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康熙帝妃之德妃传 > 康熙帝妃之德妃传最新章节列表

969 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皇后何尝不想这样安排,但由她出面,总要落人口实,才做了皇后就容不得皇帝身边其他的女人,世人就该看笑话了。如今太后由开口,就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将来胤禛大封后宫,也会称是太后的旨意。

因岚琪做了太后,胤禛追封了外祖父外祖母,她与毓溪提起这件事时,说毓溪的母亲觉罗氏是皇族后裔,也该追赠多罗格格,她把所有的好都给了毓溪,更对她道:“额娘恐怕不能再长寿,将来不能护着你了。可你是胤禛的妻子,是大清的国母,哪怕胤禛将来喜欢上别的什么人,你也要端着自己的尊贵,这是你肩负的命运,从你嫁给胤禛那一刻起,就注定你要承担。”

毓溪什么话都肯听,唯独额娘说她要离去,她听不得,每日都是含泪离开永和宫,她心里明白,皇额娘是留不住了。

三月里,皇帝加封隆科多、马齐、年羹尧太子太保,封年羹尧三等公爵。一朝天子一朝臣,雍正朝伊始,朝堂上几大权势初见眉目,佟佳氏以皇亲之尊屹立不倒,富察氏开始撑起一片天,年氏日益强大,再有怡亲王为臂膀亲信,雍正帝真正君临天下指点江山。

然而朝堂上任何事,宗亲里任何热闹,都难以让太后提起兴趣,她只是安逸地静养在永和宫里。皇帝曾请太后移居慈宁宫,太后说她昔日在慈宁宫承欢膝下,侍奉太皇太后十几年,太皇太后之尊,岂是后人能轻易比肩,那是太皇太后居住过的地方,她没有资格入主,而永和宫是先帝赐给她的家,她想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日子。

太后如此心意,皇帝没有再勉强,自从他在太和殿前的雪地里捡起母亲的鞋袜,就决心要代替父亲最后守护好母亲,不论朝野舆论的压力多大,也绝不勉强额娘去应付任何不愿做的事,她不想接受朝拜,就不拜,她不想去慈宁宫,就不去,她想做的事,胤禛竭尽所能满足她,她不想做的事,胤禛不会再提第二次。

岚琪心里是明白的,她生养了好儿子好女儿,不止胤禛孝顺他,胤禵心里的怨怼和委屈,实则至今都没散去,可儿子既不愿自己伤心,也不肯向兄长屈服,所以他强忍着不散出来,可这样憋在心里,早晚要出事,岚琪始终放不下心。

四月时,大行皇帝的梓宫要从紫禁城移出奉安享殿,新帝必然亲自前往,临别前一双儿子来辞别,岚琪歪在炕上,懒懒地说:“额娘想亲自去一趟,可已经走不动路,好在你们俩替我也是一样的。胤禵,你去后替额娘留下,每日为皇阿玛诵经,七七四十九天再回来,可好?”

“可是……”十四愣了,他还有朝廷的事要做呢,额娘这话是什么意思,让他去为皇阿玛守灵。

“就一个多月的光景,你是不是坐不住呀?”岚琪笑悠悠地问着,没有强迫威胁的意思,只是和儿子们商量的口吻,“是额娘的心愿,我若有精神,就自己去了。”

胤禵心下不忍,忙答应:“儿臣愿意。”

岚琪便笑得很欣慰,让儿子上前,捧着他的大手掌说:“咱们十四,真真是额娘的好儿子。”

可这事儿,真正做起来,却变成了皇帝让十四阿哥留守圣祖景陵,传到京城,自然是很不好听。可皇帝回京后,正式开始在乾清宫御门听政,朝臣们几番和新君磨合,发现新君对国家大事了若指掌,虽然才刚刚做了几个月的皇帝,却并不比先帝太多。

有人觉得而是先帝晚年无力操劳国事,几位阿哥因此得以历练,而四阿哥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却不知道,早些年的时候,太后已经嘱咐皇帝,在他们兄弟间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四阿哥不作恶不算计,把那些功夫全用来关心民生经济,太后并没有超凡的智慧和能力去培养一个皇帝,可她的一句话,却让自己的儿子足以有底气傲视天下。

很快,朝野外邦都意识到,大清新君不可欺,雍正帝的行事作风,甚至比康熙帝还要强。

四月末,年融芳已在分娩之际,算是先帝过世后,皇家最初的一桩喜事,融芳想要太后长长久久地活下去,总是对她说:“额娘您精神好些,等我的孩子生出来,您要帮我带着呀。”

岚琪也满口答应她,说若是生个大胖小子,一定帮她带着孩子。可惜融芳福薄,许是先帝大丧,她跟着悲伤难过,又应付一些事,身子比往年更孱弱,五月初分娩时,好容易捡回一条命,孩子最终没能保住。

天气渐渐炎热,阳光每日明晃晃地晒着皇城,连悲伤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皇家见多了幼小生命的离去,岚琪如今才懂得了太皇太后当年的从容和惋惜。她只是对胤禛说:“融芳是个好女人,可惜瞧着福气不够,总之你好好对她,年羹尧将来若不好,也别算在她的头上,你就当她不是年家的人吧。堂堂天子,何至于迁怒一个女人?”

胤禛当然不会为了年羹尧而和融芳过不去,更何况如今年羹尧还有用,策妄阿拉布坦趁先帝大丧时,不断侵扰边境,那边有大军对抗,他尚不能成气候,但军中不可无将,他必须立刻大将军前往,但如今胤禵在景陵,便是把他召回来,他眼下的心境再领兵,还能不能有当年的气魄?当年以帝王规格荣耀出征,军心大振,此一时彼一时,将士们又该如何看待他?

是以,皇帝不得不顾虑重重,唯恐误了军机。

那一日,胤禛散了朝来给母亲请安,岚琪正在听弘历和弘昼背书,胤禛在边上冷着脸,吓得兄弟俩都结巴了,岚琪没好气地笑着:“你来做什么,吓着我的孙儿了。”便哄了弘历他们回书房歇着去,说环春嬷嬷一会子给他们送好吃的。

儿子们走开,胤禛才上前道:“他们吵闹,额娘不必应付他们的纠缠。”

岚琪嗔怪:“是我想见见孙儿。倒是你,没事儿就来,我见了才烦。”

胤禛笑:“儿子每日见过您,才能安心。”

岚琪懒懒地说:“总嘀咕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今日又有什么事?”

实则虽然新君威服四海,已经有执掌天下叱咤风云的气势,但他内心还未真正适应自己已经是皇帝的现实,总是要和母亲说道说道,心里才会觉得踏实,岚琪虽然大部分都听不懂,也能耐心倾听。今日胤禛说起,他和大臣们商议,决定派年羹尧为新的西征大将军,想必十四弟会不高兴,但他会安排别的事,让十四弟回来后能明白,他还是有用武之地,不让他再领兵西征,并不是排挤他。

岚琪笑问:“你将来,打算怎么对十四?”

胤禛将自己对弟弟的一番期望说了,没想到满面笑容的他,却换来母亲的一句:“只怕这样子,不会有好结果。”

皇帝面色大窘,不知母亲的意思,岚琪则神情严肃,郑重地说:“胤禛,你听额娘的话,不要再给十四任何重要的差事。就像如今让他守灵一样,把他和朝堂、和权力远远地隔开,但要优待他让他衣食无愁,让他去做一个闲散的人。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做一辈子的兄弟,如今你们还能和睦,是因为额娘还在啊,你明白吗?”

胤禛眼睛泛红,沉着脸说不出话,岚琪微微笑着:“别再叫你阿玛在天上叹一声,你这样,怎么做皇帝?”

胤禛无奈地笑了,重重点头,答应道:“我听额娘的。”

岚琪听见,长长舒了口气,这一刻她觉得,仿佛什么都放下了。

酷暑悄然而至,那日午后,岚琪在屋檐下阴凉处打瞌睡。她近来总喜欢在外头待着,春里是晒太阳,入夏是乘凉,总是呆呆地望着天,一看就是几个时辰。只有环春听主子说过,她觉得玄烨在天上看着她,要是在屋子里,玄烨就看不到了。

这天看着眯了眼睡过去,被冰凉的手摸了脸颊醒来,仿佛当年在乾清宫时的光景,岚琪恍惚睁开眼,却是小弘历笑嘻嘻地站着,见祖母醒了,忙拿了诗稿说:“皇祖母,我新作的诗,皇阿玛赞我了,让我拿来念给您听。”

岚琪含笑,见小孙儿满头的汗,心疼地说:“这样跑,要中暑了,进去问她们讨一丸人丹吃下去。”

弘历听话地跑进去,但不多久,却拿着一方小盒子出来,好奇地问:“皇祖母这里头是什么?怎么拿封条贴了。”

环春追了出来,着急地说:“四阿哥,您顽皮了,皇上知道可要生气的,快把匣子还给奴婢。”

岚琪看着那盒子,却笑了,伸手道:“有什么稀奇的,叫他看看便是了。”一面从弘历手上接过来,用指甲挑开封条,打开时道,“这是你皇爷爷留给皇祖母的话,是皇祖母一辈子遵守的皇命。”

弘历凑上脑袋要看,嘴里正问是什么,忽然一阵风卷来,在盒子里卧了几十年纸笺已发脆发黄,风一吹,就往天上飘,弘历着急地追出去,嚷嚷着:“站住,别跑……”

岚琪眯眼看着那纸笺往天上去,越飞越高,嘴角扬起幸福的笑容,不自禁地朝天上伸出手,远远地,却仿佛把那纸笺握在了手中。

“玄烨……”她轻轻一唤,纤柔的手从天空滑落。

弘历突然听见听见盒子落地的声响,他转身看,见皇祖母躺下去了,此刻风停了,纸笺恰好落在他跟前,弘历弯腰捡起来迅速跑回祖母身边,可是皇祖母睡着了,他再怎么喊,皇祖母也醒不过来。

—全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