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最新章节列表

第457章 神不守舍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冬日里的风临山庄,似也染上了一层群山静寂里的风霜,融入萧瑟山林间,青砖朴朴,黑瓦沉沉,端肃沉凝中,仍不失那一份清傲气度。

水柔一边惊叹着这气派独特的山庄建筑,一边努力让自己不要显得没见过世面似的,随着管家祁伯的指引,踏上主宅前的台阶。

如果不是得知俞团团因病跟学校请了长假时,她恐怕还不会贸然跑到这里来。

俞团团从小到大一直身体娇弱,动不动就感冒发烧什么的,打针吃药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每次生病也顶多就是三五天就恢复了,这次忽然要请长假,水柔很是担心不安。

通了电话,俞团团也没说出个什么具体病症,水柔实在不放心,于是说要来看看她。

出租车开到山脚下就被阻住了去路,水柔这才得知,原来这整座枫林山都是风家的私人财产。

俞团团早就让祁伯派了车子下山来接水柔,当车子在山路上盘旋而上,一步步深入山林之中时,水柔真的有了那种豪门深似海的感觉,再到进入山庄大门,看到那一处处园林景致以及大气疏朗的主宅建筑时,她忽然有些自惭形秽,如此世家名门,真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入的。

她只是一个十分普通平凡的小女生,她所在的那个圈子,跟这里简直是两个世界,中间隔着无法跨越的鸿沟,现在回想起来,她竟然还曾心生过一些幻想,如今一看,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而已,痴傻可笑之极。

跟随着祁伯的脚步,跨进了主宅大门,水柔微垂着头,不敢随便张望,亦步亦趋地跟着上楼,忽然听到前面的祁伯招呼了一声。

“澈少爷,你要出去?”

“嗯。”

只是一个单音节的回应,水柔脑子却轰然一下,顿时僵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祁伯没有注意到她的不自然,笑眯眯地跟云澈解释:“这是少夫人的朋友,听说少夫人病了,来看望她的。”

“嗯。”

水柔听着这声音似乎更近了些,知道云澈正在下楼,她连忙往一旁让开,一直到侧腰抵在栏杆上,尽量缩着身体,生怕挡住了他的路。

一股无法克制的羞怯与自卑,让她根本不敢抬起头来,垂下的眼帘中,只看到那人的半截裤腿与运动鞋,自身旁一晃而过。

一缕芝兰迷迭的清凉淡香,似有若无地氤氲开来……

“水小姐,走吧,少夫人在等你呢。”祁伯带着笑意的声音,温和地响起。

“好……”水柔应着,脑子里仍有些嗡嗡作响,木头人似的,机械地跟在祁伯后面上楼。

经过初墨玦这两天用心的治疗与调理,俞团团身体明显有所好转,伤口不再那么疼痛难忍,睡眠也就好了很多,胃口也便回来了。

这几天,风云烈变着花样为她做好吃的,想要一口将她喂成个大胖子似的,急切地希望她能尽快恢复过来。

只有初墨玦心里明白,这女孩体质太差,这次又亏损严重,想要尽快补回来是不可能的,而且因为术后休养不好,所以伤口愈合得也很不好,云澈那么严重的伤,都能在两周后就基本恢复,但这女孩,恐怕至少也要一个月以后才能渐渐恢复。

所以初墨玦建议她在家长期休养,风云烈只好跟学校请了长假,俞团团很是无奈,心想这学业实在落下太多,搞不好真的无法顺利毕业了。

她精神恢复了许多,便感到一直闷在家里很难受,很高兴水柔能来看她,只是一眼就看出水柔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不由感到奇怪。

“小柔,你怎么了,有心事?”

俞团团为了和闺蜜好好聊天,把风云烈和甄臻都给赶了出去,卧室里只有她们两人,水柔感到自在了很多。

她看着这间超大的卧室,虽不奢华,却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富贵气息,看着自己的好闺蜜一副早已融入其中的自在模样,水柔明白,如果没有风云烈百般的呵护与宠爱,俞团团哪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如此自在舒适?

想到这里,不由心生羡慕,回想楼梯上的一幕,水柔越发自卑,心知自己是真的无缘这样的富贵生活,绝不能再幻想奢望什么。

她摇头,心事难以启齿:“没有,只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些……有些不自在而已。”

俞团团连忙想去拉她的手,却牵动了伤口,不由轻哼了一声。

“团团,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水柔连忙扶住她,觉察到有些不对,她看起来似乎不像是简单的生病而已。

“没什么,我只是……只是……”俞团团一时竟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不由有些语结。

水柔盯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

俞团团那张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顿时爆红,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闺蜜居然能脑补到那个方向去,一时哭笑不得。

“你……你胡说什么呀!”她慌忙辩解,“没有……不是……你别瞎猜!”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水柔一脸狐疑地盯着她,“你看起来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我……”

俞团团看着水柔,想到她以后跟司廉之间可能会有的发展,有些事想必迟早会知道,不用再继续隐瞒下去。

“我……其实是受伤了。”

“受伤?”水柔顿时紧**来,将她上下打量,“你哪儿受伤了,伤得重不重,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的?”

“你别担心,别担心,”俞团团连忙安抚她,“只是……意外而已,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伤在哪儿了,让我看看,是不是很严重?”

水柔不放心,眉心都拧在了一起,她心里十分心疼自己这个好闺蜜,蓝姨还在医院里躺着,这丫头怎么又受伤倒下了,简直祸不单行,让人揪心啊。

俞团团下意识地抬手抚在左肩窝处,低声说道:“真的不严重,初墨玦说不会影响我以后跳舞的。”

水柔盯着她左肩处,神色诧异:“怎么会伤到那里,是骨折吗,还是扭伤,快让我看看。”

说着,她就想动手去拉开俞团团的睡衣,俞团团连忙躲开:“你别看,看见会吓到的,不是扭伤,其实……其实是枪伤。”

“……什么?!”水柔是真的惊吓到了,眨了半天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怎么会是枪……”

只是说出一个“枪”字,都已让水柔脸上白了一白。

“小柔,你别害怕……”俞团团顿时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些,她还以为……

“话说,难道司廉没告诉你什么吗?”她试探着问道。

水柔一听司廉的名字,顿时满脸不自在:“他……他能告诉我什么,我跟他……又不是无话不谈,只是……”

她想说只是同事而已,可是忽然想到自己已经递交了辞职信,现在跟司廉,就连同事都不是了。

俞团团实在好奇水柔跟司廉之间的进展,忍不住问道:“那你跟司廉……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水柔脸色一僵,连忙辩解:“你别瞎猜,我跟他什么也不是,只是……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我们不可能的!”

见俞团团还想追问,她连忙转移话题:“先别说那些,你这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枪伤的?是遭遇绑架了吗?还是……暗杀?”

水柔立刻联想到某些十分危险的画面,清秀的脸庞上不由流露出紧张与惊恐。

俞团团见状,哪里还敢跟她描述受伤细节,只能敷衍她,只说是意外而已。

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水柔虽然有些大大咧咧,但实在太了解俞团团,还是从她的神色中察觉到不对劲,心中蓦地十分不安。

“团团,你跟我说实话,你……”她皱眉想了想,“是不是……风云烈他们在进行什么十分危险的事?”

俞团团一愣,想不到她几乎一猜即中。

水柔看她那副小模样,立刻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心中越发不安:“团团,你别瞒我,他们做的事,真的很危险吗?”

说实话,水柔心底首先想到的是云澈,如果真的是她所猜的那样,那云澈岂不是一直身处危险之中?

俞团团本来就与水柔无话不谈,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秘密,瞒着她这些,也只是不想让她担心而已,此时见状,只好点了点头。

“他们……所进行的事,的确有些危险。”

水柔心中一颤,冲口而出:“那云澈学长……也参与其中了?”

俞团团顿时明白她心中所想,连忙解释:“他虽然参与其中,但是小柔你放心,他们所进行的都是正义之事,虽然危险,却很伟大,所以,你要相信,他们是好人,是很好很好的人!”

水柔听了,心中虽然仍不安,却讷讷点头:“我知道,云澈学长当然是好人……”

俞团团闻言,心中微叹,明白她的心意,却又无可奈何:“小柔,你放心,云澈学长很厉害的,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