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田园小妻:暖婚有点甜 > 田园小妻:暖婚有点甜最新章节列表

207.215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心口抽痛起来,大夫人看着她,眼中不觉溢出两滴湿迹。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喉咙口仿佛被什么给堵上了似的,说不出来。

磕过头,慕铭冬站起身,淡声道:“好了,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我走了,你们自己多多保重吧!”

便真的转过身,步伐坚定的离去,走出大夫人的视线。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

慕家三小姐把佟家少爷给休了!

现在,京城街头,随便走到一个地方,便能听到有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滔滔不绝的议论着这个新鲜热辣的话题。

据知情人士透露,慕家三小姐性情乖张,为人喜怒无常,自从嫁入佟家,她新婚之夜便打了新郎官。从第二天开始,她更是到处惹是生非,打婆婆,骂相公,欺凌可怜的小表妹,将佟家闹得鸡犬不宁,人人自危。甚至,在临走之前,她还又把四夫人五夫人还有他们身边的小侄女痛打一顿,然后随便丢下一张鬼画符就扬长而去。这等言行,着实嚣张!

事情一出,很快便成为京城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佟家少夫人……不对,现在她又恢复身份为慕家三小姐了,俨然成为新一轮恶妇的代表,比曾经风靡一时的当今皇后娘娘更甚!

不过,说到皇后娘娘,便想起她们都是出自慕家,而且是一母同胞。那么,有了皇后娘娘之前种种出格的行为做铺垫,转头再看,她这些再惊世骇俗的事在大家伙的眼里也就变得不那么惊世骇俗了。

只不过,豪门望族嘛,里边好不容易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而且还轰轰烈烈的传了出来,自然会被闲得无聊或者眼巴巴等着看别人的笑话京城人民牢牢抓住,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只可惜,那个从她踏出佟家大门之后起就成为所有人谈论的对象的人,直至此刻,她还远离人群,安然自在的躺在自己的绣床上,抱着被子呼噜呼噜睡得香甜。

“慕,铭,冬!”

猛然,房门被人大力推开了,气势汹汹的大吼紧随而来。

抱着被子翻个身,慕铭冬很不情愿的睁开双眼,从床帐内探出脑袋,打着哈欠,懒懒的叫了一声:“爹。”

“你还有脸叫我爹?我不是你爹,你也不是我女儿!”气呼呼的走进房内,慕太师恨恨低叫。

慕铭冬无力,示意丫鬟们把床帐挂起,自己抱着枕头斜倚在床头,低声问:“老爹,你又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慕太师沉着脸,很不高兴的低喝。

慕铭冬眨眨眼:“我干什么了?”她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睡大觉啊!不会连睡个觉都能对他老人家造成伤害吧?

面对她的一脸无辜,慕太师霎时更气愤了。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抬起,指着她的方向,他愤然低喝:“你你你……你竟然休了你丈夫!”

我靠!

慕铭冬手脚一软,人都差点瘫成一团。

“爹,这都几天前的事了?你每天来提一遍,你累不累啊?”好无力,她抬头看看他,小声问。

慕太师头一摆:“不累!”

“可是我累。”慕铭冬道,转动眼珠子看看窗外,太阳公公还在一点一点往上爬,又是这个时间点。忍不住翻个白眼,“爹,我求求你了,你每天能晚点来我这里叫吗?好歹等我睡够了,有精力应对你了再来啊!”

“还晚?”慕太师听了,马上好像又被打了一管鸡血似的,瞪大了眼看看着她,“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都下早朝回来了!你还在睡觉!”

果然,他老人家又是早朝上受气了来她这里发泄呢!长叹口气,慕铭冬脑袋一缩,钻回被子里去:“反正没事干,睡睡更能消磨时光。”

“还睡?不许睡了,你给我起来!”慕太师一见如此,更是气不打一处连,连忙就要冲过来把她从被窝里拖出来。

慕铭冬不干,裹紧了被子往床内滚。“爹,你就饶了我一次,让我好好睡个懒觉不行吗?”

“好好的姑娘家,睡什么懒觉?”慕太师不爽,“你快给我起来!不然,给别人知道了成何体统?别人都会笑话我们家没有家教的!”

“自己家里的事,别人怎么知道去?再说了,睡个懒觉而已,有没有杀人放火,没那么严重的吧?”满不在乎的摇摇头,慕铭冬翻个身,枕头被子一起抱在怀里,继续睡。嗯,真舒服,一个人占一张床就是爽啊!不用担心有人来抢地盘。

慕太师为眼前所见所震惊:“你是我的女儿吗?你怎么出嫁一个月回来,人就变成这样了?”

“我一直都这样啊!”慕铭冬道,语气慵懒。

“不行!我绝对不能放任你这么继续下去,你快给我起来!”慕太师摇头,想要过来强行迫使她起床。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太师夫人来到了。

“老爷,你别这么对冬儿!”一进门,她便大声叫着,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拉着慕太师的手大喊,“我们的女儿已经够命苦的了,你这个做爹的就对她好点吧!”

“我还怎么对她不好了?她一声不吭的跑回娘家,我也没叫人把她给轰出去啊!”慕太师低叫。

“收留女儿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我早就想把她接回来了,要不是你拦着,女儿早就该回来了,才不会平白无故受那么多的苦!”太师夫人大声叫着,转头往慕铭冬这边看一眼,随即眼眶湿润了,泪珠子吧嗒吧嗒直往下掉,“我可怜的女儿啊,她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这样,肯定是在佟家被他们折磨的!不然,我好端端的女儿怎么会性情大变?呜呜呜,我可怜的冬儿,你真的好可怜啊!”

哎,又来了。

老生常谈,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句,她都可以倒过来背诵了。慕铭冬翻个白眼,瞌睡虫是完全被他们老两口给吵没了,便抱着枕头看戏。

听到她哭,慕太师的脸色也变了变,连忙推了太师夫人一把,低声道:“你少来捣乱。佟家对冬儿的好,你又不是没看在眼里,现在又说这话看什么?”

“那只是他们故意做给我们看的!”太师夫人立马大声叫道,“谁知道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又是怎么对她的?你也知道,冬儿才嫁过去没半个月,大病了两场。然后还没一个月,就受不了了,自己回来了!呜呜呜……”说着说着,越发的伤心起来,她丢下慕太师冲到床前,拉着慕铭冬的手奋力哀号,“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可怜啊!呜呜呜……”

慕铭冬头大。

连忙甩开她:“娘,你别哭了,我不可怜,真的,一点都不可怜。佟家对我很好,只是我受不了了才会离开。你快出去吧,和爹一起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清静一下。”

“不行,你给我起来!”慕太师不听她的话,沉着脸低喝,终于抓住了她露出被子来的手腕。

慕铭冬看着他:“起来干什么?吃早饭吗?”

嗯,完全清醒了,她的肚子是有点饿了。

慕太师眼角抽抽,大声吼给她听:“去佟家,认错!”

心里猛然一跳,慕铭冬的脸沉下来,低声道:“我没错。”

“你做了那么多错事,还敢说自己没错?”慕太师低喝,一张老脸阴沉的不像话。

太师夫人听了,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连忙便过来推开他,大声道:“认什么错?有什么好认错的?要错也是佟家那些人错了,关我女儿什么事?要认错,也得是他们上门来认!我的女儿不去!”

“人家怎么来?别人家里好好的一个宝贝儿子,被你女儿打得半死,现在还下不来床。他们家的两位姨夫人给她踢得鼻青脸肿,都没脸见人了,还有两位表小姐,也都被她吓得肝胆俱裂,每天除了哭就是哭,看见谁都以为是她!”慕太师低喝。说起这事,他的脸色不觉又阴沉了几分。

太师夫人略惊一惊,随即又昂起下巴,冷哼一声:“活该!那是她们自找的,和冬儿没有关系。”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在给女儿推卸责任?慕太师气得不行,一把把她往旁一推:“你少废话,给我出去!”

“我不出去!”太师夫人仿佛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又跑了回来,将慕铭冬拦在身后,蛮横大叫,“那些女人都不是好东西,谁叫她们欺负我女儿的,该打!肯定是她们的恶形恶状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是老天爷帮忙教训她们呢,不关冬儿的事!”

“她们是我打的。但是,她们能有今天,全都是自作自受,我没打得她们一辈子不能恢复原形就已经是对她们够客气的了。”慕铭冬冷冷开口,低声道。

慕太师的脸黑的跟烧了十年的锅底似的。再把太师夫人掀到一边,他低声喝道:“你看,她自己都承认了!”便又伸手来拉慕铭冬,“快点起来,给我上佟家认错去!”

“我不去。”慕铭冬手一甩,不给他抓到。

太师夫人马上又上前来,伸手把慕太师拖到一边:“冬儿不去!她没错,就算人是她打的,那我女儿也一点错都没有!要错也是姓佟的错了!”

女儿都承认了,她还一个劲的叫些什么啊!慕太师的头都被她叫昏了,连忙把她往外推去:“夫人,你一边去,别捣乱了,我和冬儿说正经的呢!”

“我也和你说正经的呢!”他的手一松开,太师夫人便又蹦了回来,大声叫着,“你别动我女儿!她没错!她就是没错,都是姓佟的错了,她一点错都没有!没有!”

慕太师的脑袋都快一个赛两个大。实在受不了了,他对旁边的人招招手:“你们过来,把夫人带回去,别让她在这里捣乱。”

“你们谁敢!”太师夫人马上瞪过去,恶狠狠的大声道,“你们谁都不许过来!我哪里不去!我要在这里保护我的女儿,她没错!她不去认错!”

要是她再这么几句话连续重复的叫下去,说不定,她就真的决定回去认错了。

心里无奈的低声说着,慕铭冬也扶着晕晕涨涨的脑袋起来了,推一把太师夫人:“娘,你还是听爹的话,回房去休息吧!我不想去认错的话,谁都拉不动我的。”

“我不!”太师夫人想也不想就坚定摇头,义正词严的大声道,“我女儿没错,就是没错!她不用去认错!”

“娘!”

“夫人!”

高音轰炸之下,慕铭冬和慕太师都受不了了,不约而同的大喊一声。

太师夫人被惊得一愣,马上又冷下脸,重重的哼了一声,低声道:“反正,我的女儿,不去佟家!她再也不会和那个地方有任何关联了!本来我就那个人家不满意,一开始只是迫于皇命不得不把冬儿嫁过去。不过,现在既然冬儿主动回来了,也和他们家里交恶了,那正好!我求之不得呢!趁此机会,和他们一刀两断!我们再给她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她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精妙。慕太师冷哼:“才出嫁一个月就回娘家,还因为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你以为这样的女儿还有哪个好人家敢要?”

太师夫人一滞,即刻满不在乎的一笑:“那有什么关系?我的女儿,这样好的容貌,这样高贵的身份,还怕没人抢着要吗?再说了,就算真不行,还有春儿秋儿在呢!再不然,叫她们随便帮忙指一个门户都差不多的人家,还怕他们不从?”

“我不嫁。”

听着他们说起这事,慕铭冬心一沉,冷声道。

夫妻二人顿时一愣,齐声低叫:“冬儿?”

慕铭冬别开头,冷声道:“我不嫁,谁都不嫁了。这一辈子,一个人老死算了。”

“那怎么行?”太师夫人第一个不愿意了,低叫着道,“你年纪轻轻的,不嫁人怎么办?”

“就是,好好的女儿家,一直待在娘家算怎么一回事?”慕太师也摇头,低声道。

慕铭冬缓缓转过头,看着他们,轻声道:“你们要是觉得我一直呆在家里给你们丢人了,我现在就走,绝不拖你们的后腿!”

“冬儿,你别啊!”太师夫人一听,连忙将作势要起来走掉的她按住,大声叫道,“我们没说你给我们丢人了啊!老爷,你说是不是?”

慕太师停顿好一会,才低下头,很不情愿的道:“是,没丢人。”实际上,早在慕铭冬包袱款款回娘家的事情传开以后,他的脸就已经在同僚跟前丢尽了。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说着违心的话,慕铭冬站起来,低声道:“爹,我知道现在外边流言蜚语满天飞,说的肯定都是关于我的事。你在朝堂上肯定也一直被人指指点点,你的面子挂不住,所以才会回来对我发脾气,这些我都知道。但是,爹,我没错。是他们做得太过分了,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被他们给逼出来的,所以,我是不会去认错的。”

“就是!”太师夫人连忙点头,大步跑过来尖声道,“你听到女儿的话了没有,她没错!她才不会去认错呢!都是佟家人的错!”

“你给我闭嘴!”

来来回回的那些话,叽叽喳喳的烦死人了,慕太师忍无可忍,放声大吼。

太师夫人一惊,脸上血色褪去一点。睁大眼睛看着他,她不可置信的低声问:“你,你凶我?你敢凶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