人也坐满了底层阁楼。

可欣依旧没有出现,云影抱歉一笑:“姑姑,我娘今儿约了医生,不能来陪您听戏了。不过,我请的是近十年最火的小角儿,叫梅砚生。”

谁来唱戏,春烟没放在心上。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欣仍旧不能释怀让她有些难过。

她就是横亘在颜酌和可欣中间的一道长河,只是这河不宽广,也不伟岸,准确的说,也称不上长河,只能说是一条臭水沟,是可欣的眼中钉肉中刺。

戏台上,幕布拉开,锣鼓敲响,前奏是顾轻有名的《嫦娥奔月》。

戏台上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身材修长,一双桃花眼分外勾魂摄魄。

唱得是什么,春烟已经听不到了,台上的人,就算化成灰,她也认识,那就是她的顾轻,她的二爷。

少年扮着旦角,挥舞着水袖,嫩得出水的年纪,正是她第一次遇见顾轻时的模样。

梅砚生唱完了,先去后台卸了妆,才又过来给寿星敬茶。

春烟只愣神了一秒,立刻清醒了过来,眼前的少年还是个孩子,跟自己隔着三代人呢,不会是她的顾轻。

“二奶奶请用茶。”梅砚生将姿态放的很低,直勾勾的瞧着她,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

“叫我奶奶就好了,哪来的二奶奶。”春烟以为他是提前做了功课,了解贵人的身份过往,故意说些讨喜的话。

只是见梅砚生缓缓站直了腰身,将茶杯放在一旁,唇瓣轻颤,用只有春烟和他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是我的二奶奶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