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农女殊色 > 农女殊色最新章节列表

1091.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兴致高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香枝儿在大街让遇刺这事儿,长了翅膀似的,很快便传了出去,小秦氏在宫中得了消息,原本郁闷的心情,瞬间就变好了,还随手赏了来报信的小太监一两银子。

那小太监也格外高兴,要紧的不是一两银子,而是他在静妃跟前有了这份体面。

“走,咱们去慈宁宫里坐坐。”小秦氏心情极好的,带着一众宫女便去了慈宁宫。

“怎么又过来了?”太后心知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凡过来,必然是有事,脸上就没什么好气。

“今儿不是办了赏花宴嘛,特意过来与你说说。”小秦氏脸上带笑,心情是难得的好。

太后闻言,挑了下眉:“哦,那你就与我说说吧。”

“我瞧着史家的小姐为人颇聪明伶俐,方家的小姐,模样生得极好,两位小姐都极为不错。”小秦氏连声夸赞道。

太后听着这一番说辞,就不由轻嗤了一声,想当初她提起刘氏时,何尝不时如此模样,差点没将人夸成一朵花,可再看如今呢?

心知她最看中的还是利益,若这两位小姐入府后,不能给慎王府带来好处,指定也是被嫌弃的份,不过为燕慎纳侧妃,那也是为了给慎王府加重些筹码,总归好处也是少不了的。

“你看着好便好。”太后并不在意这个,反倒是问起:“我怎么听说刘氏伤着了?”对此,颇有些不满,挑侧妃的日子,偏将正室给伤着了,颇不吉利,再则,这个时机也不好,刘家若是得知,不定怎么迁怒。

倒不是说怕了刘家,只如今这节骨眼上,各方面的关系还是要处理好,真得罪狠了,也是得不偿失,在她看来刘家的地位也是不容小觑的,也只有小秦氏目光短浅,只看着刘家没出上什么力,便觉得人家不中用,且又自视甚高,觉得自个是皇族了,便谁也不放在眼里了,自觉得刘家低了一头。

一说到刘氏,小秦氏脸上的笑意便淡了几分:“你说她啊,一个不中用的东西,我本是请几位王妃赏瓷器,谁知她笨手笨脚的,竟是扑到瓷器上对,摔了贡品不说,自个也伤着了,你说这对怪得了谁?”语气中很是不满。

太后闻言,冷淡的看了她一眼:“今儿是挑侧妃的日子,你却让正妃受了伤,这事儿要是让刘家知道了,闹将起来怕是不好交代,有些事儿,你需得心中有数才好。”

“她自个不稳重,还能怪到旁人了,再说了入门两年也没个音信,还能怪咱们给慎哥儿纳妾不成?”没这个理,小秦氏很是理直气壮。

去年年尾入的门,虽然算着日子还不足一年,但也可以按两年来论,刘氏没生养,也确实是她之过,对此,太后也没什么好说的,对于刘氏,她一惯也是淡淡的,谈不上什么喜爱不喜爱,她与小秦氏的想法也差不多,看中的是背后所能带来的利益,只是看得比小秦氏更长远,也不曾当众给刘氏难堪罢了。

“这些事儿我也不管,只是刘氏那里,你还需得安抚好,总不能让她回娘家去告状的,刘家闹起来,对慎哥儿可没好处。”太后叮嘱了一声。

“她要有胆子闹,就让慎哥儿休了她,想当初我更看好的是秦相家的小姐呢!”小秦氏说着,动了动眼珠,便道:“我听闻秦相如今这般,倒好似咱们皇上还要求着他呢,你说当初要是说的秦家小姐,能给皇上省多少事呢。”心里也有些悔,当初秦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是人家一拒绝,她觉得有些没脸,也就没再提了,若当初忍忍,再说和说和,不定就成了。

“那些事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吧,你难不成现在还想指望着些什么,也没得人家金贵大小姐给你儿子做继室的道理。”太后轻哼一声,小秦氏当初千挑万选看不对眼,说刘家其实说得也挺急。

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香枝儿之故,人家的媳妇娶进门来,甚至还管家理事起来,甚至还一直担心人家生下嫡长孙,被压一头。

如今瞧着,事事都朝着他们预料中发展呢,而自家的人还没说上个更好的,时也运也,太后有时候也忍不住叹气,想想教养极好的小姐,竟是比不过一个农家女,这还能怪谁,天意如此吧。

“那秦家小姐年岁了不小了,好似有十九了,可人家还没说定,也不知秦家想说个什么样的人家,哼,不过再怎么着,那也比不过咱们慎哥儿去,想想当初那秦家夫人看我的眼光,如今不知后悔不后悔,可不挑花眼去了吧,留着个老姑娘,也不知嫁给谁去。”小秦家对于当初之事,仍有些耿耿于怀。

“秦家看重的是人,门第倒是其次,这个倒不必你为人家操心的。”太后撇了她一眼,自个的事还没闹明白呢,倒操心起旁人家的事了。

“谁为他们操心了,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小秦氏撇了下嘴,随即便又兴致勃勃的开口道:“还有一件事儿,那恪王妃才出宫没多大一会儿,在大待上又遇上刺客了……”说话间,神情甚至带出些兴奋来,显见是看好戏的神情。

“人怎样,可伤着?”太后不紧不慢的问道。

小秦氏顿时笑意便淡了几分:“人好端端的,那些刺客并不怎么中用,全都被护卫拿下了,巡城队的人也赶得及时,丝毫没伤着,估计连丝惊吓也没有。”说到此,心中不由暗怪,那些刺客也太没用了些,怎么就不多派些人去,直接将人给弄死了好。

“如今朝中仍还有些不稳,宫中你也要严查一番,别让刺客在混在宫人之中,咱们宫中女眷不多,就数你我目标最大。”太后由此事联想已身,心里颇有些忧虑。

以前在国公府,上上下下都是府中的老人,很是可信,但如今进宫来,宫中的宫女太监,多是前朝留下来的,谁又知道其中有那些是包藏祸心的,不得不防啊。

“后宫之中,何等要紧之地,前前后后都清查过无数回了,如今能留下的,都是可以放心用的,太后不必担心。”小秦氏轻声笑着说道。

这后宫中可是皇上亲自派人清查过的,她能有什么不放心的,也就太后上了年纪,有些多想,说起来如今除了后宫,旁的人可没有她这般安全。

“我这里自是不必担心,毕竟我这慈宁宫中,大多都是府里带出来的老人,旁的侍候的人,都近不了我的身,我这里是安全无虞,我担心的是你那边,用的多是生人,不过要是你自个都不将小命放在心上,旁人说再多又有什么意思。”太后轻哂。

“太后提醒得是,臣妾会多留意的。”小秦氏并不放在心上,主要是对燕禇的能耐有着迷之自信。

太后自不再多说什么,该说的都说了,不当回事也怪不到她头上,有些人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说起来,这恪王妃啊,三天两头的就遇刺,你说说她这命格,是不是不太好,我瞧着吧,她这必然是大凶之兆,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让人得手了去……”小秦氏絮絮叨叨的说着,旁人倒霉她还没什么看笑话的心思,但香枝儿这里,越倒霉她越痛快呢。

太后撇了她两眼,却是并不理会她的言辞。

然而小秦氏对于此事,却是极为的感兴趣,翻来覆去的将这事儿说一回,又细想琢磨一番,再说一回,兴致丝毫不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