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月 > 长生月最新章节列表

第九百九十五回 始终(下)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何解?”環星子虚心求教。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毕竟,我曾经完完全全地成为过他。”黎凰看着眼前環星子的这张脸,抿嘴微笑,“那可不是像你这般,只有一张脸的改变而已。”

“所以,你知道他会做什么吗?”環星子继续问道。

“隐隐有所预感。”黎凰点头,“等着吧,反正……大不了大家全部都不复存在就是了。”

……

文先生那堆存在联合而起的势力终于狠狠地撞上了某一处虚无之中的存在,双方的力量之间有了刹那的僵持,而就在这胜负不明的刹那,那迦黑月突然也蹿了起来,向那一处僵持的点冲了过去。

那迦黑月并没有站在任何一方,她只是想要扰乱那两股僵持的力量,就好像扔一根燃烧的火折子进入火药桶中一样,让那两股对撞了力量爆发出真正毁灭性的破坏之力来——那迦黑月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毁的决心,于是,她也成功地如愿以偿了。

巨大到难以置信的力量爆发开来,于是这短短刹那之间,这整个世界都在湮灭重生湮灭重生之间走了几个来回,每一次湮灭重生之后都会有一些事情发生细微的改变,只不过除了那力量爆发中心之处的存在之外,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存在——包括那些正在与修罗们对峙的凡人们,包括那些想要平息天顶异象的明泽和他的同伴,包括正在撕扯拉锯的另一个那迦黑月和福王,甚至包括環星子以及与環星子相对而坐等待着终结的黎凰……没有人能够感觉到这些改变的发生。

——在这些人的概念之中,属于他们的世界和时间,依然是连续不断如同绵延江水的。

但是,在被那巨大的力量压缩到几乎只有一个点的中心,单乌和那些与他对峙的存在,是同样经历了这么一轮轮的生死,而后,这些承载生死的存在,终于彻底湮灭。

整个世界突然就风平浪静了起来。

……

单乌仍旧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不过这种存在形式让他新奇,更让他无所适从——他一方面觉得自己这会儿才算是真正的活着,另一方面却又觉得这种活法依然似鬼非人。

那两个被无数暗扣和在一起的轮转无解的世界如今如同玩具一样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通透透明,甚至还可以随意地拨弄把玩。

单乌发现自己居然依然能够看到那个世界之中的自己,看到那每一个挣扎不休的节点,而至于现在的自己,存在没有了意义,时间也没有了意义。

他同样也感受到了周围那些与自己一样的存在,这些存在又友好,又冷漠,然后单乌突然就连上了那个世界中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事情的时间节点:

“我本来就在这儿,我创造了这个小小世界之中的我,以及我所经历的一切。”

“这儿就是升仙道的另一头——用那些凡人们的说法,这儿是更高维度的所在,我在这儿,可以控制住低维度的一切……过去的我心中所思考的一切谜题,都可以以现在的我的‘心想事成’来解释。”

“蓬莱宗主那些人百般隐忍耗尽心机想要成为的,其实就是如今的我——他们在最后那一点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这么个地方,可惜因为我——不管是我亲自动手还是我指引那些凡人们发动战争——他们的全部能耐也就在于这么一眼的缘分,说起来是可叹可敬,可是那又如何?”

“他们甚至连消亡的过程具体如何都无关紧要,因为那时的‘我’想让他们消失。”

“原来黎凰在这儿也有份……当然,对于那个小小世界之中的黎凰而言,或许可以认为这里存在着的是未来的她——也正是未来的她,在那祭天之行的时候,化了实体在那个小世界中,并恶作剧一般地牵引了当初的我,以及接下来一段过程之中的我和她自己,甚至那太虚幻境的轮回,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在那人间世界留下了有关种种极乐和地狱的传说的存在则是我——壁画之中那名女子的那些话,是更早之前的我说给现在的我听的。”

“不,或者应该说,我如今是同时存在于各个时间点之中,各自独立,互有关联,并且,这些时间点之间可以肆意地交错,所以,我一无所知又无所不知,我弱小无能又无所不能,我生如朝露又永生不灭,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但是又永生不变……”

“所以,对我而言,无所谓过去未来,无所谓存在消亡,无所谓过程结局,无所谓天意人心……”

“这才是永生吗?”

……

所以,仍然只是那一个短短的刹那。

九龙以及文先生等存在都已经开始带着恍然的神色向着彻底的虚无转化,而那迦黑月在那个刹那看到了被那强大力量破开了的一条缝隙,立即再度自爆,竭尽全力将那个从单乌肉身之上成长出来的小姑娘给塞了进去。

那迦黑月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么一个时机——如果她无法摆脱这个世界的宿命的话,至少要让自己的后代有那么一个全新的开始。

那迦黑月的拼死成功了,然后单乌就又一次看到了那世界缝隙之中的闇人女孩儿,那女孩儿看到了单乌,甜甜地叫了一声爹:“你是来带我离开的吗?”

“我能带走未来的你,但是现在的你,还是会留在此地。”单乌沉吟了片刻之后,如此回答道,那小女孩若有所思,然后那条缝隙便就此湮灭。

“那条缝隙的存在,只有那么一个刹那……那一个刹那可以相对于我永恒静止,但是那对于缝隙之中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单乌一边说着没有意义,一边却仍是旁观着当初自己落入那缝隙之中的周而复始的画面——那就是那条缝隙之中的永恒。

然后,所谓的佛祖,九龙,文先生,以及那两个宗门的宗主,在那一个短短刹那的下一刻,烟消云散。

然而,在另外的某些时间点上,九龙配合着天现异象呱呱坠地,福王掠走了那迦黑月的全部信力并向整个世界宣告了胜利,文先生牵着某个女子的手走过回廊,蓬莱宗主带着一脸的懵懂的憧憬仰望着前方高悬的传说中的前辈的画像,天极宗的宗主对着一柄长剑爱不释手,吃遍天刚刚啃了一根野鸡腿心满意足,艳骨从衰老的师尊手里接过那枚饱经沧桑的玉钗,书鬼无声地躲在书架的后方打量着環星子,明月留在了竖立着明泽雕像的虹霞岛的底部并立誓永不离开,小苍山开始在茫茫的海域之中起起伏伏,凡人们成为了传说中的天人,并且开始打算抛弃这个看起来已经膨胀得快爆炸了的所在,雄心壮志地向着真正天外发起了征途……

老瘸子分给了单乌一碗狗肉,而碧桃仍旧对单乌笑得羞怯甜美。

……

然而,那个留下了剑意以及无数存在痕迹的书生,剑客,帝王……其本该对应着的本尊人物,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单乌的世界之中。

在单乌的感知之中,仿佛那些痕迹全都是某个无形鬼魅留下来的一样——强大得触目惊心,仍仿佛幻觉一般。

“除了那几道剑意之外,他真的不存在。”每一分每一秒的细节都流转过,于是未来得更远一些时候的单乌生出了疑惑和意动。

“或者说,他是真的超脱于我的这个世界之外了……”

“这意味着,就算我已经来到了更高的层次,但是,仍有前路未尽。”

“他在前方。”

“那么,我自当追随。”

——那一刻的单乌,完全没有一时片刻的犹豫。

……

黎凰举步走到了那琉京最高的一处楼台边缘,抬头看向远处那渐渐清明了的天空——湛蓝之中,金色的佛光汇聚成了一条光柱直冲云霄,向世人宣告着新的神佛的诞生。

環星子附着在了一团黑泥之上,以实体的姿态来到了黎凰身边,同样向着远处看去,仿佛可以通过那碧蓝天色看到天空之外更为深远的那些景色,于是良久之后,一声长叹。

“他好像已经超脱了呢。”黎凰挑了下眉毛,如此说道——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单乌。

“能感觉到他改变了一些什么吗?”環星子如此问道,他的确察觉到了一丝不那么协调的地方,但是追究起来,却又无从追究,“或许,这是我们的新生?”

“我刚刚好像听到他对我说的话了。”黎凰抿着嘴唇,沉默了片刻之后,没有回答環星子的疑问,而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听到他说,他会在未来等我。”

“未来?”環星子越发地不解。

“这意味着,不管他如今攀升到了怎样的境界,我仍有追上他的希望。”黎凰回过头,粲然一笑,仿佛全身都充满了干劲,摩拳擦掌着,准备随时大干上一场的模样。

“他有跟你说未来如何吗?”環星子追问。

“他想说,而我没让。”黎凰大笑出声,“太早知道答案了的话,我这游戏还有什么玩下去的意思呢?过程才更重要,不是吗?”

“游戏?”環星子那黑泥塑造的面容上显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表情——很明显,黎凰在过去的那个刹那之中知道了的,并不只是这么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然而黎凰却并不想要再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她只是摊开了手,让那太虚幻境如同玩物一样浮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上——阳光从那水晶球一样的太虚幻境之上折射,落进了黎凰的眼中,更显得她的双眼如同晨星一般璀璨明亮,充满希望。

“我记得,不止一个人告诉我,将来的我,能够重振这太虚幻境,能够将天魔之术在这世间发扬光大……”

“看着虚无缥缈的预言在各种无法预料的细节的堆积下渐渐变成现实的过程,其实也是很有趣的,不是么?”

……

如此。

刹那即永恒。

绝望即希望。

过去即未来。

忘却即铭记。

而这一切,仍未终结。

……

全文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