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冰雪佳人 > 重生之冰雪佳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寒假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本故事纯属虚构)

两天后,学校宣布了对贝尔纳的处理决定,给贝尔纳一年的警告处分,对此贝尔纳再一次对雪儿表示了感激和道歉。后来贝尔纳终于想明白雪儿那天在校长室里说的话是哪里不对劲了,雪儿是以一个大人的口气,说他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可雪儿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说他,他今年已经满十九岁了,是成年人了,雪儿看起来好象还没有他大吧?怎么可以用这种老气横秋的口气说话?后来他无意中知道雪儿已经二十五岁时,他很长时间都不相信,难道这就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不同之处吗?

同时,雪儿要求一年内学完两年的课程,学校也同意了,反正对学校也没有影响,只是现在雪儿的课程是排得满满的,她每天都穿梭在各个教室中,有时候她在图书馆一呆就是一晚上,直到图书馆关门,雪儿才会回家。

雪儿的刻苦学习让阿朗很佩服,但他也少了跟雪儿在一起的机会,于是阿朗会借着给雪儿指导功课的名义,在雪儿那里蹭上几顿饭,雪儿到是没在意,而且有了阿朗的认真指导,在珠宝设计上,雪儿确实是受益匪浅,阿朗也感叹雪儿的聪慧和她的灵性。

对雪儿越了解,阿朗就越是迷恋雪儿,只是雪儿对他总是淡然处之,阿朗知道对雪儿不能用他以前泡妞的方法,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乖乖做一块粘人的牛皮糖了。

一晃就到了圣诞节,今年缅甸的翡翠公盘也刚好在圣诞节前夕,雪儿就利用圣诞节两周的假期,直接飞到缅甸跟高航睿和江威他们汇合,雪儿依旧是扫荡了一番,只是今年的好毛料越来越少了,翡韵翠雅只买到了七块极品毛料,十多块上品的毛料,其他的是中上品,这次中上品的毛料,雪儿也没有让江威再卖了套现,说先屯着吧,要是以后上品越来越少了,中上品的也就会水涨船高。

雪儿让高航睿买了两块极品的,五块上品的翡翠原石,不过解石和设计雕刻还是交给了江威他们做,江威自是不会有意见,雪儿在缅甸呆了五天就和高航睿先回了K市,黑子留下来和雷子、向天充当保镖,陪江威他们把这次买的翡翠原石运回K市,雪儿在K市也只呆了三天,处理一些公事,在1996年的第一天早上和高航睿回了京城,雪儿陪了爷爷三天,才又回巴黎继续上课去了。

雪儿上了一个月的课就到了寒假,在2月3日回到京城,高航睿一大早就来机场接机了,飞机晚点了半个多小时,一直等到八点半钟才见到雪儿推着推车从出口处出来,高航睿依旧是上前先给雪儿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这次高航睿趁机亲吻了雪儿,在雪儿耳边呢喃道:

“丫头,我好想你。”

高航睿说完才松开雪儿,不过并没有完全放开雪儿,双手还环在雪儿腰间,只见此时雪儿的脸已经泛起了红晕,这次连粉嫩的耳根都红了,高航睿看着雪儿情不自禁的低头想吻上去,雪儿忙向后退开,让高航睿扑了个空,不过雪儿还是在他的环抱中,他只好又把雪儿揽进怀里,叹声道:

“唉!丫头,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

“哥,放开我,这是机场,有很多人在看着呢。”

听雪儿这么说,高航睿也知道雪儿面皮薄,只好放开雪儿,说道:

“走吧,爷爷在家等着呢,他昨天就激动的说要和我一起来接你的,我是跟爷爷保证一接到你就送你回去,他才答应不来的。”

“嗯。”雪儿点了点头,她要再去推行李车,黑子已经上前接过了推车,本来黑子刚刚就要上前接过来的,可见高航睿先一步上前抱住了雪儿,他只好低头站在旁边等着,这会儿黑子自然是上前接过了推车,黑子从来都是把自己当空气的,只有在需要他的时候,他才会出现在你面前,雪儿见到他从旁边过来,一定被黑子看到了,就有点尴尬,脸不由得又红了,她不好意思的对黑子笑了笑,高航睿看着一个二十八寸的大箱子,一个二十寸的小箱子,就问道:

“你说的你在拍卖会上买的两件古董,这次带回来了吗?”

“带回来了,就在小箱子里,是我随身带上飞机的,还有几件小玩意儿,是在巴黎淘到的。”

这时雪儿已经被高航睿牵着手往外走了,高航睿边走边说:

“你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会错过,你拍了古董,卡上的现金还够吗?几个公司今年的分红都还在我这里,明天我把***给你。”

“嗯,分红的钱给司徒俊他们做慈善款吧,我卡上的钱就没用,现在反而还多出了一千多万欧元。”

“哦,你把淘到的欧洲古董都卖了?”

“只卖了三样,我怕一下子卖多了引人注意,我这次也带了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回来送人。”

“哦,有我的份吗?”

“当然有,送你的是一个烟斗,我在一家古董店里淘到了,只花了一千欧元买的,后来我让拍卖公司的人看了,说是给他们拍卖的话至少在五万欧元以上。”

“你怎么没卖?”

“我可舍不得卖,那个烟斗很特别的。”

“哈哈,看样子我的福气很好哦,你卖了三件什么古董?卖了多少钱?”

“三个都是大件,一个是古董家具,两个是古董站钟,都是在跳蚤市场里买到的。”

“啊?你连这种大东西都能买到?你卖了多少钱?”

“三件一共拍得两千六百万欧元,我拍这两个古董花了八百万。”

“啧,啧,啧,别人出国学习是花钱的,你到好,不但不用花钱还能赚大钱,你手上的那些欧洲古董,你打算怎么处理?”

“有些我打算卖了,那些我认为有价值的,我打算带回来,我已经跟王叔说了,让他在三楼开一个欧洲馆,专门展出这些欧洲古董。”

“这倒是个好主意,你现在是不是除了学习就是到处逛街了?”

“是啊,休息天我没事就开着车到处跑,既是旅游又可以淘宝,周边几个国家我都去过了,收获还不错,那些古董等有机会再带回来,对了,上次去意大利时,我居然买到了几幅莫奈的画,而且还是在一个卖画的地摊上买的,摊主可能是把它们当成了临摹画卖的,这次我都带回来了。”

“剩下的用不用我帮忙?”

“不用,还有时间,看看再说。”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停车场,上了车,高航睿依旧拉着雪儿的手不肯放,雪儿挣脱不开,也就由着高航睿握着了,这时高航睿又委屈又无奈的说道:

“丫头,你知道吗?从那天你告诉我,阿朗居然去代课,我就一直提心吊胆的,我怕你被他的花言巧语给哄骗了,他可是这方面的高手啊,当年他去美国做交换生时,他在哈佛可是出了名的****。”

雪儿知道高航睿和阿朗是在哈佛认识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于是问道:

“哈佛那么大,你怎么会认识阿朗的?你们学的又不是一个专业。”

“呃…….”

雪儿见高航睿尴尬的样子,于是就笑着猜测道:

“该不会是你们俩都在追同一个美女吧?”

高航睿一听脸就黑了,马上辩解道:

“不是,是那个美国女孩儿在追我,阿朗在追她,所以我们就认识了。”

“那,是美女追到了你?还是阿朗追到了美女?”

“我只谈过一次恋爱。”

“哦,那就是阿朗追到美女了?”

“嗯,不过没过三个月他们就分手了,阿朗继续追美女,因为他帮我解决了这个麻烦,所以我们成了朋友。”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把美女说成是麻烦呢,真是让伤心啊。”

雪儿在跟阿朗聊天时,有问过他跟高航睿是怎么认识的,阿朗只是说他们是在哈佛认识的,两人很投缘就成了朋友,原来是不好意思说自己的风流史。

高航睿没有接雪儿的话,而是问道:

“丫头,阿朗那家伙有没有追你?”

“没有啊,他只是脸皮有点厚,有时会去我那里蹭顿饭吃,不过他在珠宝设计上确实是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在珠宝设计上很有才气,对了,我设计了几款首饰,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喜欢的话可以给傲辉用。”

“那好啊,设计图呢?我看看。”

“在箱子里,等回家拿给你。”

“嗯,我很期待哦。”

“也许大哥会失望哎。”

“不会的,我相信你,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不会也要兼做珠宝设计师吧?”

“没有想过,只是觉得有时间,多学习一些东西也不错,顺其自然吧。”

“丫头,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和经验,学习应该会轻松的?你的课程我看过,课时不算多啊?是不是你太用功了?把自己的时间排得这么满。”

雪儿没打算告诉他们,她想用一年完成两年的学业,她是打算到时候给大家一个惊喜,还有就是万一下学期,她的科目没有完全合格,她也不能毕业啊,如果是这样还不闹出笑话来,所以这会儿她只是敷衍道:

“难得有学**机会,我当然是要努力多学一些呗。”

“你啊,我就没见过有你这样勤奋的人,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这关别人什么事?要是时间够用,我还真想再多学点东西呢。”

高航睿无语了,不知道能说什么好了,只好宠溺的把雪儿揽进自己的怀里,用他性感的声音在雪儿耳边说道:

“雪,嫁给我吧,我真的是寝室难安,我好怕……”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慌乱的躲开,低着头不敢看高航睿,小声音说道:

“别逼我,我……”

雪儿说不下去了,高航睿叹了一口气,把雪儿搂得更紧了,无奈的说道:

“好,我不逼你,雪,试着接受我,好吗?”雪儿被这深情的声音打动了,就不由自主的应道:

“嗯。”这嗯的一声,对高航睿来说犹如天簌之音,他想去吻雪儿的红唇,雪儿红着脸看向在前面开车的黑子,她忙用手推开高航睿,故作镇定的说道:

“哥,你再这样别怪我出手了,你怎么可以不分场合就……”雪儿又说不出口了,高航睿无奈,这个傻丫头就不能顺着点他吗?他只好厚着脸皮深情的看着雪儿说道:

“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嘛,你终于答应我了,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雪儿见高航睿这露骨的柔情,这充满爱意的眼神,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发现这半年来她已经很少会想起楚寒了,起先她是刻意的回避,因为想起来,她的心还是会痛,那个她爱了两世的男人已经不属于她了,现在,她真的不再想楚寒了,因为师傅告诉她,这一世她要为自己活,而不是为了谁活,让她随自己的心走,现在,她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想到就是要跟高航睿说,她不能否认她对高航睿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感,可是现在她的心还是会痛。

高航睿就这样痴痴的看着雪儿,雪儿还是忍不住的想躲闪了,她想转头望向车窗外,高航睿却又把她紧紧搂住,把自己的头埋进了雪儿脖颈处,闻着这熟悉又让他心动不已的味道,嘴里呢喃着:

“雪,我爱你,爱惨了你,只有你才能让我失...控,我只有见到你才会失了冷静……”

雪儿此时的心化做一汪泉水,清冽甘美,雪儿不知道,其实这种情愫已经在她心底慢慢滋生开来。她只是静静的靠在高航睿胸前,她知道:这个胸膛能让她安心,也许这个肩膀可以让她依靠,她闭上了眼睛,可是眼泪却无声的滑落……

时间就好象静止了,车里静得让黑子连大气都不敢出,当高航睿发现雪儿在流泪时,他慌了,忙扶住雪儿的双肩,问道:

“雪,你怎么哭了?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我没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

雪儿说完转身面向了窗外,正要用手拭去眼泪,高航睿已经把她的双肩扳了过去,用纸巾帮她擦拭眼泪,大手在雪儿滑嫩的脸上摩挲着,雪儿不好意思了,抬眼看向高航睿,四目相对,无数小心心在碰撞,两人的心嘭嘭直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