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将女休夫 > 将女休夫最新章节列表

第105话 发自内心的剖白(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鼓声隆隆的战场上,两军对阵已经到了尾声。【www.feizw.com 飞 速 中 文 网】

西门涉一派镇定自若,缓缓落下最后一子,抬眸看向张佑实:“张将军,我赢了。”

张佑实却一直将目光钉在战场上,突然站起身喝彩:“好——!”

战场上,衡黎一方的兵阵被彻底打散,鐾霁虽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代价,但好歹获得了胜利。

张佑实不屑地看向西门涉:“这就是你们衡黎的兵阵实力?还是说,因为指挥者的实力太弱,才会导致失败。”

西门涉神色淡定地摇了摇头:“老实说,跟指挥者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些将士已有一年疏于兵阵的操练,要在短短几日内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做到,所以说,在与你们鐾霁的兵阵对抗中,我们输是必然的。”

张佑实显然心情大好:“如此说来,你是愿意认输了?”

“愿赌服输,我没什么好不承认的。”西门涉耸了耸肩,指着棋盘中被黑子吞噬殆尽的白子道:“但是张将军,你这一局棋局,可是输得惨不忍睹啊。”

张佑实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道:“对我来说,对弈不过是助兴,兵阵上的胜负才是关键。”

西门涉嘴角一挑,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学着他的口吻道:“对我来说,兵阵不过是助兴,整场战争的胜负才是关键。”

张佑实眼神一寒:“你什么意思?”

西门涉神色淡然,笑而不语。

“报——”一个盔甲凌乱满身血污的鐾霁士兵从飞驰而来的马上翻滚下来,气喘吁吁地道:“将军,不好了,后方营地失守了!”

张佑实面色大变:“怎么回事?!”

“衡黎人先是烧了我们的粮草,然后趁我们忙于救火之际,从后山奇袭而来,我们实在是招架不住……”

张佑实内心十分惊愕,他安排在营地驻守的兵力不在少数,衡黎的五路大军都已在此列阵,他们哪里来的多余兵力袭击他后方营地?

西门涉似乎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微笑解释道:“这只是障眼法而已,谁说五路大军就一定是五十万人的?”

张佑实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恼羞成怒道:“我们比的是兵阵,你玩这种把戏有失公平!””

“战争不是赌局,不需要讲究一对一的公平。当你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在兵阵上打败我的时候,我考虑的却是如何不留余地地将你的军队吞掉。”西门涉顿了顿,神色肃穆,掷地有声地道:“对于一名军人而言,只有保卫了国家,才有资格讲个人荣辱。”

苏匿的三路大军与后方的两路大军开始合围,苏匿指挥若定,循序渐进地调遣着衡黎各路大军逐步收拢包围圈。

鐾霁将士这才明白自己陷入了巨大的陷阱之中,立即奋起厮杀抵抗,犹做困兽之斗。

但鐾霁败相已路,张佑实知道自己已经回天乏力,沉默着回望西门涉,一双眸子阴沉得可怕。

西门涉牵起一丝无奈的笑:“张将军此刻想必是很想杀我泄恨了吧。”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这是草民的荣幸啊。”

“你少在这里恶心我了。”

西门涉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

张佑实后退一步,向后招了招手。阿堃默不作声地向前跨了几步,挡在了西门涉面前,同时一手按住了剑柄。

西门涉对于张佑实的武功不甚在意,但对阿堃却不得不防。他面上不动声色,背在身后的右手则暗暗握紧了藏在腰间的短剑。

顷刻间气氛剑拔弩张。

就在阿堃拔剑之际,忽听背后传来一阵风啸声,他几乎不需要回身,抬手一挡,只听“铿”地一声钝响,生生接了来袭者凌空一刀,随即那人借反弹之力跃开,出其不意袭向张佑实。

这一招声东击西太过突然,众人反应过来是,一柄短刀已经搁上了张佑实的颈项。

“小微?”西门涉脸色一变,对于夏浅微刚才那一招豁出命去的袭击方式还心有余悸。

张佑实虽然受制于人,神色倒还算镇定。他看出西门涉眼中一闪而逝的担忧,缓缓笑了起来:“王爷,当初你费尽心思将你夫人救出去,如今她却又跑回来送死,看来老天爷的安排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西门涉紧抿嘴唇不说话。

夏浅微却毫不理会张佑实的嘲笑,手腕微微一用力,张佑实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他皱了皱眉,敛去了脸上的笑意,却没有吭声。

夏浅微凑近张佑实,压低声音道:“现在我的刀锋距离你的咽喉还有半公分的距离,你如果胆子够大,不妨让阿堃与我比试一下,是他的剑快,还是我的刀快。”

张佑实滑动了一下喉结,没有说话,对于这种摆明了耍赖的行为,他只有翻白眼的份。

西门涉视线一直胶着在夏浅微的身上,此刻的夏浅微,脸上、袄裙上都沾染着血迹,眼眸中杀意未尽,握刀的手骨节分明,纤细而有力,仿佛随时都能给出致命的一击——他的心轻轻悸动了起来,这是错觉吗,他所熟悉的那个战场上的夏浅微,又回来了。

张佑实被割开的肌肤渗出越来越多的鲜血,渐渐染红了他的脖子。

夏浅微看着明显有些踌躇的阿堃:“你还没决定好吗?是要不计后果地袭击敌人,还是先救自己人?”

阿堃皱了皱眉:“你能保证不杀他?”

张佑实一听这话,便知道阿堃动摇了,怒喝道:“阿堃,别被她骗了,快杀了……”

他话没能说完,西门涉已然率先出手,招招袭向阿堃死穴。

阿堃心系张佑实安危,无法专心应战,招招受制,渐渐落了下风。

张佑实气得直想破口大骂,无奈夏浅微刀刃就抵在他咽喉处,让他不敢恣意挑衅。

陆善斌率“暗颂”等人陆续赶到,立即加入了围攻阿堃的战局。

郑双悬着的一颗心,在见到夏浅微安然无恙的瞬间,终于晃悠悠落了地,哭丧着脸喊了一声:“我的姑奶奶哟,你可吓死我了!”

夏浅微理亏在先,冲他歉意一笑。

西门涉在“暗颂”的援助下,终于成功拿下了武功莫测的阿堃,同时夏浅微挟持的张佑实也被作为俘虏绑了起来。

张佑实犹不甘心,忿忿然看了夏浅微一眼:“不得不说,你们夫妇俩的演技都很逼真,我险些被你的傻姑形象给骗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毫不手软地先杀掉你。”

夏浅微知道他误会了,却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千金难买早知道,否则我恨不得在翼登时就趁你不备一刀结果了你。”

张佑实无话可驳,气呼呼地被押走了。

他们二人的谈话声音不大,却一字不漏地传入了西门涉的耳中。

他强掩激动的情绪,缓缓走到夏浅微身后,环臂抱住了她:“你想起来了,是不是?”

夏浅微蓦然身子一僵。

西门涉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她下意识的抗拒,眼神微微一黯:“包括……我对你的伤害。”

夏浅微沉默着无言以对。

西门涉低声道:“小微,这一年来,我一方面迫切希望你恢复记忆,一方面却又非常害怕你恢复记忆。我知道,一旦你恢复了记忆,就代表着我将接受你对我的审判。我没有自信,现在的你,究竟对我爱得更多些,还是恨得更多些。”

夏浅微沉默良久,低哑着声音缓缓道:“王爷,有些话,我一直没有对你说。以前觉得不好意思开口,如今想来,却是不得不说了。”

西门涉压下心头巨大的恐慌,闷声道:“我听着。”

“你曾经问过我,当初我接受姑母的赐婚,究竟是不是迫于家族之命。现在我要告诉你,我爱你的时间,远远超出了你爱我的时间。当我得知竟然有朝一日能够嫁给自己仰慕已久的男人为妻,我心中的那份激动与喜悦,你根本无法理解。”

西门涉回想起那段时光,忡怔了半晌,才艰涩开口:“可是那个时候我却毫不知情,洞房之夜便弃你而去……后来你还因为延误归期而挨了军棍,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解释呢?”

夏浅微淡淡道:“王爷,我有我的自尊。”

“是啊,你的自尊心和好胜心都强得超乎寻常。”西门涉苦笑着调侃,“而我却对这样的你迷恋到不可自拔……”

夏浅微回想起他们一路相伴的欢乐与艰辛,心中感到五味陈杂:“王爷,你问我现在是爱你更多一些,还是恨你更多一些,其实我也分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当你深陷险境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去救你;如果你不幸……不幸战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随了你去。我这一辈子,自从嫁了你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也脱不了身了。”

西门涉听得心潮澎湃,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扳过夏浅微的身子便激情索吻,也不管周围是否有人围观。

衡黎与鐾霁的战争终于结束,西门涉夫妇不顾苏匿再三挽留,雇了一辆马车,出了颂城,慢悠悠地踏上了归乡之路。

一路上,夏浅微发现西门涉神情闪烁,多次欲言又止。她原想等西门涉自己开口,但西门涉却犹豫了一次又一次,忸怩之态实属罕见。

夏浅微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夫君,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吞吞吐吐了?”

西门涉踌躇了半晌,从怀里摸出一张明显褶皱了的信纸,神色哀切地道:“那个……小微,既然我们和好如初了,这封休书,你还是收回去吧?”

夏浅微一怔,接过信纸扫了一眼,才恍然想起自己曾在百般无奈之下休书一封,以主动斩断与西门涉的夫妻关系,没想到西门涉居然一直珍藏至今。

她满脸黑线地接过休书,然后一扬手,信纸变成了无数碎纸片,纷纷扬扬地撒向车窗之外。

西门涉心头压着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猛地扑了上去:“娘子你真好!”

马车里随即传出夏浅微抓狂的抗议:“夫君,这是在车上,在车上啊——!”

—全文完—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 - www.feizw.com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