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他才是爹地 > 妈咪,他才是爹地最新章节列表

第749章 我不会放你离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被岚歌抱住的那一刻。

厉封爵下意识就想将人推开。

但在动手的前一秒,男人又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因为脑海中一个声音在提醒他。

面前这个人是岚歌。

是他当初深爱过的女人。

也是他发誓终生要保护的女人。

不能推开。

夏家突遭变故,对于现在性子敏感脆弱的岚歌而言,这是非常惨重的打击。

若是现在他再推开她。

她一定会因为承受不了而崩溃。

他已经辜负了这个女人。

不能再加深对她的伤害。

短短几秒。

数个念头就在厉封爵的脑海中闪过。

最后。

厉封爵妥协一般,又将慢慢手放了下去。

他语调变得温和,道:“没事,我来了,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

现在岚歌需要的不是安慰。

而是尽可能地让她将压抑的感情宣泄出来。

岚歌听到厉封爵的这番话。

就好像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突然断裂似的。

她再也撑不住,紧抱住男人,埋在他的怀中发声大哭起来。

“呜哇哇哇哇……”

“哇哇哇哇……”

“父亲……”

“父亲……呜哇哇哇……”

“哇哇啊啊啊……”

岚歌哭得异常伤心,撕心裂肺一般,整个人哭得几乎快要喘不上气。

厉封爵引导道:“吸气,记住呼吸。”

男人的声音仿佛又一股魔力。

让岚歌不自觉地按照男人的指使行动。

她放声大哭着。

就保持着这样的举动不知道过了多久。

医院来来往往的人走了一茬又一茬,男人也没在意周围人的视线,耐心等待着岚歌将情绪释放出来,渐渐趋于平静。

旁边的夏母跟夏岚雪看得尴尬异常。

这个情况。

就好像只有岚歌是真的伤心似的。

明明夏父出了这种事,她们也很难过好吧?

岚歌将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哭泣,最后哭得没力气了,声音才渐渐小了下来,整个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身子直直地往下滑去。

厉封爵手快,将她扶住。

“还好吧?”

岚歌情绪低落,埋头哽咽道:“我脚使不上劲儿……”

“……”

厉封爵沉默片刻。

随后轻叹一声,道:“我扶你。”

说着。

便半扶着岚歌朝外走去。

岚歌不禁抬眼,悄悄看了对方一眼,只见男人目视前方,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

没由来地。

岚歌眼神黯淡了几分。

她轻轻地低下头,身子朝着男人的方向靠着,像是想要寻找依赖物。

“……”

厉封爵感觉到岚歌靠向自己的力道。

他眸光闪了闪。

没有说什么,但却加快了脚步朝前走去。

走出医院。

两人快速上车。

厉封爵对司机吩咐了去夏家。

夏母跟夏岚雪本来也想赶工去。

却被厉封爵的下属拦下,说:“夏太太,夏小姐,你们是后面一辆车。”

“……”

夏母跟夏岚雪顺着对方的手指看过去。

发现在厉封爵的车子后。

还跟着一辆。

两人没法,只好不情不愿地坐后面一辆车。

前往夏家的路上。

岚歌软软地靠在车门上,情绪低落。

厉封爵也对目前的情况有些措手不及。

谁也没预料到。

夏父竟然会发生车祸丧命。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晴天霹雳。

厉封爵吩咐下属,安排夏父的葬礼,然后一并通知夏家那边的亲属。

但说是亲属。

其实夏家那边也没有亲戚。

因为夏父的父母早已经去世,亲戚间也没有来往,很久以前就断了联系。

如今亲近的也就一些朋友以及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将一切安排妥善后。

厉封爵放下手机。

他又看向靠在车门边上的岚歌。

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愫,低声淡淡道:“岚歌,你要撑下去……”

“我想回孤岛。”

岚歌忽然出声打断他道。

“……”

厉封爵一顿。

只听岚歌继续说:“父亲死了,我对这儿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人生地不熟的,母亲跟妹妹也不喜欢我,留下也没意思,回孤岛,至少还有阿爸陪着我……”

“……”

男人眸光微敛。

他薄唇微启,淡声道:“不行。”

“!”

岚歌眸光剧烈一颤。

她回头朝男人看去,红着眼睛问:“为什么不行!?”

厉封爵冷静看向她,说:“孤岛太荒凉,一共就三户人家,相互间还没有联系,如果你出个什么事,我都没办法立刻处理。”

“我不会出事的!”

岚歌说。

“不行。”

男人继续拒绝,说:“我不放心。”

“……”

岚歌闻言。

心脏仿佛被狠狠撞击一下。

她紧咬了下嘴唇,眼泪又在眼眶中打转,道:“你凭什么管我啊?”

“……”

“我们之间已经没关系了。”

“……”

“我要去哪儿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

厉封爵面对岚歌质问,停顿一秒,淡声道:“因为我说过,我要对你负责,如今夏伯父意外去世,我更要保证你今后的安全。”

“……”

岚歌听完,吸了吸鼻子,哽咽说:“我不需要!我要回孤岛!”

“不准。”

男人语调平静道。

“我就要回去!”

岚歌咬牙说。

“……”

男人静静地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如果你非要走,那我会权力禁止你的出行,不管是海关,还是陆行,没有我的命令,没人能放你离开京城。”

!!

岚歌一听。

心中的怒气顿时达到顶峰。

她胸口一起一伏,盛怒地瞪着男人。

忽然。

岚歌朝着厉封爵扑去,然后死死咬住他的手掌,一股仿佛要将替他的血肉咬下来的架势。

“厉总!”

坐在副驾驶的李扬见状,惊了一跳。

“没事。”

厉封爵眉间轻蹙,淡声道。

“……”

李扬又看了看咬住厉封爵的岚歌,从咬合处,已经有血慢慢渗出来。

可男人却依旧没有甩开岚歌。

他看着她,语调平静道:“岚歌,我知道夏伯父的死让你一时接受不了想要逃避,但你要清楚,你的归宿是这儿,不是孤岛,不要因为意气用事,毁掉自己的人生。”

“……”

“我对你有责任,不会看着你胡来。”

“……”

厉封爵的话,每一句,每一个字,都传入了岚歌的耳中。

她知道对方是认真的。

口中传来了一股腥甜。

是男人的血的味道。

她弄伤他了。

岚歌的眼泪慢慢滑落下来。

她慢慢地松开嘴,抬起身来,只见男人平静包容地看着她,没有丝毫的不耐与烦躁。

她嘴唇嗫嚅,又缓缓低下头。

当看到男人手掌上深深的咬痕时,岚歌的眼泪掉落下来。

她低低抽噎起来,埋头道:“对不起,我把你弄伤了……对不起……”

“没事。”

厉封爵淡声道。

他看着岚歌,问:“现在能平静下来吗?”

“嗯。”

岚歌点点头。

厉封爵抽出一张纸巾。

他动作缓和地将岚歌的眼泪擦掉,然后又换了一张,擦掉她嘴上的血迹。

岚歌看到纸上的血。

下意识的。

她又看了看厉封爵手掌上的伤口,然后一把将对方的手握住。

“……”

男人动作一顿。

岚歌吸了吸鼻子,然后也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巾,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将男人手掌上的血擦掉,道:“咬的有点深,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必。”

男人抽回手,道:“小伤而已。”

岚歌看了男人一眼,接着又缩回去,继续蜷缩着身子,全身散发着消沉的气息。

很快。

车子就到了夏家。

厉封爵对夏母道:“伯母,请节哀顺变,伯父的葬礼事宜我已经安排人在弄了,不过这些天还要辛苦你们了。”

夏母对厉封爵颔首,说:“哪里的话,还要多谢你帮我们的忙,不然我们现在还是六神无主。”

“这是我该做的。”

厉封爵淡淡道。

夏母想了下,又说:“虽然出了这种事,但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快到饭点了,封爵,你要是不嫌弃,就留下吃个便饭吧?”

“……”

厉封爵停顿一下。

他视线又在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岚歌身上扫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思虑的神色。

随后便收回视线,道:“行,我留下。”

夏母见厉封爵同意,笑了下,然后就让保姆去准备。

之后。

厉封爵又走到岚歌身边。

见她又开始默默掉眼泪,他拿出纸巾递给她。

岚歌抬眼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谢谢。”

说着。

便接过纸巾擦了擦。

但不知怎么回事,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完,一张纸很快就被打湿了。

“岚歌……”

厉封爵见状,有些不忍。

“啊……抱歉……”

岚歌赶紧别过头,说:“我赶紧可能进沙子了,所以才一直掉眼泪,放心,我会撑住的,不会总是哭哭啼啼给你们惹麻烦……”

“……”

厉封爵闻言一怔。

忽然。

他眼角余光瞥到旁边的夏岚雪,只见她听到岚歌这番话后,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看到这一幕。

男人眸光微敛,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呼了口气,又看向岚歌,道:“你想哭就哭,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我也不会嫌弃麻烦。”

“……”

岚歌听完后,身子一顿。

她慢慢地抓过头,又看向厉封爵,眼泪又哗哗掉下来。

只见男人目光平和且包容。

没有丝毫的不耐。

厉封爵抽出纸替她擦眼泪,平静说:“人伤心难过了,哭出来很正常,你不用忍耐。”

“……”

岚歌吸了吸鼻子。

一个没忍住,又扑上去,抱住厉封爵,呜咽起来。

“……”

厉封爵身形一顿。

有些无奈。

他没有推开她,但也没别的任何动作。

由着她抱着。

脑子里却开始认真思考着,今后该如何安置岚歌的事。

……

戈兰。

负责人办公室。

在下班前的五分钟。

阮小冉的手机响了起来。

阮小冉正在批阅一份文件,她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通了电话。

因为会在这个点准时打电话来的人。

只有一个。

“喂,等一下,我还有一份公文没处理。”

阮小冉一边看文件,一边说。

“……”

对面沉默了一秒,才淡声道:“小冉,我今天不能来接你。”

“嗯?”

阮小冉手中的笔一顿。

她停下来,道:“你那边工作还没处理完吗?那行,我待会儿让张兰送我回去……”

谁料。

厉封爵却淡声说:“不是工作的事。”

“不是工作?”

岚歌意外。

接着。

她就听到男人用沉重的语调平静道:“岚歌的父亲车祸去世了。”

阮小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