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太虚传记 > 太虚传记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八卦炉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在场之人,惟有才冈心如明镜。吴行风绝不是滥杀之人,但也绝非仁善之主,必要的时候任何人都能舍去。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吴行风想起后世,唐代曹松《己亥岁》中的诗句,一个将帅的成功是靠千万人的生命换来。任何的快意恩仇,功名利禄都是建立在万骨浮尸之上,脚踏青山而不染,心念九洲地不摇,此等境界不是他如今追思深究的目标。

“其他人去了何处?”

中屋塌陷,才冈吩咐众人进行修缮,安排妥当后,这才面见吴行风,吴行风见才冈惶恐,并不安抚。

才冈回道:“左辅右弼两位将军去了双马河易换物资,四位护法在后山闭关,为炼制三千精魂做准备。”

“几时开始闭关的?”吴行风问道:“黑三长去了哪?别让他乱跑,一会我有事找他。”

“回大人问,今日卯时。”才冈回道。“他在西面偏屋。”

“可曾说过几时出关?”吴行风问道。

玉蝉血衣已经找到,必须尽快交给四女,以免夜长梦多。

“说是最快七日,也可能要一月之后。”吴情四女告诉才冈此事时,太过突然,他没有任何准备。

吴行风点头,“你退下吧。”

才冈欲言又止,踌躇之后,终于还是开口。“才冈辜负了大人,请大人责罚。”

吴行风看着惶恐不安的才冈,淡淡的说道:“给你的兵法书籍,多多揣摩,用人攻心,谋而利往,将为主帅,卒为鞍马,杀而止杀为下策,心有世情可得长久,若无德无品,杀了也罢。御人如剑,气指凝伸,方破万众,只收其害,不诛其心,久往过之,必生反骨。”

“小人谨记教诲!”才冈跪拜谢恩,惶惶离去。

吴行风微微叹气,才冈虽有将帅之智,却如他一般太重情意。

还是太年轻了。吴行风心里想着,人已经到了西面偏屋。

黑三长等候多时,待他再次见到吴行风时,脸上的神情已经从久仰转变成了惶恐。此子年纪轻轻,身拥道法,不过一十九岁,便有开山立派之威,他想做什么?

“先生一路劳苦,初到寒府,下人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先生多加担待。”吴行风自坐上首,冲一脸忐忑的黑三长微笑道。

黑三长见识了吴行风的手段,自不会把吴行风的笑当做仁慈,也不敢出言顶撞,柳笑笑差点被他给杀了。

“不敢,不敢!小老儿何德何能受得这般待遇。”黑三长指着屋内十多坛酒水,以及成箱的细软,榻上铺就的全是新的被褥。

“别人不识山中玉,我却识得!先生胸藏玄黄道法,暗通阴阳变化,以一生之力投入丹术之中,虽无成品丹药,却享世人美誉。”吴行风脸上的笑发自肺腑,毫不做作。

黑三长摸不清吴行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忐忑之余,并不敢放松警惕,一双老手微微颤颤,时不时抓拉衣摆,显得很是拘谨。

“大人莫要开玩笑,小老儿并不会炼什么丹,只因久居深山无所事事,便搭火烤炉,聊以自|慰。”黑三长连连摆手,就差没跪下了。

吴行风自椅上缓缓站起,走出几步后,脸色突然一冷。“我大老远跑来,你居然跟我说炼丹只是无聊自乐,没事烤火炉玩?”

吴行风一发火,黑三长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

“说,你到底会不会炼丹。”吴行风右手一挥,一柄玄铁神剑凌空而立,剑芒刺骨。

“这这这......大人这是要逼我跳火炉啊!”黑三长吓的脸色惨白。

“会不会炼丹?”吴行风怒视黑三长,勃然大怒。

“会,会一点......”黑三长抬袖察汗,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随我出来。”吴行风先行一步,心中苦叹,他也是没办法,只能先吓唬一通,对于一个炼丹炼了一辈子,连个毛球都没炼出来的人,突然要是炼出了真丹,他定会疯掉,所以只能先逼他自己承认,如此一来,等一会炼成了真丹,便不会激动过度。

到了广场,吴行风变戏法似的,大手一挥,一鼎一丈多高,需要三人合抱的巨大丹炉凭空出现,丹炉上写有三个金色大字,八卦炉。

黑三长瞪大眼睛,愕然失神,半天才手指丹炉。“这这这......”

“这是《炼丹九章》,你要是炼不出丹药,我会把你提去喂蛇。”吴行风从怀里掏出一卷册子。

黑三长颤抖着手,接过吴行风递给他的《炼丹九章》,在看到黄卷上写有的四个大字后,眼中露出狂喜之色。

“上神之物,这是上神之物,大人得此造化,又有神鼎筑基,只需掌握生火法门,哪怕抓把泥巴,都能炼出丹药来。”

吴行风听后,眉头大皱,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八卦炉可是传说中太上老君的神器,如今正道未出,落到自己手中,除了造化以外,更多的还是机会。

既然此物能炼制九转金丹,那就一定能炼制出突破太玄修为的丹药。

“是不是上神之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炼不出丹来,就与你那宝贝徒弟一起跳崖喂蟒!”吴行风脸上依然保持的云淡风清。

黑三长激动的语无伦次,“多谢大人成全,要是还炼不出丹来,小老儿也不活了。”

吴行风叫来了才冈,命他自后山凿出一处可以容纳丹炉的石洞,空间不能太小,将作为今后炼丹储备之所。

才冈领命,亲自前往后山寻找隐蔽之处,以供炼丹之用。

申时三刻。

一只大鸟自空中划过,最后落到了广场上。

阿木与阿喜,从大鸟身上卸下物资,这才注意到北广场有一鼎巨大丹炉正在冒烟,虽是冒烟,却与平常烟雾有很大区别。

平常烟雾无有规则,散乱而浮躁,自丹炉中冒出的烟雾呈椭圆形颗粒,看似不续,实则藕断丝连,好像藤上的葫芦,仙气缭绕。

“见过大人!”阿喜率先行礼。

“白莲现在何处?”吴行风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看到阿喜手上拿着一封书信。

阿喜将手中书信递给吴行风,说道:“白莲昨日归来,现在白羊谷。她让我把这封信交给大人。”

吴行风微微点头,没有急着拆开,而是看向阿喜。“这是驻颜丹,服用一粒可保青春十年,这里有二瓶,你留一瓶,剩下的跟阿木。”

“谢大人赏赐。”阿喜露出欢笑。“大人为何不自己给阿木妹妹?”

吴行风说道:“阿木正值少女思春之际,这个时候对她好,她会胡思乱想。”

“大人,奴婢比阿木妹妹大不了几岁,奴婢心里时常也有波澜。”阿喜不像其她女子,她很直接。

“修心养性,方能提升修为。青春年华如锅中沸水,越是盖的严实,越会蒸腾挥发,但凡是都有例外,倘若盖的密不透风,便能如这炉中丹药,修成正果。”吴行风心虚解释,强施道意。

“大人,你之前教我的三剑式,我尚有不明之处,今夜子时我自后山等大人。”阿喜直视吴行风,毫无惧意。

“咳咳咳......”阿喜说这话时,正好阿木走来。吴行风只得干咳提醒。

“吴大哥,传授剑式一定要子时才行吗?”阿木十六岁,有些事情她还不能一下听明白。

“剑术当中,分三种。第一种,称之为有形之剑。第二种,称之为无形之剑。”吴行风说道。

“那第三种呢?”吴行风特意少说一种,为的就是引开阿木思路,阿木果然中计。

“第三种称之为,无极之剑。”吴行风随口说道。

“吴大哥,今晚子时,我也要学三剑式。”阿木在三跳脑袋上轻轻抚摸,开口说道:“三跳,今晚大人要教我练剑,你去捉几只野鸡回来,我要做汤给大人喝,快去。”

阿喜看向吴行风,吴行风脸上挂着微笑。“若想剑术有成,必须消除杂念,杂念一生,妖魔缠身。”

阿喜无奈,只得抱拳回道:“谢大人教诲,奴婢一定谨记在心。勤加修炼。”

二女各自回屋,这才发现中屋坍塌,问及事由,阿木拿起破天弓就要射杀夸娥追与柳笑笑,幸好阿喜反应及时将其拦下。

“莫生枝节,若是能杀,大人早就杀了,何必等到你我出手!”阿喜宽慰之际,找到雨后与风伯,让二人多加留意夸娥追。

吴行风坐在广场西南角的高台上,盯着八卦炉,炉中烟雾腾腾发出龙呤般的低鸣之音。“你炼的什么丹?”

黑三长坐在炉前一动不动,吴行风问他话,他也没回答。

吴行风不懂炼丹,见黑三长全神贯注,盯着八卦炉一动不动,心中没底,令他好奇的是,此人点火用的是雷火,为了点燃八卦炉,特意祷告上苍,降下雷电。

上苍自然不会理他,是吴行风挥手降下雷电点燃了符纸。

从头至尾,吴行风没见黑三长往炉中添加一块木料,冒着火的只有一张先前被雷电击中的符纸。

这种符纸也不知是何材料,居然可以燃烧二个时辰而不灭。至于所加的药材,吴行风居然一个都不认得,这令他大感疑惑。

就在吴行风等的不耐烦,想要掀开盖鼎一探究竟时,一道红光自云空落下,化作一团云雾钻进了八卦炉中。

“哈哈哈......成啦,成啦......”黑三长大笑三声,晕死过去。

吴行风闪身上前,生怕黑三长激动过度而暴毙身亡,自鼻息处探过,这才放下心来。

“什么丹药能招来天象?”吴行风口中念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