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最新章节列表

钟翌番外,情已逝,爱已伤,往事话凄凉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钟翌番外,情已逝,爱已伤,往事话凄凉  钟翌已经跪在门外整整三个时辰了,钟夫人还是不肯松口,钟翌也没有想到母亲会这么反对,正午的日头毒的很,一会子的功夫就已经晒得钟翌有些承受不住了,汗珠接二连三的滚落下来,在地面上形成一大片的水渍。【www.feisuzw.com 飞 _速_中_文_网】

钟夫人在屋子里瞧着真是心疼的如同在油锅里煎,抬眼看着阴沉着脸的钟良,道:“老爷,不如……不如就答应他吧,这孩子自小到大没有为了一件事情这样的执着过,兴许他是真的喜欢上了那女孩,咱们何不成全他?”

钟良脸一沉,看着自己的夫人说道:“这是什么话?我们钟家岂能让一个庶女当长媳将来甚至于还要接管钟府?头发长见识短!不要说我不同意,钟妃娘娘知道了就能乐意?肃亲王知道了就会乐意?要知道钟府跟他们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岂能儿戏?”

钟夫人发愁,满脸的无奈:“那可怎么办好?这孩子是个死心眼的,要是不愿意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弄得满京都知道了不也被人笑话?要不让郁夫人把郁兰蕊收在名下,这样也是个嫡女了,两下里凑活吧?”

“说你糊涂还真被猪油蒙了心,你也不想想,一个庶女就算是养在嫡母名下,跟嫡母亲自养起来的亲生女儿能一样吗?要是郁夫人没有亲生女儿另当别论,她如今有两个亲生女儿怎么会同意把庶女收在名下?这事要是换在你身上你会同意?”

钟夫人不说话了,她的确不会愿意!

夫妻二人沉默良久,钟夫人看着还好跪着的儿子越发的心疼了,看着钟良道:“老爷,你倒是拿个主意,这样跪着真的会生病的!”

钟良透着烦躁,神情越发的阴鹜,咬着牙说道:“你去找郁夫人,把话稍微的点透一下,就说我们有意娶郁府嫡女进门,其余的该怎么做她自然会明白,你们女人家在这种事情上有的是办法,唯一一点绝对不能让翌儿有一丁点的怀疑,不然以他的性子虽然不会出大事,可是也够让人闹心的。”

钟夫人心中明了,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便笑着说道:“行了,既然这样咱们到不如跟翌儿说这门亲事咱们同意了,可要是郁府的六小姐出个什么意外可不关咱们的事情。”

钟良满意的一笑,道:“就这样吧,先稳住翌儿,最近这段时间别让他去郁府了,免得再生意外。”

夫妻二人达成一致,钟府总算是消停下来。

钟翌听到父母的口音松动,满心的欢喜。其是钟夫人还是比较老道的,并没有直接说答应钟翌娶兰蕊,只是说钟良不忍心看儿子这么受苦有些动摇,她再好生的劝慰一番也许就能成了,不过需要点时间,让钟翌别太着急,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一番大道理说的钟翌反驳不上来,他也知道按照自己的家族的规矩自己这次做的是有些过火,见父母亲有些动摇便不忍心继续逼迫,在母亲的眼泪攻势下只得回屋休息,等待消息。

在绝望中看到希望真实人生一大喜事,钟翌满心的欢悦,真恨不得胁生双翼能飞到兰蕊的身边告诉她自己此刻有多开心,他们的未来总算是有了希望。

日子在煎熬中一天天的过去,没有等到意料中的好消息,却等来了兰蕊暴毙身亡的噩耗,钟翌简直惊呆了,有很久的时间不能言语,不能思考,只觉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天都塌了。

钟夫人看着儿子的神情也吓坏了,忙扶着他在榻上坐好,抹着眼泪说道:“我的儿啊,你可要想开一点,这天灾**的不是咱们能改变的。想必是兰蕊是个福薄的,你爹好不容易要答应了,她却得了急症,这就是人生不如意事,你得想开一点才是正理。”

“好端端的……怎么就会得了急症?”好半响钟翌才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身体微微的抖着,抓着钟夫人的衣袖,道:“娘,我那天跟她道别的时候她分明还是红润润的模样,怎么就会短短数日得了急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都是命里带着的。听说本来也是好好的,是得了风寒,谁知道病情突然恶化,说不行就不行了。你还记得前年宫里的一位贵人,深得圣宠,不也是得了风寒说没就没了,那么多的太医守了大半夜也没救回来。风寒看着是个小病,其实来的猛了也真会要命。去年许阁老家的邹姨娘也是这样没的,你也别伤心了,六小姐跟你终究是福薄了些,缘浅了些,翌儿,六小姐走了你可不能不爱惜自己个的身子。”

钟夫人苦苦的劝着,钟翌就是不说话,垂着头就落下泪来,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喃喃说道:“娘,我是真的喜欢她,真的……用心在喜欢她,不是逢场作戏,我是把心都给她了,她走了我可怎么办?”

一个大男人竟然就这样呜呜咽咽的在钟府人的面前哭泣起来,多少年钟夫人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这样哭了。钟翌很争气,这孩子自小便让人省心,读书上进,习武刻苦,也没有纨绔子弟的风气,对己要求甚严,这些年来也一直对父母唯命是从,唯有在这件事情上这么执着的坚持。看着儿子这样的痛苦,有那么一刹那钟夫人有些后悔了,可是一想到整个家族的前程又得咬紧牙关,只得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自己的儿子。

只是没有想到钟翌对兰蕊的情谊远比他们想的要深得多,居然一夜之间就病倒了,钟夫人两口子真是急坏了,钟良连夜请来御医,钟夫人彻夜的守候,直到天明的时候钟翌才醒转过来,可是张口第一句话便是:“我想去送送她……”

这个她大家心知肚明是谁,钟夫人哪里敢让钟翌去,只得说道:“我的儿啊,你跟六小姐一无媒妁之言,二无父母之命,你就这样上门去岂不是败坏了六小姐的名声?你的心意她定然知道的,你又何必让她的清名受污,不如让她干干净净的走吧,也算你的心意了。”

钟翌垂头不语,心里难受的很,难道连去看一看都不能吗?他只想看她一眼,哪怕是一眼也好,只要一想起兰蕊那前几日还笑嘻嘻的模样,就如同剜心般的剧痛。

“娘,你想想办法,我只想看她一眼,就一眼,好不好??”钟翌攥着钟夫人的衣角,苦苦的哀求。

钟夫人心里是明白兰蕊是怎么死的,这样去了钟翌一定会看出破绽,看着儿子痛苦的样子她也会心如刀割,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能咬咬牙道:“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翌儿,就让六小姐安稳的走吧,明日出丧,母亲替你去看看,一定把你的心意待到,你看如何?”

钟翌有些绝望,缓缓的闭上眼睛,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难不成他要大吵大闹弄得整个京都都知晓,让兰蕊死后还要身败名裂?他不能!默默的点点头,钟翌躺回床上不再言语,钟夫人叹口气,摇摇头,放下帐子,道:“你好生的睡一会儿,我待会再来看你,想开些才是……”

母亲的声音越来越远,钟翌闭着眼睛也觉得模模糊糊的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他一直想要去看清,却始终也看不清,只觉得是一道人影……他不停的追啊追,快要追上的时候这才发现竟然是兰蕊,可是不管他怎么呼唤,兰蕊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看到的追不上的永远是她的背影……

兰蕊下葬了,钟翌病倒了,大有殉情而亡的架势,这可吓坏了钟家夫妇,如果知道儿子这样的倔强,这样的深情,这样的不爱惜生命,这样的决绝连父母也抛得下,就该让兰蕊进门好了,不过就是一个庶女,其实等到二人感情淡了,一纸休书也就打发了,现在想想悔不当初。

钟夫人一直在儿子的床前不停地劝说着,儿子绝食她也跟着绝食,就跟他拼看谁狠。钟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时是个孝子,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母亲跟着绝食,到了这种时候钟夫人也豁上去了,儿子死了她活着也没意思了,她就跟他赌了,看看能不能让他心软,不再折磨自己。

钟翌还记得自己亲口跟兰蕊说:与尔同心,生死共存。生不能同寝,死要通椁,这个诺言他还想要实现的。可是看着母亲在自己的床前日渐的憔悴,时时刻刻的说着他小时候的事情,说着母慈子孝的一幅幅场面,想起母亲对待在自己的心,钟翌也难受得要命,他死也就死了,可是怎么能累的母亲也跟着丧命?

一天两天三天就这么艰难的耗着,钟翌想着希望母亲能回心转意,放过自己,可是却亲眼看着母亲一日日的消瘦,一日日的没了精神,就连跟自己说话的力气似乎也没有了,他便忍不住了,投降了。

母亲说,兰蕊终究是走了,难道你忍心让母亲跟着你们一起殉葬?

终究是对不起了兰蕊,钟翌知道这一生他是欠了她的。

投降进食后,钟翌便有些变了,其实跟以前还一样,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待人和煦有礼,可是钟夫人毕竟是看着儿子长大的,她能从儿子的眼睛里看到了爱的冷寂,兰蕊死了,钟翌的心也跟着死了。

钟夫人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便开始张罗钟翌的婚事,早就跟郁府大太太商议好,嫁过来的会是兰菊,钟夫人便寻了个好日子跟钟翌说了,原以为钟翌会反对,可是没有想到钟翌居然痛快地答应了,钟夫人吃惊不小。

其实在钟翌看来,自己既然已经投降了,屈服给了母亲,没有跟着兰蕊一起去,那么以后结婚生子总是不能避免的。既然总要娶妻,娶谁都是一样的,与他来讲都无所谓了,反正也是一个无心的人了,他的余生要做的也不过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双亲而已。

除了爱,但凡是正妻能有的殊荣钟翌都会尽力去给这个嫁给自己的女人,兰菊是兰蕊的姐姐,都是郁府的女儿,可是钟翌真的没有办法对着另一个女人欢颜而笑。

日子就这么过着,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对女色寡情的人,纵然是母亲塞了通房妾室一大堆,兰菊也很贤惠大度,可是他总是兴致缺缺,床事与他也不过是任务而已,自从有了幽姐儿,其实连任务也不算是了,一个月里基本上都是在书房过夜的,陪着他的只有那些他每日每夜思念兰蕊时雕刻的木雕,看着她们似乎觉得兰蕊还活着一般。

纵然这样,九泉之下钟翌想自己也是无颜见兰蕊了!

后来听说郁府还有一个外室养的女儿跟儿子,生母过世后要接进府来,要不是因为那个儿子,只怕是那个女儿一辈子也不能进府的。自己的岳丈只有一个儿子还是妾室生的,却偏生的也是体弱多病,所以即便是外室生的儿子这个时候也是如获至宝,大太太现在需要一个儿子。

后来知道那女子叫郁明烟,弟弟叫郁阳。也不曾放在心上,这与他何干?

第一次见面只觉得这个女子安静得很带着小心翼翼,可是同桌用饭的时候,她居然很喜欢吃烩八珍,钟翌变多看了她两眼,兰蕊也喜欢吃烩八珍,于是对这个郁明烟钟翌便记住了。

后来在花园里偶然遇见,这原本温驯的小猫突然之间亮出利爪,有那么一刹那,仿若看到兰蕊……兰蕊生气的时候就跟她的神情一模一样……时人个这。

这次钟翌是真的把这个郁明烟记在了心里,一个跟兰蕊有着同样神情的女孩,能这样的借着另一个人的脸怀念自己的爱人,钟翌突然觉得生活又有了阳光,明明是自欺欺人,却饮鸩止渴,他一定是疯魔了,直到后来……才知道,她们根本就是一个人,心再次碎了!

还有一更··拥抱大家··(*^__^*)嘻嘻……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www.feisuzw.com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