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帝凰:神医弃妃 > 帝凰:神医弃妃最新章节列表

524夜叶,还能再惨一点(第八更)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利用兽苑的事情,拖了西陵天磊和东陵子洛一天,已经足够了,等到西陵天磊和东陵子洛出去,一切都成了定局。

西陵的天宇皇子,会以健康完好的样子,出现在西陵与东陵的边境,以护送瑶华公主来东陵完成大婚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同样皇后父兄的事情,今天早朝也会有定论,东陵子洛出去后,除非造反,不然绝对改变不了皇后一族没落的下场,多的不说,皇后父兄被诛是铁板定钉的事。

夜叶的利用价值就到里了,九皇叔也没有兴趣陪夜叶这个被宠坏的孩子多说:“夜少主,昨天兽苑的人什么都没有招,而涉足此事的人,全部暴毙。”

也就是说,死无对证,九皇叔忙了一晚,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夜叶先是一愣,随即得意的大笑,丝毫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笑得喘不过气:“什么都没有招,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把我们关押一天,封苑查人,结果你居然什么都没有查到,九皇叔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看你如何收场。”

夜叶只顾着高兴,没有发现九皇叔说这话时,根本就没有半分担心与不安。

“多谢夜少主的关心,本王既然敢做,就有收场的本事,至少不会像夜少主你这样,害人却害己。”九皇叔没有嘲讽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可正是这样才伤人。

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九皇叔这是在强撑,可凤轻尘却明白,九皇叔是大局在握,这个男人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善于利用突然发事件,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哼,我怎么样不劳九皇叔关心,你还是担心自己吧,谁给了你这个权利,胆敢囚禁我们,东陵九,我看你要如何给夜城、苏家和西陵交待。”

夜叶面色潮红,昨天勉强退了烧,这伙怕是又烧起来了,再加情绪起伏太大,夜叶此时不过是勉强支撑。

凤轻尘坐在九皇叔身边,同情的看了夜叶一眼,高烧不退,免疫力下降,蛇毒复发,还要背黑锅,可怜的夜叶,你还能再惨一点嘛。

“交待?本王需要给你们什么交待,反倒是你们要给本王一个交待。夜少主,本王可不是无故囚禁你们,那条蟒蛇是你和磊太子联手,买通兽苑的侍卫放进来的,原本是想要吓一吓凤轻尘,结果弄巧成拙伤了苏绾,本王说的对不对?”

九皇叔这是给事情定调子,而不是寻问夜叶的意见,没有十足的把握,九皇叔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可偏生夜叶不懂,一听就反讽道:“九皇叔你魔怔了吧,这样的话有谁信?说我和磊太子合作,证据呢?”

“本王不需要证据,有夜少主亲口承认,就足够了。”九皇叔招了招手:“来人呀,把夜少主的供词拿上来,让夜少主落印。”

“九皇叔你这是病急了乱投医,我怎么可能会承认这么荒谬的事情,你以为逼我落了印就有用吗?我一出去就可以改口,说你以我的性命想逼,我才落印。”

夜叶满脸不屑“人人称颂的九皇叔,居然就只有这么一点手段,真让人失望。”

九皇叔并不生气,等侍卫放下证词退下后,九皇叔才道:“夜少主放心,即使出了兽苑,你也会说,那巨蟒是你和磊太子联手放进来的。”

“哼,异想天开,我怎么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夜叶不和九皇叔争辩,他现在只想出兽苑,出了兽苑什么事都好办,拿过证词,扫了一遍后,夜叶很干脆的落了印。

“你要我落印是吗?好,我落给你。”

啪……将自己的私印盖在证词上:“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我们出去。”

“当然可以,脚长在夜少主的身上,本王什么时候拦夜少主了。哦,对了……听闻苏家已收了金城城主的聘礼,准备把苏绾小姐嫁给金城主做续弦,不知这事夜少主可知?”南陵锦凡用苏绾换得金城的大笔聘礼,不然他哪有钱买粮、买生铁。

“什么?”夜叶大惊,后退数步,跌坐在床上。

九皇叔很满意夜叶震惊、失神、呆愣的样子,朝凤轻尘招了招手:“轻尘,我们走吧。”

鱼饵已抛下,他等笨鱼上钩,凤轻尘眼中闪着促狭的笑,朝九皇叔调皮的眨眨眼。

一石二鸟之计呀!要不是拿出大批粮食和生铁诱惑南陵锦凡,南陵锦凡怎么会那么快,就被苏绾卖了,不把苏绾卖了,九皇叔拿什么威胁夜叶。

“东陵九,你给我把事情说清楚。”夜叶回过神,慌忙冲上前,挡住了九皇叔的去路。

九皇叔本身就在等夜叶,不然夜叶哪里拦得住他:“夜少主想听什么?事情就是本王所说的那般,金城城主已经下聘,苏绾与凤轻尘的比试结束后,就要回南陵待嫁,哦,好像大婚的日也定了,是来年开春,三月十六。”

九皇叔很不厚道的在夜叶的伤口上洒盐。

他如珠如宝捧在手上的苏绾,转身就被苏家当成牲口一般,卖给一个暴虐成性、年近五十的老头为续弦。

面对九皇叔始终如一的冷脸,夜叶终于承认他输了,从一开始就输了,夜叶双拳紧握,闭上眼人,低下头:“九皇叔,你要什么。”

英雄难过美人关,夜叶不是英雄,所以他更过不了美人关。

“本王什么也不要,夜少主好自为之,来人呀,送夜少主和苏绾小姐回静秋园。”九皇叔推开夜叶,朝外走去。

夜叶心急,再次追上去,可没走三步就让涌进来的侍卫挡住了:“夜少主,请!”

夜叶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什么叫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看了一眼被九皇叔随意放在桌上的供词,夜叶暗自点了点头。

西陵天磊,对不起了,为了苏绾,我只好拖你下水了,谁让你吃饱了没事,掺和南陵和东陵的事情,被脏水泼身,也算你倒霉了。

夜叶抱起苏绾,脚步蹒跚,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

这一刻,他才明白九皇叔的狠,他一招不仅把自己从封苑的事中摘了出来,还破坏了他和西陵天磊的结盟,让他们两人心生间隙,日后别说成盟友了,不做敌人就是好的。

原本,西陵天磊还能在这件事情上讨一点好处,现在不仅讨不到好处,还要向东陵赔罪,昨天晚上的罪,他们全是白受的,谁也不敢说九皇叔半句不是。

先不说夜叶此时的郁闷与无力,东陵子洛一出兽苑,就急忙朝皇后的宫殿走去。

他要问清兽苑的事情,皇后做了什么,尾巴收拾干净了没有,会不会被九皇叔查出什么,如果没有,他还得帮皇后善后,可来到皇后的宫殿,迎接他的不是宫女、太监的请安声,而是带刀侍卫……

【第八更了,月票在哪里!虽说月初加更是定律,可十更也不是容易的事呀,看在我十更的份上,大家把月票都砸给阿彩吧,阿彩感激不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