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乱世湮华 > 乱世湮华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八零章 曲终人散(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如遭雷击,许是地久天长,许是弹指一挥,全无概念,回转僵硬的身子,对上花飞叶舞间亭亭而立的宫装美人,情不自禁唤出声来:“倾城。”

可倾城连看他一眼都不曾,提着穿金绣凤的厚重裙摆三步并两步来到扶楚身前立定,琥珀色眸中载着的爱恋和思念满溢出来,俯下身子,轻启朱唇:“陛下。”好久不见,怎不激动?

他的嗓音太柔,声音太低,扶楚仍沉在酣梦中,不曾醒来,东阳樱渊忍不住又喊出来:“倾城。”

这一次,如愿引起倾城注意,回过头来望向他,琥珀色眸子里先是一片茫然,随即闪过一抹异色,转过身正对他,冷冷道:“竟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还跑来勾引陛下,是何居心?”

东阳樱渊看着倾城,明明是熟悉的美貌,可感觉却是那么的陌生,不自觉的锁紧眉头,僵持间,扶楚醒来,难得的温和:“你来了?”

倾城立刻转过身,笑容灿烂:“臣妾从胥总管那里听来消息,说陛下要御驾亲征,心中甚是不安,才不管不顾的赶过来。”

扶楚摆摆手:“罢了,寡人知道。”

那么久的相处,隐隐的怀疑,在这个夜里得到证实,透过浴殿氤氲的水汽,东阳樱渊看见拥抱在一起的男女,高挑的那个,赫然是他倾心爱恋的倾城,而稍矮的那个,他曾见过,一直以为是梦,却原来,这世间,竟真有这样的绝色。

肩头突然多出一只手,东阳樱渊吓了一跳,扭头来看,却是陀螺般忙碌的大总管胥追,正阴阳怪气的笑着:“看明白了?”

他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知道太多,命会很短,何况,是这样惊天的秘密,张口结舌,无法作答。

胥追清俊的脸在黯淡的灯光下,显得飘忽,他说:“放心,难得还有人能入了她的眼,我不会杀你,且随我来。”

东阳樱渊又回头看了一眼,却是一双艳红的身影,交颈而卧。

走过花阴,踏上柳径,直到湖畔水榭,抬头遥望,樱苑景致,尽收眼底,站在这里说话,不怕隔墙有耳。

胥追眼尾一条,狠戾毕现:“如果真心实意想给她快乐,就收了你那点小心眼,乖乖守着她,如果别用有心,就给我滚出去她的视线,她不是你能随便招惹的。”

尽管被胥追气势所迫,心惊胆战,可回头想想,扶楚如此宠爱自己,实在没必要如此畏惧个宦官,不屑的笑出来:“胥大总管凭什么来说教本公子?”

胥追嗤笑:“樱渊公子确实难得的俊美,可你没有赫连翊的邪魅,不敌萧白璧的出尘,更没有倾城的绝代风华,你以为单凭一首《逍遥游》,就能让她宠你一辈子,痴心妄想,告诉你,会这首曲子的,不止你一个,便是她的夫婿赫连翊也比你演绎的动人。”

东阳樱渊的脸色难看起来,更生疑窦的是,胥追说赫连翊是她的夫君,谁的?明显不可能是倾城的,其实胥追的话说的很明白,可他心思乱了,无法深究。

胥追还在继续:“你的一举一动,她心知肚明,你不是想见倾城么,她便让我给倾城消息,放倾城过来,方才也给你看清楚了,她不是真正的扶楚。”

东阳樱渊无意识的接话:“那她是谁?”

胥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是当年被虞幽公囚在锁妖塔上的那个小公主,也是晏安王明媒正娶的王后,更是元极宫玄乙真人毕生防患的煞神。”

东阳樱渊已不能反映,但见胥追的嘴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句句惊心:“她的命不会太长,或许萧白璧看她麻木不仁的聊度余生,于心不忍,才放你过来哄她,萧白璧虽告诉你她喜欢听这首曲子,大概没告诉你为什么喜欢吧,你既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便应该想到当年被枉杀的那个虞国世子姬皓,你生了一双和他很像的眼睛,而这首《逍遥游》,最初就是姬皓用埙吹给她听的,你和世子皓一样,想要挣扎反叛,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对什么都无能为力,在这个苑子里,听你吹埙,由你陪她赏花对饮,这种感觉,和当年在挽棠苑的时候十分相似,她宠着的不是你,而是那段天真烂漫的岁月。”

东阳樱渊瞪圆眼睛:“你同我说这些,为了什么?”

胥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他的自以为是打碎个彻底:“你以为她赐你丹书铁劵,赦免你父亲是为了宠你,以你之才,动动脑子,应该想得明白,姜氏和东阳氏皆是百年望族,根深蒂固,一年半载,怎么可能清除干净,不杀你父亲和姜太后,不过是给那些余党以安抚,且留着你父亲和姜太后互相掣肘,在她眼底,你不过是个替代品,且无关爱恋,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否则会摔得粉身碎骨。”

东阳樱渊颤抖着,不难言语,可胥追却不打算放过他:“还有,你实在没有恨倾城的必要。”看着东阳樱渊的迫切,胥追冷冷的笑:“因为,倾城连我都不认识了。”

一声尖叫:“怎么可能,骗我也找个高明点的理由。”

胥追慢条斯理:“骗你有什么好处?早在受封王后前,他就已经疯了,除了楚楚之外,他谁都不认识,其实很早之前,你就隐约感觉出他并不是个女人,确然,他是男的,真正的慕玉蟾是他亲姐姐——佑安夫人,可现在,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慕玉蟾,更是楚楚深爱的王后玉倾城,朔欢是他给扶楚生的小公主,这样的他,你有什么理由去恨?”

最后,胥追说:“所有的事情都已讲开,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

转身,离开。

天上无月,檐下悬着的灯笼散出温暖灯光,穿过窗棂,落在脚前。

东阳樱渊低着头看那斑驳交错的暗影,许久,大笑出声:“原来,不过是一场闹剧”

笑着笑着,泪水滚出来,落在那明暗交错的地面上,他又说:“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倾城,扶楚,亦或许是昇平公主?”

翌日,扶楚和倾城在繁花下对饮,东阳樱渊抱着陶埙,迎着倾城防备的视线,一步步走近。

一丈开外,他看清扶楚挽起的青丝上别着根素簪,他认出那簪子,是属于倾城的,不难想象,昨晚他们睡在一起,今早起来,倾城为她挽了发。

又靠近两步,倾城已站起身,怒目相向:“陛下未传召你,你又来做什么?”

像个刺猬,对他百般提防,是怕他跟他抢夺扶楚的‘宠爱’吧,即便是假相,也不允许他争夺

扶楚伸出手,抓住倾城手腕,东阳樱渊看见倾城食指上银白的指环,还有扶楚手腕上银白的手链,是完美而奇异的一套饰品。

她抓着倾城,却回过头来看他,嘴角勾起一点弧度,似笑非笑:“做出决定了?”

东阳樱渊坚定的点头:“我会留下来。”

扶楚笑:“倾城后天回宫。”

东阳樱渊点头:“我哪也不去。”

扶楚敛了笑容:“寡人后天启程。”

东阳樱渊垂下眼帘:“我在这里等陛下回来。”

扶楚又笑了:“胥追给你的礼物,喜欢么?”

东阳樱渊咬了咬唇,抬眼,笑了起来:“陛下放心,待陛下凯旋,我一定会看完那些佛经。”

扶楚颔首:“很好。”

这一夜,消失两天的子墨匆匆赶来,在世人眼里,今天是宋慧王登基一周年,可在知情人眼里,这一天却是扶楚的生日,过一个,少一个。

围坐一圈,饮酒作乐,倾城抱着箜篌,他抚箜篌的样子,十分迷人,将满满的爱恋全部寄托在乐曲间,深情而醉人。

子墨最善瑶琴,东阳樱渊习惯吹.箫,而扶楚呢,当年除了兵器外,样样精通,后来她最拿手的便是十八般兵器。

这一夜,她用深埋在记忆中的味道,将自己灌醉,那是虞幽公在她出生时,埋下的佳酿,她成亲的那天,虞孝公挖出来给大家尝过,后来,赫连翊心情不好,也去偷挖两瓮,和她抱着大翁对饮,他喝了很多,醉了,她怀疑他心怀不轨,对准他屁股狠狠一脚,将他踹下床去……

赫连翊来了,虽然他人没出现在她眼前,可她就是知道他来了,这酒,只有他有。

喝醉了,抽掉头上发簪,让青丝披垂下来,脱掉繁复的外袍,只留柔软的艳红丝袍,纵身跃上苑中石桌,随着乐曲翩翩起舞,旋转,弯腰,摇摆,看痴一众人等,她却浑然未觉,衣袂飘飘,似将乘风归去。

终究,还有未竟之业待她完成,那逍遥境,暂时去不得。

——————————乱世湮华@紫筱恋喜——————————

《扶楚本纪》摘录:宋慧王二年,三月初四,王举兵伐申,御驾亲征,朝内由尓不凡,迟怀鉴等主持,子墨伴驾出征。

同年四月初三,破申,初九,遇一小队不明身份精兵,引开国师子墨,将王困于山坳,后有黑马银盔骑士直冲而来,于王马前拉缰,两相对望,久久,温言:‘奴儿,九年前这一日,是你我初遇。’

王嗤笑:‘如可倒流,但愿永不相遇。’

后刺骑士左肩,冲出重围。

七月初七,凯旋,是夜,寝于樱苑,与东阳樱渊谈禅,竟不相上下,甚欣慰。

慧王三年元月,晏军再举二十万众攻巴等宋边界小国,王上元灯节后,带兵出征,国师不离左右。

四月,两军对垒,僵持数月,入秋,虞国太后姒黛举兵攻晏,晏安王亟待撤兵防虞,签合约,永不犯巴,王允之,遂班师回朝。

慧王五年七月,护国寺住持圆寂,然,意料之外,继任住持乃深受王宠的乐师东阳樱渊,法号决慧,乃护国寺建寺至今,最年轻的住持。

(后有文吏分析,当时元极宫一支独大,信徒者众,已有摆布王权的能力,慧王让心腹出家,实则出于政.治目的,以王权扶植佛教徒,瓦解元极宫威信,两股势力相抗衡,才不会独断专横。)

慧王六年正月,晏破虞,一代妖后被其胞妹——晏安王如夫人姒嫣鸩杀,据传,死于晏安王怀抱,临终前曾与安王道:‘悔不该,当年,与君别’后,不知葬身何方,然,民间多传,安王将其与虞将军狐丘并骨于姒黛故土。

姒黛死后,姒嫣亦一身白衣,从当年昇平公主投河处跳下,其贴身侍婢与安王言称:当初昇平公主如此这般,安王一生忘不掉她,是以,姒嫣也跳下去了,只为令其记挂一生。

(因人而异,姒嫣不是不懂,却自欺欺人,这场爱情角逐,她以惨败收场。)

多年时间,晏安王东征西讨,无心女色,夫人姒嫣死后,后宫更是彻底荒芜,然,其心腹重臣却不担心,据说已秘密立储,然,储君是谁,无人知晓。

晏安王每年都会失踪一段时日,去往何处,亦是无人知晓。

晏国版图已远超宋国,可宋国在慧王治理下,国富民强,实力更在晏国之上。

慧王九年,王恶疾缠身,卧床不起,无法主持朝政,禅位于年仅十三岁的世子洵,太傅子墨辅助幼君,是为宋明王元年。

明王元年二月末,清冷的太上王寝宫,一袭玄衣的男子潜入殿来,立在床头看拥着冥王熟睡的扶楚。

术士掐算,扶楚一生关三联九,今年,她正好满三十岁,大限将至。

他抛开政务,跑来看她,功力高深的她竟睡得这么沉,当真孱弱了。

还是冥王发现他的存在,用小脑袋将扶楚蹭醒,他小心翼翼的唤:“奴儿。”

扶楚偏头看他半晌,然后淡淡一笑,漫不经心道:“寡人小字——雪姬。”是子墨给她取的,赫连翊知道。

当年,盛传她宠爱东阳樱渊,赫连翊不曾害怕,可这一刻,他害怕了,这么多年,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疯了的倾城,另一个就是子墨,疯子很容易解决,可始终温吞的子墨,却叫人忌惮,没有人知道子墨和扶楚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连赫连翊都不相信扶楚和子墨是有关系的,可这一刻,她就这么心平气和的告诉他,她是‘雪姬’。

不管心中是怎样的波澜起伏,可嘴上仍坚持唤她奴儿,他说:“人生,从没有漫漫之说,或许,转眼即是百年,总觉得好像是昨天的事情,可静心算来,却发现,奴儿,我认识你,已经十七年了。”

她撑起身子,飘渺的笑:“那年,你十八岁,已经过去十七年来,原来,你都这么老了。”好像想到了什么,低声喃喃:“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的选择,会是什么?”

赫连翊毫不犹豫:“只做你一个人的夫君。”略有些激动的:“你呢,你的选择又会是什么?”

她陷入遐想,看窗外草长莺飞,仍是淡漠的口吻:“寡人,选天下。”

赫连翊身形摇动,上前一步,抓住扶楚肩膀:“我年年前来会你,为你禁.欲守身,你要统一天下,我就东征西讨,以狠辣手法替你扫清障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恨我?”

扶楚由着他抓:“如果寡人还有恨,就不会是妖煞,你当清楚,寡人没有所谓的七情六欲。”

赫连翊驳斥:“如果没有七情六欲,还争什么权,夺什么势?”

扶楚嫣然一笑:“寡人用七情六欲,换一个天下第一,若要活着,总要有个支撑自己的动力,而寡人的动力,就是坐上这天下最高的王座。”

视线穿过窗棂,望向花园里,教导朔欢抚琴的倾城,想起的却是佑安,忍不住问她:“那你对佑安呢,也全都是虚情假意?”

扶楚眼神飘远,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许久,启唇:“不,我爱她”

她说,她爱她?

子墨要杀死她,她却将宋国的朝堂交给子墨打理;

倾城为别的女人跪在她殿外逼她就范,她却给了倾城他一直渴望的位子,甚至,准许他随意出入她的寝殿;

胥追为了一逞野心,处处算计她,将她逼成孤家寡人,可她还是会将心事说给胥追听,甚至在很多温暖的午后,他们会坐在一起,一边饮酒,一边追忆往事;

还有那个东阳樱渊,明明是因为渴求倾城的爱恋而不成,对她极尽虚情假意之能事,她还是倾力扶他上位;

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佑安,那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彻底背叛了她,可到头来,她却告诉他,她爱佑安

这些人都可以原谅,为什么独独不给他机会?

他静静看着她苍白的容颜,眼角,竟有晶莹滑落:“一步错,步步错,真的,不能重新开始?”

她冷眼看他,笑容不变:“何必自欺欺人,你明知道,寡人大限将至。”

视线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月白身影,唇瓣翕张:“你终于解脱了。”

那近来明显瘦削的身影猛地一颤,转身,脚步略显凌乱,匆匆离开。

三月初三,宋明王为太上王举大宴,可太上王连面都不曾露,不过秘密接见了前来朝贺的巴国姬夫人郁琼,当日,姬夫人接走质子瑞,瑞回巴国,承位巴侯。

午夜,扶楚寝宫走水,火势遇风,熊熊而起,虽经全力抢救而不灭,慌乱间,无人注意到王后,玉氏倾城抱小公主朔欢投身火海。

大总管胥追,在慧王登基的第三年,更名为归仲迟,跟着钻进火海。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断壁残垣间,找不到尸骸,世人皆说,那么个烧法,骨头渣子都烧化了,哪能找到尸骸?

奇怪的是,那怎么也扑不灭的大火,只烧毁扶楚寝宫,与它一墙之隔的书斋竟都完好无损,有人说这场火是慧王自己放的,病入膏肓,不愿遗留尸身,是以自行毁灭,也有人说,那是场天火,将上天派来的一代枭雄带回天庭去了。

不管何种说法,王崩,国丧,出殡当天,护国寺住持亲自前来超度亡灵。

守灵时,子墨屏退左右,只与东阳樱渊两个独处。

一樽清酒,敬东阳樱渊:“你可曾怨她逼你出家?”

东阳樱渊双手合十,缓缓摇头:“出家人,无欲无求,无憎无怨。”

子墨笑了:“若当真万事俱空,又何必满目忧伤?”

东阳樱渊收了手:“大人洞悉一切,万事皆逃不过大人之眼。”

子墨为自己斟上清酒,饮下,视线飘远:“若当真洞悉一切,便不会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走了。”

东阳樱渊倏地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子墨笑容不变:“没什么,今后,还望住持大师尽心竭力,辅助幼主。”

东阳樱渊:“不是有你?”

子墨意味不明:“从前,一直为别人活着,事已至此,终于卸除肩上重担,从今往后,我为自己而活。”

子墨不会告诉任何人,扶楚寝宫起火的当天,他曾呕血,即便此时与东阳樱渊卸除心防,闲话家常,也不会告诉东阳樱渊,他去慕氏宗祠看过,供在祠堂里的,嘉戴琳的骨灰盒不见了。

宋明王三年,王十五岁,盛传晏安王赫连翊抱病不起,宋国由子墨当政,趁机攻入晏国,不费吹灰之力夺得王权,后,赫连翊人间消失。

子墨凯旋而归,随即请辞官职,且将宫主之位传于荆无畏与兰山之子,亦不知所踪。

十五岁姬洵亲政,称帝。

广纳夫人,然,后位虚悬。

宋明帝八年,国泰民安,四海升平,帝弱冠,八方宾客广贺之。

贺礼多为稀世珍宝,然,帝冠礼前七日,帝都入一行人,奇装异服,就算寻常,帝都亦有异域来使与商贾,是以并不引人注目。

冠礼之日,万民同庆,此一行人竟潜入王宫献礼,被围堵,以七人敌数百大内高手,不曾被俘。

后,帝亲往,索礼,为首者做少年装扮,头戴幕离,不以真面目示人,帝再三索礼后,不情不愿递上一只锦盒,做工粗糙,木质低劣。

帝如花唇瓣抽搐,众侍卫皆觉此行人不知天高地厚,前来送命,然,幕离下少年嗓音清越:“喂,冰面人,打开瞧瞧,保你笑颜逐开呦”

帝恐有诈,稍作迟疑,对方又道:“屁,还以为多厉害,原来胆小鬼一头,不过是不小心烧了原来的盒子,这可是我亲自动手做的,意义非凡,价值连城,绝对连城……”

帝不胜其辱,掀盖,一眼扫去,面色大变,盒内卧着一整套饰品,乃黑白交扣腰链并腕镯子、乌金脚链并耳环、白金手链并指环。

帝抬眼:“你?”

来人笑似天籁:“我什么我,本姑娘有名有姓,竖起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姑娘就是风华绝代,美艳无双的慕——朔——欢……(全文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