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飞升之旅 > 飞升之旅最新章节列表

641.第六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出现频率最高者莫过于那前十块光幕了,几乎呼吸不到的时间,便是有着名字浮现在光幕上面。

不过大家的目光却是并未过多的停留在这些光幕上面,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后面,因为那里才是真正的角逐之地。

第十一道石碑上面,开始有着名字浮现。

沁雅幻音神宗。

摩楠圣魔宗院。

天星子极星神宗

幽九灵鬼罗宗院

……

不断的有着名字浮现而出,而这浮现的名字,无一不是在众院盟内响当当的人物,要知道这道光幕在这千年之间,也仅仅只有两人的名字曾经出现过。

而这一次,恐怕要打破记录了。

“咦!快看,第十二道光幕好像…好像有动静了。”

众人尽皆瞪大着眼睛,目光有些惊骇的看着那始终处在平静状态下的第十二道光幕,此刻突然有着万丈金光射出,那等光芒的耀眼程度甚至远超其他光幕,这足以显得其之与众不同。

透光那炽盛金光的阻隔,众人依稀之间似乎能够见到,有着漆黑而苍劲的字迹撰写在光幕上面,而伴随着金光缓缓的褪去,众人也终是看清了那浮现而出的名字。

“霸无极!”

“果然是他!”

谷老惊叹一声,他的言辞之中没有意外,毕竟前者的名气在这众院盟年轻一辈中可谓是如雷贯耳。

旋即,他笑脸迎向此刻面庞突然聋拉下来,脸色显得有些不太好看的白须老者,笑着道:“这一次你可要大出血一番了,哈哈。”

“哼,小人得志。”白须老者委实的看不惯他这般得意的样子,极为不满的道。

“是…是…霸无极师兄!神宗之位归属我归一宗院了!”

一些归一宗院的弟子,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眼睛,生怕因为看错了,而弄出天大的笑话来,不过在他们反复观看了不知多少遍之后,方才目露不可思议的神光,甚至举止之间都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那股兴奋劲,似乎另他们长久培养起来的不动如山般的心性,瞬间倒退至了原始。

“归一神宗!”

众多归一宗院的弟子在呆滞了许久之后,终于爆发出冲霄般的欢呼声,那等撕心裂肺的吼叫冲荡云霄,回荡在无际的广场上面,震耳欲聋。

而其他宗院的弟子只能带着嫉妒,愤懑的目光看向归一宗院这边,要不是有着两位众院盟内的长老再此,说不定他们便是忍不住要群起而攻之,狂揍这些兴奋的找不到北的家伙一顿,以解心头怨气。

众人的失落与归一宗院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他们似乎已经看到原本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归一宗院,在今天以后,将会站在一个被他们所仰望的高度,俯视着他们。

不过就在众人认为神宗的归属已经尘埃落定之时,璀璨的金光再一次猛然爆发,又是有着一道名字浮现。

“韩凌!”

对于这个名字大家却是有些陌生,闻所未闻,不过那立身虚空的两位老者在见得韩凌的名字出现之后,方才点点头,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

“盟主这个弟子,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此等成就已然超出了盟主当年。”

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是另的在场的所有人尽皆大吃一惊,甚至可以说是震撼,因为他们发现韩凌的名字竟然与霸无极的名字并列一行,而非是位列其后,这说明着他与霸无极排名不分先后并列第一。

再然后,在广场众人那一双双瞪的滚圆的眸光注视下,又是有着一道道苍劲的名字不断的浮现在光幕上面,而且竟然都是与他二人并列在一起。

木灵儿五灵神宗。

薛蠡圣魔神宗。

剑无涯古元宗院。

极舞寒妖月神宗。

一道道名字,遒劲有力,神韵超逸,凸显着他们的不凡于世。

竟然会出现如此多的天骄并列头名,这等盛况在以往历届中简直是闻所未闻,这一下,神宗的归属就很难说了。

这破天荒的一幕,着实的惊呆了所有人,即便以那两名长老的见识以及定力,都是有些大跌眼镜,已经被震撼的有些僵硬的面庞上流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直到过了许久之后,那白须老者首先回过神来。

“嘿嘿!谷老头,我的葡靡酒还是早些给我准备好吧。”白须老者得意的大笑道。

“哼!谁胜谁败都还未可知,莫要高兴的太早,既然如今出现了这种情况,看来还要请盟主做出最终的裁决,看看这神宗之位到底归属哪一个宗院。”谷老喃喃言道,旋即看了一眼白须老者,叮嘱道:“你在这盯着点,我去请盟主前来。”

不过,就在他刚嘱托完白须老者,广场上空的虚无之处,突然有着空间波动荡漾开来,在之后,数道身影自虚空浮现而出,而当首之人赫然便是众院盟的盟主天回。

“见过盟主,各为神宗之主。”广场上的众多弟子在见到这突然出现的九道人影之后,神色惶恐,目露崇敬,纷纷的跪拜下来。

这几道人影乃是他们众院盟中最巅峰的存在,也是支撑众院盟立足寰宇的强大基石,而正是有着他们的存在,那些敌对势力方才不敢有所妄想,有所企图。

而他们才能免受战争与死亡的威胁,有着一个和平的环境,另自身修炼成长。

天回看着下方这些朝气蓬勃的人影,也是微微一笑,旋即摆摆手,然后他的目光便是放在了那十六道光幕上面。

而在看到那第十一道光幕上竟然有着十数道名字出现之时,即便以他的定力,都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惊叹之意,这般成就已然与自己当年不相上下了。

在他身后的各神宗之主自然也是满面含笑的看着这些浮现金榜上面的名字,因为其中有着他们神宗的弟子,这般耀眼的成绩,自然也是另的他们心中略感得意一些。

不过他们的目光终是难抵那第十二道光幕所带来的强烈的震撼以及诱.惑,纷纷投射而来。

看着那浮现出的数道名字,甚至连他们都是没有料到,这些小家伙们竟然表现的如此出类拔萃,卓荦超伦,直接另的众院盟保持了近千年的记录作古。

“了不得啊!”

一名身着华丽长袍的美艳妇人喃喃叹道,此人面容极为的妖媚动人,颠倒众生,举手抬足间散发着成熟的风韵,不经意间的一次眸光交汇便能令人沉沦,无法自拔,此人乃是妖月神宗的宗主极妖月。

同样也是极舞寒的母亲。

“的确是了不得,老夫还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天骄金榜留名,而且更胜以往,即便历届金榜提名者相加,也不足其一二啊。”一位身着五行道袍的中年人喃喃开口道,此人正是五灵神宗之主,五阳上人。

其余神宗之主尽皆点头,显然对他二人之言,没有丝毫的反驳之意,毕竟事实摆在了那里,这等天骄盛世,的确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不过盟主,这神宗之位的归属要如何来决断呢。”开口之人乃是圣魔神宗之主圣冥。

此人面庞消瘦,棱角分明,如刀削一般,一双漆黑的眸子微微倒仰,如鹰似鹫,透着锐利以及丝丝的阴冷感,令人望而生畏。

其他神宗之主也是纷纷将目光投来,落在了那为首的人影上面,等待着他的决断。

“这倒是一个难题了,既然能够并列头名,那便说明着他们用了相同的回合数闯过了试炼难关,因此金榜之上方才会出现这等情况。”天回解释道。

“想要决出谁才是第一名,那就只能看谁的实力触动了战台界限了。”

众为神宗之主闻言,微微沉吟片刻后,也是点点头,在他们看来,出现超过这几大顶尖天骄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一些来自其他势力的绝顶之辈,也难以做到,这其中存在着本质的差距,想要跨过那道深渊,根本不是一个涅月境修为的弟子所能办到的,即便他们天赋出众,远超同阶。

既然盟主有了定夺,那此刻,他们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着试炼结束,看一看这青年一辈的最强称号归属与谁.

不过,那五灵神宗的宗主在看到这金榜上面不断浮现出的一道道名字时,眉头却是皱了皱,深邃的瞳孔深处似乎滋生着些许的困惑之意,因为在已出现的众多上榜者里面,他并没有看到道玄宗院的名字。

“那个少年的修为天赋并不弱于灵儿,但为何此人却没有出现在这榜单上面呢,莫非是如其祖师当年那般,在最后之时,遭到了众人的围攻,因此而被淘汰出了轮寂世界?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料这般,恐怕道玄宗院将永无出头之日了,可惜了。”五阳上人心中不免感慨道,在他如今看来这神宗之位,千年之后,终是免不了要易主啊。

伴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广场上的气氛也是变得格外的紧张,一双双瞪的格外圆滚的眸子,不眨丝毫的盯着金榜,生怕错过了什么牵动着他们幼小心脏的风吹草动.

金榜上面浮现名字的频率逐渐变得越来越低,而距离上一道名字出现,也已经过去数个时辰了,按常理来论,轮寂试炼理应有了最后的结果了,不过令众人有些疑惑不解的是,金榜上面并未出现最终的排名。

……

黑暗的虚空,浩瀚无垠,神秘缥缈,繁星如萤火一般,点缀着虚空,微弱的光芒似黑暗下的灯烛,摇曳闪烁。

而此刻,在这昏暗的虚空之下,一道消瘦的身影,静静的漂浮在无垠的黑暗中,他双眸紧闭,周身上面没有丝毫的气息外露,犹如是一具没有了生机的尸体,就这般漫无目的,没有终点的飘荡着。

此人自然便是曹丰了。

而不知过了过久之后,一道身着白袍的少年身影,悄然出现在了曹丰的身边,他目光幽邃透着慵懒,不过再看向眼前这紧闭双目的青年时,却是忍不住露出一抹无奈的微笑,他也没有想到在这一届的试炼里面,竟然会有着如此不要命的人。

虽然这战台试炼不会伤及他们的性命,但也不可能阻止的了他们自己去寻死啊。

不过在苦笑之余,对于此人又是充满着浓浓的欣赏之意,这种破釜沉舟,不要命的打法,试问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具备着如此勇气呢。

“唉!看在那妮子的面子上,还是帮他一次吧,要不然,自己恐怕又要被她埋怨的目光所淹没。”此人叹息的摇了摇头,然后单手一招,千余道灵纹便是出现在了曹丰的身体上方,然后在他的控制下,这些释放着精纯元力气息的灵纹,便是有条不紊的没入到了曹丰的体内。

如果是在以往之时,想要吸收炼化这些灵纹恐怕没有个一年半载的功夫,根本无法办到,而现在有着他的帮助,这些灵纹便如同是放入岩浆中的冰雪一般,迅速的融化开来,被其吸收炼化。

在这些灵纹之中除却精纯至极的元力之外,还蕴含着磅礴的生命力,可以看到曹丰整个身体都是笼罩在一层璀璨的灵光之下,精纯的生命气息不断的修复着前者那犹如久旱过后的身躯,滋养着他萎靡的神识。

而伴随着这奇异灵纹不断的融入进他的身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曹丰的气息正以一种稳健的姿态迅速增强,原本干涸的灵海内同样被强盛的元力所滋润,原本的暮气沉沉此刻亦是焕发出了生机勃勃之意。

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这些灵纹竟然被其炼化了大半之多,而伴随着白袍人再一次帮其炼化了一些灵纹,曹丰那始终紧闭着的眸子,此刻竟然有了蠕动的迹象。

不多时,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微微怔了一下之后,然后挣扎着坐起身来,手掌轻扶着额头,心中则是不由的苦笑一声.

“这一次自己恐怕躺了得有多半年之久吧。”

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因为在他施展出那最后的手段之后,便是彻底的昏死了过去,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他尽皆一概不知了。

“你醒了!”

一道稍显稚嫩的轻笑声,突然响起在曹丰耳畔,这也另的他深陷在自己世界中的思绪瞬间脱离出来。

然后他猛的抬头,正好看到一道白袍少年人影,嘴角噙着玩味的微笑,目光恣意的打量着自己,这一幕直接令他大惊失色,身形暴退,神色中除却震惊之外,更是多了一抹警惕之意。

“呵呵,你这小家伙警觉性倒是蛮高的。”白袍人负手而立,微微笑道:“不过你也用不着如此,如果不是我相助与你的话,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要继续在这里漂泊多久呢。

“你是谁,为何救我。”

曹丰暗视内身,便是骇然的发现,此时的他元力充沛,生机昂然,没有丝毫的颓态伤势,甚至比之战前的自己来还要强盛几分,这个结果,已然令他明白,如果不是有此人帮忙的话,自己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理由。

“我名封天寂,可曾听过?”少年傲然道。

“封天寂!”曹丰喃喃念叨,不过脸庞上面所浮现出的茫然神色,却是没有加以丝毫的隐藏,尽数的落在了白袍少年眼里。

少年原本的显露的傲然之意,瞬间便是败下阵来,微露苦笑,他想要继续介绍自己,但却又怕失了面子身份,于是不在纠结于此,大袖一挥,时空变幻,斗转星移,他二人直接出现在一座石塔之前。

“既然你成功的闯过了第十五战台,那么就去选择属于你的机缘吧,你可以直接去往此塔的第十五层。”封天寂说道。

“嗯!”曹丰闻言猛地抬起头,他眸光犹如鹰鹫之瞳,死死的盯着眼前这白袍少年,原本的泰然自若,平静淡然,此时已然不复存在,他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前辈…您…您说什么?我…成功了!”

而当他看到白袍少年微笑着点头的样子,双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似乎有着无边的湿气凝聚而来,欲要夺眶而出。

他忍不住仰天长啸,啸音滚滚入苍穹,似在对自己所经历的诸多生死劫难的一种挑衅,然后又是放声大笑,毫无顾忌的狂笑之声,回荡在这片空间,好似一种宣泄,又似有着一抹如释重负的意蕴存在与这笑声之中。

回想起自己这两年的轮寂之行,虽说在常人眼中自己看似光辉耀眼,但是其中所经历的艰辛,波折,又有几人能够感同身受。

一次次的血战,面对威胁,魔灾,他依靠的不是神宗弟子之名,也不是其他势力的天骄之名,更不是他背后强大势力的威慑。

他每一次威名的建立,都是烙印着他印着鲜血的足迹,而每一步的迈出,所能依靠着无非就是自己拼命所换来的实力,从弱小慢慢变强,再到后来众人对他的忌惮,这其中所要付出的东西恐怕很少有人经历过。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放在此刻都是不值一提了,因为他成功了,他没有辜负宗院之所托,他更没有失言与那些可爱又可敬的师弟师妹。

千年轮回,荣耀再现,他幸不辱命。

剧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