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 > 妻有妻术:关门,放王爷最新章节列表

钟翌番外:情已逝,爱已伤,往事话凄凉(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钟翌番外:情已逝,爱已伤,往事话凄凉(二)  抬眼望望天空,已经是中午了,从山坳子里走出来已经是一个上午了,又累又渴,钟翌决定找个地方歇脚,这身子真是不经累了,要是以前这点路算什么,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www.feizw.com #飞 _速 _中 _文_ 网】

这荒山野岭的,连个茶寮也没有,钟翌幸好自己备足了水跟干粮,在路旁寻了个干净的大石便坐下,默默的吃着午饭。

初春的日头不是很毒辣,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只是微微的有些燥热,钟翌还耐得住,眉头上微微的见了一丝汗。拿出帕子抹去汗,午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又喝了口水,钟翌就打算喘口气就动身,天黑之前最好找个客栈住下,素在荒山野外,这地方毒虫甚多,还是小心些好。

正欲起身,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车声,钟翌下意识的回头,抬眼望去,就见黄沙飞扬,一辆鲜红的马车急速而来。很少有人会把马车弄成这样鲜亮的颜色,钟翌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兰蕊生前也极喜欢各种鲜亮的事物。

马车突然在钟翌车前停下,这马车上一刻还在极速奔驰,下一刻却稳定如山,这驾车的一定是个老手,再不然就是武功高强的汉子。

钟翌眼眸微眯,虽然如今落魄至此,可是他钟翌却也不是泛泛之辈,这马车骤然停下也不心慌,默默地等待着。

马车上的车帘子很快地被挑了起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传来:“喂,柳杨镇怎么走?”

这声音有些熟悉,恍恍惚惚中又想起初次见面兰蕊也是这样问道:“喂,你是谁?”

很熟悉的亲切感,钟翌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好,不再计较这人的失礼,展眉一笑:“前走拐弯处往右拐,再有两个时辰就到了。”

钟翌始终没有抬起头看这女子一眼,长什么样子一点也不好奇,只是这声音却很喜欢,跟记忆中的那人一模一样的味道,只不过这一个更跋扈些。

马车迅速的往前奔去,钟翌也站起身来继续往前走,柳杨镇也是他的目的地,又是一阵咳嗽袭来,钟翌的脸色又苍白了些,拿起包袱,抬脚前行,刚才的马车早已经没了踪影,钟翌也不甚在意,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世界上就是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就比如方才消失的马车,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了回来。方才说话的那女子这次隔着窗帘说道:“喂,你也是去柳杨镇吗?”

钟翌其实不太想搭理这个没礼貌的女孩,不过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点点头,道:“正是。”

“你为我指路,我就顺便载你一程,我就不欠你什么了。”女孩的声音透过马车传了出来,颇有骄傲的神色,仿佛施恩一般。

钟翌眉头轻皱,神色间带了丝清冷,道:“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钟翌举步就走,总觉得这女孩怪怪的,自始至终那驾车的汉子一句话也没说,车厢里还不知道有没有别的什么人,这个小女孩的口气如此的骄横,看这架势应该是江湖上有些名望的世家子孙,钟翌这辈子怎么会跟江湖之人有什么瓜葛,这个时候自然是躲开这才好。

女孩一愣,大约是还没有遇到过这样不识好歹的人,冷哼一声:“我要做的事情还没人能不答应呢。”

话音刚落,那车夫突然暴起,如大鹰展翅般往钟翌抓来,身形极快,钟翌心中一凛,微一错身堪堪避过。若不是钟翌身子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不会躲的这么狼狈,这男子虽然厉害,钟翌还不曾惧怕。

那男子显然一惊,看着钟翌这样瘦弱的人倒没想到居然是个高手。

马车里的女子“咦”了一声,随即说道:“大鹏,回来。”

男子不声不响的眨眼间又回到了马车,看着钟翌的神色带了丝戒备,不过还是说道:“小姐,此人中了瘴毒怕是有些日子了。”

女子应了一声,突然之间马车之中一条银鞭袭来,钟翌虽然早有提防,奈何久病之下不能久战,终究还是落了下风不敌银鞭,那锃亮的银鞭仿若吐信的毒蛇,圈上他的腰,将他带回了马车。

钟翌气闷,板着脸,看着对面坐着的女子。这女子不甚美,肤色也不是京都女子的凝如白脂,却带着阳光的气息。

“还没有人能拒绝我的邀请,你胆子不小。”女子嫣然一笑,亮盈盈的双眸带着水光流转,颇有一番别样的妩媚。

钟翌别开眼睛,只是冷冷的说道:“在下好意指路,姑娘做的未免过分了些。”

女子嘻嘻一笑,道:“过分?没有啊,我想着你给我指了路却不要求回报,又是第一个不肯正眼看我的男子,我觉得很稀奇,就想这是难得的就打算带你一程,是你自己好心当成驴肝肺。”

对于女子的强词夺理钟翌不想去计较,便道:“即如此还请姑娘放在下下车,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便是。”

“如果我不愿意呢?如果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指路之恩呢?”女子觉得钟翌真是一个极好玩的人,比她遇到的那些个男子都好玩极了,这么守礼的男人跟江湖草莽大不一样。想了想便问道:“你不是江湖中人?”

钟翌摇摇头。

“你中了毒?”

钟翌点点头。

“你是哪里人?”

钟翌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两个人就这样在马车里一个不停的问,一个要么点头要么摇头,要么不回答,当真是古怪之极。可这种古怪的问话一直持续着,外面赶车的汉子嘴角僵硬着,他第一次知道他家小姐对着这么一根木头还能说这么长时间的话而不生气也真是奇葩了,要是以往的性子,只怕早就一鞭子上头了。

女子觉得钟翌真是个少见的美男子,跟她见过的习武之人不太一样,江湖中人大多是晒得黑黑的,身体壮硕,舞起刀枪来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可眼前这个男子弱不禁风的却也是个高手,奈何中了毒倒是把自己给折腾坏了。

钟翌终于松了口气,这女子的问题可真多,几乎就要问遍十八代祖宗了,真真是令人头痛,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多话的人,武力比试不过,钟翌就不再反抗,反正自己早晚是要死去的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突然之间,只觉得微风一动,胸口穴道被封,那女子捏住钟翌的下颌将一粒黑黑的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合上他的嘴巴,在他的脖颈间用手一缕,药丸便滑入腹中,被封的穴道这才被解了开来。

钟翌看了女子一小会儿,便挪开眼睛,索性闭目养神起来,根本不搭理她。中钟道翌。

女子有些着急了,道:“喂,你就不问我给你吃的什么?”

“命不久矣,吃什么也无所谓。”钟翌道。

女子被噎了一下,这辈子还没有遇到过这样奇怪的男人,便说道:“你真是一个拿自己命不当回事的人,你真的快死了!”

钟翌应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不用别人再告诉他一遍。死了跟活着也无什么区别。若是死在这个跟兰蕊性子有几分像的女子手上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看着钟翌这死活不顾的样子,女子差点要崩溃了,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你到柳杨镇之后再去哪里?”女子的强调软了下来。

“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钟翌的眼眸微微的有了些神采,不管去哪里,他圆的只是一个梦。

“你没地方去就跟我走吧,你看你死不死活不活的丑样子,我把你救活了,你就娶我怎么样?”

钟翌这下子被惊到了,转头看着眉眼弯弯的女子,只觉得浑身发凉,变正色的说道:“钟某已有妻女,不再另娶。”

女子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有些恼怒,大约是没有想到钟翌有了妻室,便不再搭理他,一掀车帘子赌气走了出去,坐在车夫的旁边阴着脸不说话。

钟翌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掉进了狼窝,真是头痛!怎生想个办法逃走才是,奈何自己现在打,打不过人家,跑,跑不过人家,越发的郁闷了。

车夫将马车里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便道:“小姐,你若喜欢这个直接带回山庄,捆绑上拜堂成亲就是了,一辈子不出庄子,就算是有了妻室又如何?”

女子甚是纠结,蹙着小小的眉头,良久才说道:“大鹏,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强迫他,可是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他,就好像上次公孙先生说的那种宿命的感觉。”

大鹏浑身一冷,提起那个公孙他就黑脸,半响说道:“那咱们还要不要去柳杨镇?”

“去,怎么不去?我要把凤水跟洛白挫骨扬灰!”女子磨磨牙道。

大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女子,这才说道:“咱们好像打不过人家。”

“打不过也要打,骗走了我的麒麟珠当他们的成亲礼物实在是太可恶了。”女子咬牙说道。

大鹏不再言语,马车飞速的往柳杨镇而去。马车里的钟翌却没有想到这女子居然跟凤水还有洛白认识,凤水跟洛白不是周昊骞的人吗?

转来转去居然还没有转出周昊骞的势力范围,钟翌把眼一闭,脸色透着灰白,这辈子再也不想得到周昊骞的任何消息。他其实很讨厌周昊骞,可是也很佩服周昊骞,这个男人就是太心里的一根刺,既希望他长命百岁能陪明烟终老,又不想听到他们幸福的任何消息,人啊,总是这么奇怪,在自我矛盾中煎熬。

马车停下的时候夕阳已经西下,天空中点缀着绚丽的晚霞。柳杨镇是个镇子,可是却很大,暮色将至,依旧人来人往,热闹喧哗。

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女子专门给钟翌订了一间房间,说道:“你要想跑也可以,不过我会很快的找到你,不信你就试试。”

钟翌觉得很是奇怪,便说道:“小姐的本事大得很,钟某也不是无能之辈,岂能做你你的禁脔?”

女子也不生气,只是说道:“那就尽管试试吧。”说到这里眼睛一眨,烂漫一笑:“我跟你是耗上了,不信试试看。”

女子似乎一点也不害怕钟翌会逃跑,说完这话便带着大鹏急匆匆的出门了,钟翌知道他们定是去找凤水跟洛白了,心中一宽,便想着自己难道还真的这么无用,他就不信逃不出去。

待两人走后,钟翌便也下了楼,从后门脱身而出,趁着夜色消失在柳杨镇,他还有他的归处。

“小姐,你就不怕那人跑了?”大鹏有些好奇地问道。

女子咯咯一笑,道:“跑就跑吧,跑了也能捉回来。”

大鹏脸色一黑,道:“天下之大,何处去寻?"

“千里凝香丸。”女子眼中幽光一闪,轻笑出声。

大鹏先是一愣,随即愕然,居然动用了千里凝香丸……疯了吧!

“你给他解了毒就解毒吧,做什么用这个?金贵的要死,满世上也不过几颗,难道你真打算嫁给他?”大鹏不解,没想到这次小姐倒真的动了心。

女子眉眼一呆,转头看着大鹏道:“我爹说遇上我娘是他的宿命,那么我想这个男人是我的宿命,不管他走到哪里我都能借着凝香丸找到他,既然是宿命就是要耗尽一生一世的,我爹追我娘不也用了十年?我花蕊用上二十年大约也能追上了。”

大鹏只觉的寒意淋淋,二十年……那你真的成了老姑娘了,还嫁什么嫁?

“他有妻女只怕不会同意的。”这个问题也很严重。

花蕊摸摸下巴,这才道:“不娶就不娶吧,我娘没嫁我爹也生了我,后来不也嫁了。他不肯娶我,我就呆在他身边,总有一日会娶的吧?就算是不娶这一辈子就这样过也没什么,成亲这个问题又不是大问题,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幸好钟翌没听到,若是听到了不晓得会不会发疯。他还并不晓得自己的瘴毒已解,更不知道以后将会跟这个花蕊会有什么样的纠缠,从此刻起,一颗千里凝香丸,已经注定花蕊跟钟翌之间将会展开一场另类的追逐,一个跟兰蕊有些像的女子也是如此的执着,虽然这执着不过是一刹那的执念,但就会铸就一生的宿命……。

作者有话说:钟翌的番外写到这里我觉得应该完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得应该完了,这个故事其实不需要结局的结局,因为结局每一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的,每一个人的角度都不一样的。其实在我原来的计划里钟翌是该魂归九泉的,可是亲们反应太激烈,我只好开了金手指,虽然这个金手指我自己不是很喜欢,但是还是希望亲们喜欢。不过这个金手指既然开了,我想大约是还会有用处的,大约是在鬼王的冥婚新娘里这个花蕊还有钟翌会出现,至于以什么样的情形出现我还没想好,总之一句话,亲们不满意的话可以说,满意的话也可以说,钟翌的番外其实就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情,跟兰菊和好会被骂,写死了还会被骂,就这么不死不活的其实还会被骂,只能说对于这个角色大家的投入太深,不管是怎么样的结果都不满意,因为大家对待爱情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结局是我最近几个晚上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实在是无法可想的一个结局,但愿亲们喜欢,我抱头溜走,不喜欢的手下留情!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 - www.feizw.com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